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杨空蝉的野心

    “也没有什么教诲不教诲的。”王君临笑了笑,说道,“时间长了你就会明白,我这个人其实对有本事的人,不管男人和女人都会给予足够的尊重和应得的地位,在不久的将来,让你以女人的身份当官也不是不可能。”

    杨空蝉身体一震,王君临的这些话说到了她的心坎上,她是个权力欲很重的女人,经常暗自感叹自己为何不是个男人,若是别人说让她当官的话,她或许不会相信,但王君临说这句话,她虽然依然有所怀疑,但却有了期待。

    早在涿县第一次相见时,杨空蝉身上就表现出女人身上难得出现的冷静、淡定以及极强的观察力。

    千年之后的男女早就习惯了用彼此平等相待的视角看对方,也是这种心理上的惯性,使王君临能够不带歧视的赏识女性身上的优秀之处。

    杨空蝉自然而然流露出来的强势,别人也许看成是恃宠骄纵,看成是不知分寸,王君临心里却看到的是她强烈的权力,不过在别的男人眼里只有她娇艳诱人的容颜与曼妙撩人的娇美身躯。

    “大人说的话,奴家记住了。”杨空蝉笑道,“整个天下,要论气度,当真没有几人能及太守大人您的……”

    看王君临与杨空蝉坐在石桌前假惺惺的说客气话,互相奉承着,香水不乐意的嘬起嫣红的小嘴,又不便说什么,想着回去提醒夫人陈丹婴一声,小心让老爷的魂给这个狐狸精勾走了。

    王君临笑容稍稍一敛,说道:“天时不早,不耽搁你歇息了,上次给你说过,成立海上商队的事情……”

    杨空蝉秀眉微凝,站起来敛身施礼,说道:“大人放心,之前卢家走私海盐,其实大半也是先是从海上分流在大隋从南往北各个港口,然后再卖给大隋内陆各郡的,最多一个月,奴家便将海上商队的架子搭起来,不过所需要的能够跑远路的大船,奴家却没有办法。”

    王君临笑道:“所需要大船,以及精准航海图你不用管,我会按时给你准备好。”

    “既然如此,这件事情就没有问题了,天色不早了,大人早些休息,奴家在这里告辞……”站起来向王君临一礼,杨空蝉带着女护卫离开了。

    ……

    ……

    梅子黄时雨,范阳郡连续几日都是阴雨,霏霏绵绵,续断不绝,这淅淅沥沥的夜雨听在赵晨耳里,让他越加烦闷。

    自己各项计划没有一个能够顺利开展的,而且他在水师中的威信也没有树立起来,那些都尉、团主和百人长,乃至那些火长和普通士兵,虽然当着他的面,该有的礼数都会有,但是他能够感受得到,这些人眼睛深处对他的不屑,这让他非常恼火,但却毫无办法。

    反而是果毅都尉黄少秋一直对他是发身内心的尊敬和重视,给他帮着做了不少事情,眼下已经成了他的左膀右臂。

    赵晨甚是心烦意乱,看着美婢雪腻的身子横陈在华丽锦锻上,也没有多少的兴趣,只是随意的拨弄着那堆雪似的峰尖上的嫣红樱桃,想着心事,也不管身侧的美人儿双腿交叠蠕动,已是给挑逗得十分的饥渴。

    赵晨来范阳郡之前,踌躇满志、得意洋洋,以为该轮到他成为一方军中大佬,飞黄腾达了,才捞到这个美差,可是刚到范阳郡,就被王君临打了一闷棍,接下来这两三个月,才让他真正领教到没银子什么都做不成。

    他已经派人快马向宇文述要银子,但他来之前也在朝廷中枢当差,知道眼下大隋朝廷到处缺银子,淮南、江南、江北几次劳役的百姓发生暴乱,便是给干活的百姓钱粮越来越少,都快要饿死了,还要逼着干苦力。

    此外,范阳郡水师大营在海港边上,虽然刚来的第一天,黄少钱便在容城县里面给他送了一座府邸,但他祖上毕竟也是在当过大将军的,知道初来乍到,还是在大营里面多待一些时日,否则经常不在大营,一是容易在大军中丧失威信,二是一不小心就被下面人架空了。

    所以,赵晨这两个多月以来,硬是忍着待在大营里面。这种种不便,对很少时间才进一次城的普通水师官兵,没有实质上的影响。

    可对习惯了京城繁荣的赵晨来说,来到范阳郡水师大营待着就仿佛是来到蛮荒之地。

    不要说京城的一些奢华销金之所中名妓的烟华绝艳之姿,这水师大营所在小镇他娘的就有一个下等的妓寨,和简陋的茶肆、酒棚子,那里面拥挤的都是泥腿子和他麾下的小兵,三四枚铜子一碗烛酒能喝上半天,那里面的女人赵晨看一眼都会吐,又怎么会去这种下作的场所寻些乐趣?

    赵晨将薛礼看成跟王君临是一伙的,本来是不会信任薛礼,但没有办法之前请薛礼出面说和,请来了王君临,结果王君临听他说了办天废话,丢下一句“我也没有银子’便走了,这让他顿时怀疑薛礼和王君临串通好在耍他。

    按说这世道庸官也多,碌碌无为本是官场常态,要做出什么成绩,反而不受同僚待见,但是宇文述怎么会容他在范阳郡水师占着茅坑不拉屎?等皇帝陛下打高句丽的时候,他的水师不到三万人,也没有水师战船,以陛下最近越来越暴戾的性子,他相信肯定会让人将他脑袋砍下来的。

    赵晨心想最多半年时间,范阳郡水师的局面再拖延下去,没有什么动静,不等他的那些政敌或者裴世矩一系和虞世基一系官员弹劾,宇文述可能都不会饶了他,到时候他的处境就要艰难得多。

    “黄少秋果毅都尉过来了!”从京城带来的护卫头领轻叩房门在外面禀报。

    赵晨神情顿时稍微振作了一些,黄少秋最近表现出了很出色的能力,给他出了不少好主意,拍了拍身侧女人肥臀,让她伺候自己穿衣衫。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