返回首页

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一盘大棋局

    杨空蝉眼睛一亮,恍然道:“所以这甘子奇便想通过与大人合作,达成他的目的。”

    这时,有护卫进来禀报:“大人,有船刚从大龟岛方向过来,是大龟岛派来的使者,我们派去联络的人也在船上,要求面见大人……”

    王君临和杨空蝉互视一眼,前者笑道:“正想着睡觉,便有人送来了枕头,请大龟岛的使者上船来。”

    朝鲜半岛和倭国受中原影响极深,国内王室、贵族,用汉姓、习汉书者颇多,再加上长期以来名义上也视中原政权为宗主国,文化上所受影响是不可避免的。

    相比其他海盗首领大多是草莽出身,大龟岛的首领是新罗国的一名大贵族,派来的使者竟然会说中原官话。

    来人三十岁左右,面容有些黝黑,但却依着中原的礼节,给王君临作揖见礼,跪坐到舱室当中,将携带来的礼盒揭开,说道:“在下是大龟岛之主甘氏嫡长孙,甘若海,奉家主之名,备下薄礼,敬献给大隋秦安公……”

    王君临看着长匣形的礼盒里那五颗婴儿拳头大小的黑珍珠,和一个大箱子里面一个长宽足有一米的血珊瑚,心中对这大龟岛甘氏如此重礼有些意外。

    “甘兄带如此重礼,想必是有什么事吧?”王君临懒得猜测,直接开门见山问道。

    甘若海笑道:“秦安公目光如炬,我甘氏的确有一件事情想与秦安公进行交易。”

    王君临直接似笑非笑的说道:“我知道你们甘氏与新罗国主有生死大仇,莫非是想要让我帮你们灭了新罗国或者杀了新罗国主。”

    甘若海脸色微变,他却是没有想到王君临对他们甘氏与新罗国主的仇怨这般清楚,他还没有开口,对方已经将他真正的目的说了出来。

    愣了一下,甘若海说道:“秦安公果然厉害,不过我祖父知道新罗国如今尊大隋为宗主国,秦安公乃隋臣,不可能杀了新罗国主,所以我们想让秦安公帮我们杀了如今的新罗国宰相李钟一。”

    “杀李钟一这件事情我能帮你们做到,但要看你们能给我什么?”王君临点了点头,神色平静的直接问道。显然并不是很意外,十二年前新罗国主要灭甘氏一族,具体执行者和计划者,乃至说动新罗国主的就是如今的新罗国宰相李钟一。

    甘若海有些尴尬的说道:“实不相瞒,我们甘氏并不知道秦安公到底想要什么,所以在下斗胆想请秦安公先提条件,看我们能否办得到。”

    甘若海这样回答,让王君临对其禁不住高看了几分,心想此子被甘子奇派来和他谈交易,果然有几分能耐,但他摇了摇头,说道:“我想要的你做不了主,你回去告诉你祖父,让他亲自来找我,我会在这多宝岛等他一天时间,他若是来,或许我会给他一个惊喜也说不定。”

    甘若海闻言,顿时一怔,他却是没有想到王君临会这样说,还想说什么,见旁边护卫上前已经准备带他下出舱下船,便起身向王君临躬身一礼,道:“在下明白了,在下定会将今日与秦安公谈话内容全部告诉祖父,由他老人家定夺。”

    “甘兄慢走不送。”王君临拱手回礼,并送到了船板上。

    看着自己的护卫用一艘小船将甘若海送到数里外的一艘五百石的大船上,然后那艘大船迅速离去,王君临才回到船舱,躺在软榻上,闭目沉思。

    过了一会儿,王君临便听到一个轻盈的脚步声向他走来,然后闻到一股好闻的淡淡香味,紧接着自己的肩膀被一双柔软的双手握住,开始揉捏起来。

    王君临身体一紧,便又彻底放松,任由杨空蝉给他温柔的揉捏肩膀。

    “大人,我担心那甘子奇不敢来。”揉捏了一会儿,杨空蝉突然轻轻说道。

    王君临没有睁眼,说道:“甘子奇不敢来也正常,毕竟他恨不得将新罗国主和李钟一碎尸万段这不假,可是新罗国主和李钟一也非常想将他这个心腹大患给杀了。在甘子奇想来,我若是将他扣下,然后送给新罗国主,定是能够换得不少的利益。”

    杨空蝉皱了皱眉,随口说道:“那大人还等,而且万一这甘子奇不敢来,岂不是太可惜了,毕竟这些海盗中寻找第二个适合我们合作的海盗不多。”

    “我想要在这片海域下一盘大棋局,但我们毕竟是外来者,如今我们针对的是高句丽,而高句丽向来在这片海域中做事霸道,不管是新罗国,还是百济国、倭国,亦或是这些不容轻视的海盗都乐于见到我们与高句丽打,可是当我们再次击败高句丽之后,包括百济国和新罗国在内,这片海域内所有的势力都会对我们生出忌惮之心,后面我们做任何事情都会被他们警惕,甚至排外,但我们若是隐于幕后,找一个当地的势力出现替我们达成目的那就不一样了,可这个当地势力的掌控者需要过人的胆量和魄力,甘子奇若是不敢来,说明他不适合与我们合作。”

    杨空蝉恍然道:“原来如此,大人果然高瞻远瞩。”

    王君临接着又说道:“而且扶持大龟岛的甘氏帮我们做事,也算是对新罗国和百济国进行一番敲打,这两个小国人口也有百万,军队各自不少于十万,这些天看似对我们很重视,但还是认为我们离不开他们,而且我也不想因为高句丽的失败,而让他们两国得利,这对大隋和我们都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好处。所以我要在这海域中扶持高句丽、百济、新罗和倭国之外的第五个势力,而这个势力将会是我们在海上商业帝国非常关键的一个环节。”

    杨空蝉若有所思,但王君临睁开眼睛看了她一眼,知道这个女人并没有完全懂他的意思。不过这不能怪杨空蝉,因为他和聂小雨定下的庞大计划,并没有告诉她,事实上,到目前为止即使是杜如晦、刘子明、沈果儿等人也只知道部分计划而已。

    而且,王君临和聂小雨毕竟是开了挂的,知道的信息和所思考的问题,特别是所站的高度和角度,远不是这个时代人们所能够想像。

    杨空蝉不论心智,还是眼光,或者谋略,都已经当世顶尖人物,至少王君临还没有见过别的女人拥有此女这般强的能力。

    此女若是男儿身,以其手段和能力,必是一方之雄,只不过因为是女儿身,受这个时代太多的限制,要想成事和做大事,只能依附在男人身上。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