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回援大弥岛

    高句丽人在外港的一百数艘战船,面对王君临带领的第一波攻击阵列,战船数量虽然占优,可是体积和攻击力处于极大的劣势。

    尚未接舷时,高句丽人便遭受五十架远程强弩和五十具投石车的疯狂攻击。

    等再接近一些,近程弓弩及装满火油的陶罐,交相而来。待到接舷时,高句丽人在外港的百艘战船已经溃不成军,仓惶而逃。

    拥在内港的高句丽人战船更多。

    内港是海岸丘陵支伸出来的长岬环抱而成,内外港尽两百多步宽。本来高句丽人为了掉头,便使得数艘船撞作一团,封堵了港口,导致后面高句丽人战船更出不来。

    王君临目光如炬,看清形势,直接放开外港仓惶而逃的几艘高句丽人战船,封堵住内港,调集擅长近舷格战的一千石战船从港口突入,彻底将困在港口的高句丽水军全部消灭。

    已经登岛上高句丽人还有三千人左右,但王君临带领五十艘战船来的速度太快,他们又被刘一东带人纠缠住,对海上激战爱莫能助。看着己方水军给打得溃不成军,岸上的高句丽人情知攻不下大弥岛,也放弃攻击,往后收缩,往岛内深处撤兵,与岛内的李成坤带领的残兵汇合而去……

    半个时辰之后,大弥岛港口附近的战事彻底结束,高句丽人死了一千五百多人,四百多人投降。

    而此时大弥岛深处,两波高句丽人汇合之后不少于七千人,与王君临两岛驻军汇合的近四千人相比,依然占有绝对的兵力优势,可这些高句丽人对自己陆战显然没有多少信心,近战厮杀发现自己远不是王君临一方对手之后,便只顾着逃了。

    王君临等人从外港长岬登上大弥岛,罗春来连忙跑过来见他。

    罗春来右臂裹伤,可见刚才厮杀极为凶险,若不是他们及时赶来,以摧枯拉朽之势摧毁了来援水师的所有战船,消灭了还在战船上近半来援高句丽水师,吓得登岛的两千多高句丽水师担心被两面包围,在第一时间逃走,这一战罗春来所属在内外夹击之下,多半是凶多吉少。

    接下来的战斗又变得很简单,王君临下令将所有不管已方还是俘获敌方的战船全部集中在港口或者港口附近,首先杜绝了所有岛上高句丽人逃走的可能,至于利用岛上树木造船,一是高句丽人身上没有带工具,二是他们只是水师官兵,又不是造船工匠,还真没有这个本事。

    所以,对付大弥岛深处七千多名高句丽人的办法和之前一样,饿上他们几天,然后再进岛去捕杀。

    “传令下去,在港口位置,所有战船前面开始挖掘防御工事,毕竟高句丽人也不是蠢货,很快就会对港口进行反攻。”王君临听了罗春来汇报情况之后,直接下达了命令。

    果然,当王君临一方刚刚筑起防御阵地后,高句丽人的前哨便出现了。

    显然,高句丽人也想到了王君临打的主意,两股高句丽残兵汇合之后,便向港口发起了反攻,妄图抢夺战船逃走,甚至依靠兵力优势反败为胜。

    ……

    ……

    大弥岛在夕阳的余晖照耀之下,显得瑰丽无比,然而李成坤却没有心情欣赏大弥岛的黄昏美景。

    他带领着七千多人攻打港口前那不大的防御阵地已经两个时辰了,除了又丢下八百多具尸体之外,迟迟未见有什么明显进展。

    不得已,李成坤找到一山坡高处观战,妄图寻找出防御阵的虚实或者破绽。

    隋人远程攻击太强悍了,而且近战厮杀也是凶悍异常,李成坤强攻不行,特意挑选精锐攻击几次,都始终也没能突进去。

    这边刚才打退一次进攻,李成坤观战片刻,见进攻的精锐垂头丧气的撤了回来,急躁的将佩刀抓在手里。

    天色将黑,仍然看不到攻下港口阵地的希望,负责组织攻塞的几名将官过来请示,是不是撤兵到岛上深处休整,待明日再来继续攻打。

    “还有些时间再攻一回。”李成坤抬头望了望天,吩咐道:“不攻击不行啊!我们身上的吃食过了今天便没了,明天饿着肚子还能剩下几分力气?你亲自上去,再将所有军官的亲兵集中在一起,他们的战斗力强一些……”

    未等李成坤将话说完,这时候王君临一方突然撤去防御阵地前的障碍物,原先峙守阵地的士兵提着刀盾而出。

    李成坤站在山坡上,能看到阵地后面还密茬茬的簇拥许多隋人待出。

    这一异状立即将他的注意力吸引过来,拿起佩刀冲上前,大声提醒诸将:“隋人要出阵地而战!传令下去,让所有人做好决一死战的准备,后面休息的人赶紧赶来,所有手上有弓弩的人都集中在左翼,两翼还要多配大盾,尽可能将他们往外引……”

    由于这是天黑前的最后一次强攻,要加大强度,高句丽人出击人数有一千人规模,列阵时相对拥挤了许多。而再后面休整的五六千人才仓促往这里赶。

    总之,高句丽人未料到王君临一方这时候选择出阵地反击,他们这边要仓促间调整阵形,难免就更加的混乱。

    李成坤看着自己属下官兵混乱情况,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他发现这时候让对方出阵地反击不是什么好事,他忧心的看向阵地后面港口处不知何时全部横着摆放的十几艘战船,陡然想到一处疑点,惊得背脊发寒,脸色顿时苍白,大声喊着下令:“快结阵据守,不可浪战!”

    李成坤猜想王君临一方这时间出阵地反击是想借机打这边一个措手不及,但是他们憋了大半天了,正期待有这样大规模短兵相接的机会,要利用兵力的优势,将出阵地反击的隋人纠缠住往外拖,只要拉开一定的空隙,他就能再派一队精锐穿过去抢营门战船。

    可惜,那十几艘战船上传来刺耳的破空声,然后便有二十几个成人脑袋大小的圆石呼啸着越过隋人的阵地,砸向了他们刚刚组织起来的战阵之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