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八百七十九章 初见李世民

    (非常感谢‘csn69’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华盖之下,是一位着青色玄衣,一身便装,看起来二十七八岁,脸如刀削的俊朗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前往范阳郡赴任的王君临,他之所以绕路来娄烦郡,自然是想看看李渊父子。

    说实话,早在数年前王君临便想见见李渊父子,只是自他来到这个时代之后,便从未闲过,而且也没有什么机会,这一次前往范阳郡上任,特意绕路而来见他们。

    没错,被整个娄烦郡官吏和百姓猜测的原因其实很简单,王君临之所以绕路,就是为了来看看李渊父子。

    距离百步时,王君临便下了车,陈丹婴和香水、果儿继续留在车上,在易容装扮成男随从的聂小雨、虫妖、春秋谷主、单雄信等人簇拥之下向唐国公李渊走去。

    说实话,得知李渊竟然亲自在城门迎自己时,王君临也颇为意外。

    传说中王君临飞扬跋扈,李渊今天亲自相迎,刚才还是有些忐忑和担心王君临有无礼举动,让他难堪,在下属面前下不了台。此时见王君临早早下马,心中长松一口气,放下了一半心,而等王君临抢在他前面,面带微笑向他拱手行礼时,他便彻底放下心来,赶紧回礼。

    “唐国公亲自相迎,真是折煞在下了。”王君临笑着说道。

    “秦安公乃我大隋年轻一带第一英杰,为我大隋立下赫赫功劳,如今莅临我娄烦郡,老夫相迎也是应有之事。”唐国公回礼之后,一脸笑意的说道。

    而且说着话,不顾比王君临年长了十几岁,上前拉着王君临的胳膊,便开始向他介绍旁边李建成:“这是老夫长子建成。”

    “建成参见秦安公。”李建成看向王君临的眼神中有着浓浓的好奇,而且也对王君临的年轻吃了一惊,这分明比他也大不了几岁,此时中规中矩的向王君临作揖行礼,而王君临只是笑着点头,算是回礼,以他的身份这是正常之事。

    “娄烦诸官吏,见过秦安公!”

    介绍过李建成之后,李渊一指身后众人,数十人立刻迎了过来,向王君临作揖行礼,王君临却也只是微微拱手。

    当夜李渊先带领娄烦郡官员和当地世家贵族设宴给王君临接风洗尘,宾主皆欢。

    事后,李渊见和王君临相谈甚欢,而且王君临言谈之间,貌似对他几个儿子有兴趣,便邀请王君临参加明天早上家宴,王君临欣然答应,然后便带人回驿站。

    一夜无话,李渊早上派李建成到驿站请王君临赴宴,因为是家宴,王君临带领陈丹婴、聂小雨、沈果儿、香水,以及已经有八岁的罗士信参加。

    王君临一行五人,在门口被李渊和李建成迎进李府,在待客的厅堂门口看见了一名美妇,大约在四旬开外,生有一头若匹缎般的漆黑秀,云鬓高耸,流露出雍容姿态,此时慈眉善目,脸上带着微笑,上下打量着王君临。

    在她的身旁,还站着两个少年,一个看起来十三四岁,体态英挺修长,面似粉玉,剑眉虎目,生就一副英武相貌,两眼极为有神,小小年纪,王君临竟然从其眼神中看出些许犀利之色,没有任何理由,王君临便知道这个少年便是李世民。而在这英挺少年身边,却是一个干瘦少年,脸色苍白,不时轻轻咳嗽,看似很瘦弱。

    可出于武者的本能,这干瘦少年,竟然令王君临感受到一丝莫名压力,这种压力与他面对鱼子默时有些相似,这少年细长双眸,几乎连在一起,那双手掌,青筋虬结,隐隐透出一丝力感。

    此时,这两个少年看着王君临,双眼发亮,显然心中好奇之极。

    待走进一些,李渊笑着说道:“贤弟,我为你引见一下。”

    既然两家都能够参加家宴了,不管是基于什么样的目的,再称呼官职或者爵位就显得生疏了,而王君临的夫人陈丹婴是靠山王杨林的干女儿,而杨林是杨广的叔叔,而李渊却与杨广是表兄弟,所以王君临与李渊便是一辈,李渊叫王君临为贤弟也的确没有毛病,只是王君临一想和他年龄相差不多的李建成要叫他叔叔,便感觉有些别捏。

    “贤弟,这位是为兄的夫人。”

    “夫人,这位便是秦安公和其夫人,以及秦安公的师弟和三位徒弟。”

    “小弟见过嫂夫人!”

    王君临一脸平静,和陈丹婴一起,迈步上前主动行礼。

    此时王君临神色表情无波,但心中却颇为感慨,计划绕路来见见李渊一家人之后,路上王君临便从聂小雨那里详细了解了一下李渊一家人的资料,所以他知道唐国公李渊的夫人姓窦,也就是历史上鼎鼎大名的太穆皇后,在历史上,对于太穆皇后的描述,并不算太详细,只才断断续续一些篇章。可就是这些篇章,足以让太穆皇后的形象,勾勒淋漓尽致。

    窦夫人是北周皇室,舅父就是北周的皇帝。

    当时,北周的皇帝与突厥联姻,取了一位突厥公主。从理论上将,这算是一桩政治婚姻,所以皇帝对那位突厥公主,并没有任何感情,甚至不愿意在宫中过夜,非常冷淡。时年八岁的窦夫人,却站出来对舅父说:舅父你既然是为了突厥和中原的和平而娶了突厥公主,就应该为了这来之不易的和平,善待皇后。否则的话,你娶了皇后,又不理不问,才什么用处?既然你已经做了,那就要尽到责任,不要虎头蛇尾。

    一个八岁的女孩子,能说出这样的话,的确不简单。皇帝也因此而善待皇后,改善了和突厥的关系。

    窦夫人的父亲,是当时的神武公窦威。

    而神武公的妻子,就是北周皇帝的妹妹。

    扬坚篡周时,窦夫人得知后,极为愤怒,喝道:“恨不能男儿身,为舅父铲除奸妄。”

    只吓得窦威夫妇,捂着她的嘴,不敢再让她说话。后来窦夫人嫁给了李渊,尽极了贤妻良母责任。

    可惜历史上窦夫人走的早,膝下四子一女,李渊刚刚称帝,便病逝,否则窦夫人活着,李世民那玄武门之变,还能否成功?不得而知。

    此时窦夫人面带慈祥笑容,看着王君临,回礼道:“闻名不如一见,贤弟果然风姿过人,这位是广成郡主吧!果然是难得的美人,怪不得贤弟为了你连陛下赐婚的独孤家嫡女独孤明月都拒绝了。”陈丹婴拜靠山王为义夫之后,便被杨广加封为广成郡主了。

    陈丹婴虽然实力高深,但毕竟只是二十来岁的女子,便有些害羞,说道:“多谢夫人夸奖。”

    李渊又指着窦夫人两侧的少年,说道:“二郎、三郎,还不见过你王家叔叔。”李元吉因为年龄尚小,没有赴宴,李渊的女儿自是回避,没有参加今日的家宴。

    英武少年立刻站出,向王君临一礼,朗声说道:“世民见过叔叔。”

    那病怏怏的少年,轻轻咳嗽着上前行礼道:“我叫李玄霸,见过叔叔。”

    虽然刚看见这两个少年的第一眼,便已经隐隐猜出了英武少年的身份。可是当他亲耳听到对方自报家门,王君临心中依然禁不住掀起不小的波澜。

    历史上千古一帝,公认的有三个,秦始皇,汉武帝和唐太宗。眼前这个少年,便是原本历史上的唐太宗,就是那开创了贞观之治和大唐盛世,即使是在后世也被世人称颂的李世民。

    王君临这一次绕路来娄烦郡,其中大半原因便是想看看李世民,当然现在见了之后,也看不出什么不凡之处,只是感觉就一个俊朗英武的少年而已。

    “久闻唐公三位公子文武双全,今日一见,实三生有幸。”王君临仔细打量两人一眼,郑重说道。

    不过,那病怏怏的少年……李玄霸!莫非,他就是隋唐第一条好汉,李元霸的原型不成?

    历史上,李玄霸死得很早,大概十六岁时就死了。

    王君临不晓得那李元霸的形象,是怎么得来。但想必也非是空穴来风。只不过,王君临怎么也无法把眼前的李玄霸,和那位锤震十八路反王,打得各方豪杰狼狈而逃的隋唐第一高手联系在一起。此李玄霸,真是那传说中的李元霸吗?

    “玄霸似身体才疾?”

    王君临医术并不高明,但毕竟精通药理,多多少少知道一些,当然此时说这句话,自然是因为他早就知道李玄霸身体有问题。

    再说李玄霸的脸色,白里透青,目光略显无神。特别是当他咳嗽起来的时候,王君临可以听出,咳音驳杂,似是肺上有疾。

    窦夫人脸色一喜,说道:“贤弟,你看出来了?”

    王君点了点头,说道:“小弟是看出来了……”

    李渊在旁边眼睛也是一亮,多了一些期待,但还是说道:“贤弟请,我们边用宴边说。”

    李府内一大早就开始准备,这只是举行一场规模小而隆重的家宴。

    当然,规模小只是指参加家宴的人数少,只有五六人,除了客人王君临一行五人外,李家主人就只有五名,佳肴也很简单,每人的小矮几上只有十二道精致的小菜和各类水果,以及当地的精美糕点,此外便还有一壶酒,由身后站着的侍女替他们倒酒,这和贵族人宴客,少则数百道菜,多则宾客百人,欢饮数日相比,确实算是简单之极,但这并不是说李家不重视。

    因为此次家宴颇为隆重,毕竟由李渊夫妇和家人作陪,这已经是李家最高的礼遇,至少已经有数年时间,李渊没有以如此高的礼遇款待过人了。

    ps:第五更是三千多字的大章,今天晚上总共更了近一万两千字,求诸位看客的鼓励和支持,现在开始我会争取有一段时间爆更的——————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