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八百九十五章 贵族之心

    “之前范阳郡怎么样,本官不管,但如今本官既然是范阳郡太守,便绝不允许官吏鱼肉乡里,利用权势迫害百姓的事情发生。”

    王君临说这句话的时候,一脸的正气,让人望而生敬仰之情。

    看着百姓们眼中的敬仰,王君临突然想起后世不少资本主义国家执政者候选人都喜欢通过演讲来争取公民的选票,心想很多时候百姓的眼睛其实一点都不雪亮,很多人都很容易被政治家的演讲给蒙蔽,毕竟能够透过表相看清本质的人只是少数人,特别是那些被煽动起来进行示威游行的大学生,自古以来,不管是哪个国家,大多数时候大学生往往只是被一些阴谋家利用的牺牲品,甚至他们受到惩罚,乃至被杀死的时候,都还以为自己做的是极为正义的事情。

    轻轻摇了摇头,将脑海中乱七八糟的想法抛掷脑后,王君临大声喝道:“带四名犯官上台。”

    看着四名昔日高高在上的官员,如今被锁着手脚,穿着囚服,一脸恐惧绝望的被人带上高台,台下数万百姓先是一静,然后便爆发出了更大声的怒吼,但每个人神色中都有着畅快之意,有些人甚至将自己早上刚刚卖的菜叶子和鸡蛋仍向了四名犯官。

    王君临目睹此景,也不让人阻止,等百姓发泄的差不多了,他才又说道:“按照大隋律法,四人当斩,即刻行刑。”

    王君临懒的等什么正午阳气最盛之时,直接下令斩首。

    斩杀县令常有才的是新任都尉冯晓勇,这是他主动请求王君临的,王君临自然满足了他亲手报仇的想法,但让他一并代劳,将其他三个人也一并亲自斩首。

    冯晓勇没有任何犹豫便答应了,或许他知道将县丞卢建东斩首了代表着什么,或者他暂时被仇恨蒙蔽了心智,没有想到这一点,总之当他将这四名犯官脑袋砍下,特别是将卢建东脑袋砍下的刹那间,便代表着他只能一条心的跟着王君临了,因为他已经将卢氏得罪了,只有王君临能够护着他,即使是他曾经的恩主,远在京都的右翊卫大将军来护儿也护不了他。

    随着百姓发出一片惊呼,一些大人将自家小孩眼睛赶紧挡住,冯晓勇狠狠的将常有才的脑袋一刀砍了下来,脖腔中喷出半丈高的热血。

    接下来,冯晓勇没有任何迟疑的将其他三名犯官脑袋也砍了,现场百姓传出四声惊呼之后,再次呼喊起来。

    “杀得好。”

    “狗官你也有今天。”

    “太守大人是青天大老爷。”

    “多谢太守大人,替小人还了公道。”

    ……

    乱糟糟的呼喊声中,一些被四人迫害过的百姓向台上的王君临率先跪下谢恩,其他百姓也跟着跪下了,等乱哄哄的喊叫之后,最后所有人竟然齐声呼喊:“多谢太守大人为我们做主。”

    ……

    ……

    当王君临的车舆驶离苌乡县时,留下的是百姓一片赞誉之声和县中贵族、豪绅的忐忑不安,因为王君临走的时候带走了七八名县中贵族豪绅的子弟,理由是他刚来范阳郡,身边缺少读过书的幕僚随从。四名县中首官人头刚刚落地,这些县中贵族、豪绅哪敢说个‘不’字,稀里糊涂的便答应了。

    此时,他们站在苌乡县城东边十里亭处,看着太守大人的车队消失在冬天的寒风中,而县令杜如晦和都尉冯晓勇带领一众属官回城之后,留下的一众县中贵族和豪绅面面相觑,捶胸顿足,担忧不已。

    从昨天晚上到今日中午,短短的十来个时辰,苌乡县便已经变了天,新太守一系列手段,让他们根本来不及做任何的反应,便稀里糊涂的和新太守绑在了一条船上,他们参与了苌乡县变天的整个过程,他们甚至将自家子弟送到新太守身边担任书吏和随从,这一切传到卢氏耳中,不管他们如何解释,都会被认为是投靠新太守了。

    “这下可说不清了,卢氏恐怕不会放过我等……”苌乡县最大的贵族是韩家,与其他人分开之后,上了息家马车,韩家的家主韩生平有些担忧的说道。

    见自家父亲忧心忡忡,在县上担任九品的小官,一心想着能趁着县尉位置空出来上升一步的韩雄此时坐在韩生平对面,却不以为然的说道:“卢氏虽然势大,但只要不谋反,范阳郡主事者是太守大人,何必惧之?以太守大人的威势,我看用不了几年,卢氏在范阳郡的势力便会下降很多。到那时,正是我们这些小贵族趁机崛起的时候!”

    “你懂个屁。”

    韩生平狠狠瞪了儿子一眼:“卢氏在范阳郡积势有千年之久,早已经成为涵盖整个范阳郡的参天大树,根深蒂固之极,太守大人虽然手段厉害,但卢氏岂是那般好对付的。而且卢氏姻亲遍布整个范阳郡,卢氏子孙在范阳七县为官为吏者不知有多少,在百姓之中也是素有民望,不管是原来的北魏、北周,还是如今的大隋立国以来,范阳郡太守、长史、鹰扬郎将,以及县中官员都要仰仗卢氏,才能保证治下税收不会拖欠,治安无事。”

    说到这里,韩生平顿了一下,说道:“如今新太守甫一上任,便先是遭到突然冒出来的千余骑贼围杀,然后本县卢氏官员便被杀,双方摆明是难以平安相处。如今我们韩氏身上稀里糊涂烙上了太守大人的印记,实不知是福是祸!”

    韩雄愣了一下,他之前还真没有想那么多,不过沉思半响之后,他摇了摇头,说道:“卢氏虽然势大,但我还是感觉新太守要厉害一些?”

    韩生平气的吹胡子瞪眼,说道:“你六弟跟着太守大人去了郡城,我看就把你七弟送到卢氏开办的书院里面读书好了。这也算是给卢氏表态。”

    韩雄皱眉说道:“父亲,这种首鼠两端之事,恐怕不好吧!”

    韩生平所的骂道:“不好个屁,就这么定了,韩家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做主,等我死了,你爱干啥就干啥。”

    ps:还有三更————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