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九百七十七章 老子不是尉迟恭

    (非常感谢‘书友18672397’五千币慷慨捧场和22张月票支持。)

    不用王君临操心,单雄信已经将剩下的三百府兵进行分工,五十人拿着弓箭,搭人梯上了院墙。居高临下,朝着外边择人而射,一百人守着大门,剩下一百多人在院中休息随时准备轮换,这倒不是他们人手充足,而是这庙宇围墙和大门长度和宽度有限,只能一次性容纳这么多人,再多的人反而不利于防守。

    九名水师将官和卢有为本来有些惊惧,但见王君临一脸平静,没有丝毫畏惧之色,想起这一位以前的种种凶猛战绩,以及刚才活捉那凶悍的黑脸山大王的一幕,不由得也心神安定下来。

    这些铁甲骑兵刚来便试图从庙门杀进来,但被张天冈带领的十几名江湖高手守在门口杀得纷纷后退,惨叫连连,这才暂时退去,而这边王君临也下令让武林高手下来休息一下,让府兵顶了上去。

    单雄信家学渊源,在跟了聂小雨和王君临之前,可不简单的只是出身江湖豪族,其祖上本身就是将门出身,历史上单雄信在瓦岗寨也是统领数万大军的大将,这一个多月以来将家传的五花战阵传授给了五百府兵,步战五人一组,可大可小,变化最是灵活。大时可以成千上万名将士组合在一起,彼此相护,攻势如潮。小时也可以五六个人,乃至十一二人组成梅花战阵,在数倍于己的敌军中进退从容,这也是他们刚才在官路上死死挡住数倍于他们的山贼主要原因。

    卢有德从小被卢辩雪藏,自己暗中亲自悉心教授治世、治政、治家的本事之外,还让卢氏一名实力极为厉害的老供奉教授武艺,而卢氏族中早年有一名北周时期老将,这些年在后山练兵的同时,也给卢有德传授了兵法。卢有德天资极好,悟性很高,远比卢有为等同兄弟要强不少,否则以卢辩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因为他是幼子而对他如此偏爱。

    今天卢氏的计划先是以高价雇来的河北太行山大名鼎鼎的一伙山贼消耗王君临一行势力,然后三千骑兵再杀出,杀了王君临。刚见王君临一行被他们追赶狼狈逃走,卢有德以为大事已定,不料刚才在庙门口被一众江湖高手当头一棒,当场他们死了五十多人,而那些出手的王君临一方江湖高手只有几名负伤而已。

    卢有德又羞又怒,只好暂且命人退到了五十步之外,仰着脖子喝道: “我们是冲着狗官王君临而来,其他人可自行离去,我保证绝不阻拦,我给你们半柱香时间考虑。半柱香过后,打进门去,一个不留……”

    庙宇内所有人都无动于衷,香水担心有人会相信,动摇军心,大声说道:“今日太守大人若是有失,其余人必然会被对方灭口。”

    心中动了一些心思的朱玉坤等几名水师将官一听,想起王君临的身份,知道外面是卢氏暗藏的私军,不管是为遮掩这三千骑兵,还是为了不让人知道太守大人是他们所杀,都会将所有人杀了灭口。

    王君临突然大声说道:“今日凡杀一反贼者,赏五亩良田,杀贼首者,赏十万两银子,千亩良田。”

    “杀!”三百多府兵本来心中有些惊惧,此时一听,顿时士气高昂,外面的骑兵在他们眼中顿时变成了一亩亩良田。古人对田地的追求甚至超过银钱,王君临的重赏极为大方,而且以他的身份府兵也绝对会相信。

    “外边的贼人仓促而来,不可能随身带任何攻城利器。而这庙宇虽然不大,但是院墙颇为高大结实,大家只要坚守一会儿,必会有援兵到来,到时候我们内外夹击,自可以反败为胜!”王君临又大声说道,彻底的将所有人的心安定下来,很好的统一了思想,鼓舞了士气。

    一切安排妥当之后,见外面的贼人还没有开始发起进攻,王君临想起被自己擒获的黑脸山大王,让春秋奴带到庙宇主殿中,他准备亲自审问一下。

    不等王君临发话,黑脸山大王一见王君临,便咬牙吼道:“你便是毒将王君临,果然厉害,但我还是不服。”

    王君临笑道:“你不服又能怎么样?”

    黑脸山大王吼道:“你没有杀我,无非是担心我的兄弟不顾一切为我报仇,和外面的骑兵一起围攻这破庙,但我若是自杀也可以让我的兄弟不顾一切给我报仇,所以你现在放了我,我说话算数,立刻带我的人离开。”

    王君临冷哼道:“先不说你自杀了,你的兄弟也不会知道,其次我有一百种方法可以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黑脸山大王脸色一变,沉默半响后,咬牙说道:“你想怎么样?”

    王君临见此人性格憨直但不失聪慧,便直接说道:“你臣服于我,我保你荣华富贵,你在外面的兄弟也可以接受招安,或成为官兵或成为百姓,我自会赐田给他们。”

    “笑话,我尉迟融做我的山大王,过着逍遥自在的日子,死都不愿意成为朝廷鹰犬。”黑脸山大王一脸决然。

    “你叫尉迟融?”王君临眼睛一亮,问道:“尉迟恭是你什么人?”

    “什么尉迟恭,老子不认识,你也不要想着套近乎。”自称尉迟融的黑脸山大王冷哼道。

    王君临有些失望,又问道:“那尉迟敬德呢?你认识不?”

    尉迟融愣了一下,喝道:“老子就是尉迟敬德,你耍我呢!”

    王君临心中一震,眉头微皱,问道:“你不是叫尉迟融吗?”

    尉迟融冷哼道:“老子姓尉迟,名融,字敬德,怎么不行啊!”

    王君临心中恍然,心想莫非尉迟恭这个名字在原本历史上是后面改的,否则哪有如此巧合之事,就如那李绩刚开始叫徐世绩,后来又叫徐绩,再后来直接成了李绩一样了。而且他记得隋唐赫赫有名的名将,有两个黑脸且力大无穷的家伙,一个是程咬金,另一个就是尉迟敬德。只是其他方面好像对不上啊!

    “你不是擅使铁鞭吗?怎么用的是这熟铜棍?”王君临上下仔细打量尉迟敬德一番,眯着眼睛问道。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