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九百七十五章 恐怖山大王

    这黑脸山大王一边往战阵冲来,一边扯着嗓子大声呼唤:“杀一人得十两银子,有老子在,卢氏不敢说话不算数,给我杀。”

    他身后,则是更多的山贼,或者骑马,或者步行,如潮水般汹涌而前。

    王君临让张天冈喊来十几名高手,挡在了这个黑脸山大王前面,防止他们将府兵战阵冲垮。

    五十多步的距离,战马很快到来,黑脸儿山大王冲在最前,张天冈手中长剑闪电一般,直刺其胸口。

    “来得好!”电光石火间,这黑脸山大王手中一根一丈多长的铜棍向上猛撩。

    “当啷!”张天冈手中的长剑被撩开了数尺,连他整个人都被砸到了一边,不由脸色一变,顺势一剑将这黑脸山大王身后一名山贼头目刺死,并落下马去,然后被陆续冲过来的山贼战马直接踏成了肉泥。

    “贼人是个高手,别恋战!”张天冈用力控制住手里不断颤抖的长剑,从山大王身边急冲而过,索性带人去杀后面的山贼。他也想去拦截那山大王,可是两臂处传来的阵阵酸麻,却非常清晰地提醒了他,千万不要再去冒险,而且他知道太守大人身边还有春秋奴这样的绝世高手,更何况还有太守大人本身都能够拦住此贼首。

    根本无须他来提醒,跟在他身后冲过来的十几名高手,也早就从他们二人一击中看出这黑脸山大王竟然是个万人敌。纷纷于疾驰中,躲开黑脸山大王,突入敌阵,掠起一道道猩红色的血光。

    对付普通山贼,他们的本事绰绰有余,三两下,就将黑脸山大王身后的山贼冲了个七零八落。

    那黑脸山大王,却根本不管自家手下儿郎的死活。策马持棍,眼睛死死盯着战阵中穿着官服的王君临,嘴巴里大声高呼:“二十万两银子的脑袋归我了。”他手持铜棍,恨不得立刻将王君临的脑袋砸成稀巴烂。

    一直指挥府兵杀敌的单雄信脸色一变,大喝道:“拦住他!”

    话语间,他已经亲自来拦截这黑脸大王。

    “单雄信不要拦他,让他进来。”王君临一声爆喝,他知道单雄信也不是此人的对手。

    “香水掌控大局,春秋奴和虫妖保护好香水,我亲自去会会此贼。”王君临快速说完,便骑着血鬃马迎了上去。

    说时迟,那时快,随着王君临一声令下,转眼间,黑脸山大王面前,就没有了任何阻挡,那长铜棍高高地举起,借助战马的冲击之势,直奔王君临的脑袋砸来。

    王君临右手已经将一直挂在血鬃马身侧的马槊握在手中,但却突然抬起了左手。

    黑脸山大王只听到忽然传来一声低低尖啸,有一根铁刺,凌空射向了他的胸口。

    “卑鄙!”黑脸山大王顾不上砸王君临,只能先挥棍自救。刚刚将第一支铁刺磕飞,又是一声尖啸传来,第二支铁刺闪着寒光,奔向了他胯下的战马脖颈。

    “无耻!”黑脸山大王赶紧舞动长铜棍,保护坐骑。第二支铁刺被他狠狠地击落,第三支、第四支却接踵而至,一支射人,一支射马,将他逼了个手忙脚乱。

    却是王君临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用过的微型连发钢.弩。

    将最后一根铁刺挡下之后,山大王突然大喝一声,双脚狠踩马镫,胯下战马“唏嘘嘘”发出一声长嘶,四蹄张开,径直朝王君临冲了过去,

    王君临钢.弩里面还有一根钢刺,但他不再发射,骑着血鬃马,提着马槊也冲了上去,血鬃马怒嘶连连,但那黑脸山大王的坐骑不受影响,显然也是一匹难得的宝马。

    眼看着,两匹相向奔行的战马,彼此间距离越来越近,铜棍与马槊相对指向两人的胸口,不晃不避。

    十五步!

    十步!

    五步!

    “看招!”黑脸山大王猛地发出一声断喝。身体侧拧,右手前伸,左手平端,一丈长的铁棍不再砸,而是如毒龙般刺向王君临的左肩。

    “受死!”仿佛与他心有灵犀,王君临也在策马前冲的同时,果断拧腰伸臂,掌中马槊枪宛若闪电,径直挑向了对方的面门。

    没有任何碰撞,黑脸山大王的铜棍被王君临在最后一刻躲过,徒劳地留下一团乌亮的寒光。而王君临的马槊,也被黑脸山大王用一个利落的低头动作闪开,半空中只荡起一团银色的虚影。

    “好小子!”二马刚刚错镫,黑脸山大王立刻大叫一声。以棍尾为锋,棍头为纂,倒着寻找王君临的脊梁骨。

    王君临则迅速转身,用一记干净的海底捞月,将倒刺过来的铜棍挑开,随即,马槊变成了一条鞭子,由单手轮将起来,抽向对方的脖颈, “死!”

    风声至,断喝声亦至。黑脸山大王没想到王君临看起来也不强壮,臂力如此之大,招数如此之奇。赶紧藏颈缩头,身体贴向战马。

    锐利的寒风擦着他头端飞过,将一缕头发扫得飘荡而起,下一个瞬间,有一个板斧自黑脸山大王的肋下盘旋着飞出,挂着呼啸得寒风,砸向了血鬃马屁股。

    王君临吓了一跳,正要用马槊去挡,不料血鬃马发出一声愤怒嘶鸣,于那电光石火间,猛的一抬后蹄,竟然精准的将那板斧踢飞了。

    双方的战马以极高的速度,彼此分离。转眼间,各自跑出了二十余步,然后随着两声愤怒的咆哮,马头盘旋,马尾飞舞,再度面对面开始对冲。

    两匹马咆哮着再相遇。马背上的二人又各自出手两次,然后迅速分开。王君临被对方铜棍上的力道震得膀子发麻,黑脸山大王则被王君临屡屡出乎意料的奇招,逼得哇哇怪叫。

    王君临和黑脸山大王,则策马再战。第三个回合,第四个回合,第五个回合……当两匹宝马第二十一次开始对冲的时候,王君临的额头上明显出现了汗珠,这个黑脸山大王的力量之大,简直匪夷所思,比起鱼子默和李玄霸这两个小变态的力量还要大,当然鱼子默和李玄霸年龄还小,等他们长大成人之后,力量不会比此人小。

    黑脸山大王的脸色已经泛着紫黑,看不出太多的变化来。但是嗓子却已经喊哑了了,发出的声音宛若破锣。从最开始的“二十万两银子脑袋”已经变成了现在“痛快!”“好小子!”“好狗官!’

    ps:五更深夜送上,继续求双倍捧场月票和推荐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