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八百五十七章 天子微服私访

    “知道了,杨爷,您等着看好便是!”众死士们闻听,齐齐大声回应。

    “那就走快点儿,黎明之前,一定要抵达麦积镇,明天一早,皇帝会到镇上微服私访,我们的任务是刺杀皇帝,但估计不会成功,后面其他安排自有别人去做。”杨全民再三叮嘱。

    “可是万一皇帝不微服私访怎么办,毕竟一个小镇而已,皇帝为什么会微服私访?”有人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总之皇帝肯定会去麦积镇。”杨全民实际上也不清楚,但家主说了皇帝会微服私访,那肯定错不了。

    ……

    ……

    “都给老子打起精神来,待洗了飞虎庄,所有浮财大伙均分。人头份儿!从老子开始,各级头目,分毫不抽!”就在杨全民带领死士星夜向麦积镇赶去的时候,在靠近飞虎庄方向,另外一支貌似土匪山贼队伍的主帅,也带着人向飞虎庄赶去,他们的任务就是“杀人灭口”,而且还要让人感觉是蓝衣卫干的事情,所以他们中有一人怀中拿着蓝衣卫的令牌,到时候自然要巧妙的将令牌留在飞虎庄,然后被皇帝派去的人刚好找到。

    ……

    最近日子过得越来越不好的喽啰们,一个个瞪着猩红色的眼睛,欢声雷动。

    以往打家劫舍,缴获的浮财向来先由寨主副寨主拿大头,然后头目们再按等级高低依次抽成,最后剩下的残羹冷炙,才能轮到普通喽啰兵“开荤”。而今天,大当家何耀武居然格外开恩,当众宣布浮财按人头儿均分,怎么可能不让喽啰们喜出望外?

    要知道,那飞虎庄虽然才建立不到四年,可是远近闻名的“肥柜”。真的能打下来,足够所有战后活着喽啰都过个滋润年。而天水郡又素来多出美女。到时候连人带财货往山里头一搬,大伙非但能发上一笔横财,传宗接代的问题,也瞬间得到了解决!

    “打,打!”

    “打下飞虎庄,大伙过好日子

    !”

    “荡平飞虎庄,回寨娶媳妇……”

    朔风呼啸,吹得喽啰们的呐喊声,在山间来回激荡。

    众喽啰们多数都不明就里,但是听头目们说得兴高采烈,也纷纷张大了嘴巴,乱哄哄地附和。

    正如之前陇西李氏暗中蓄养白蝎帮,后来王君临继续蓄养白蝎帮一样,弘农杨氏同样在西北有自己的势力,那就是一伙势力颇大的山贼。

    “我给杨素担任过幕僚,知道其做事习惯,除了三百死士和那伙山贼之外,很可能还有第三路或者第四路人马,所以我们计划要重新调整一下。”同一个夜晚,刚刚赶到飞虎庄的许敬宗召集飞虎庄的主事人,上官虎的长子上官勇和展鹏议事。

    ……

    ……

    第二日一大早,杨广吃过早饭之后,不知听了谁的建议或者提议,突然要离开宿营地,微服私访出行巡视。

    杨广出巡很保守,只在最近的麦积镇里晃悠,伴随出行的人也不多,身边仅有一队乔装平民的大内侍卫,以及老太监何枫,宇文成都等人,当然,因为听说这里是王君临出山之后出现的第一个地方,王君临自然是躲不掉,杨广出行前特意点了王君临的名,事实上杨广即使不带王君临,后者也要想办法跟上。

    虽然不知道杨素的具体计划是什么,但要想将事情弄大,引起杨广的怒火和杀心,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冒充飞虎庄的人刺杀杨广。

    王君临跟随在侧,心中暗暗警惕,春秋奴也被他特意带在身边,另外还有二十名蓝衣卫也穿身便装,分散四周。

    麦积镇并不大,但却是难得的繁华大镇,人口两万多,特别是镇中心的集市,商贩特别多,汇聚了东来西往的各种特产货物,集市内人来人往,行色匆匆,哪怕是知道附近不远处是皇帝西巡营地,官府彻查的厉害,集市的繁华亦未减半分。

    杨广穿着便服,饶有兴致地看着集市内的各种喧嚣嘈杂,耳中听着商贩们嘶声

    叫卖,或粗犷或泼辣的叫喊,还有官差的叱喝,百姓的还价,以及不知哪里传来的女人叫,孩子哭,杨广越听越感兴趣,站在集市中忽然闭上眼,深吸了一口人间烟火气。

    “不错,这才是太平盛世。”杨广满意地点头,很不要脸地下了结论。

    王君临头扭向别处,心想你来天水郡巡视,地方官员岂能没有一些安排,什么地痞流氓和乞丐之类的自然早就消失的一干二净,甚至这街面都是彻底打扫过,小商小贩也是提前整治过的。

    杨广仿佛感应到王君临的表情,笑吟吟地看着他道:“王爱卿,尔以为如何?”

    王君临急忙道:“熙熙攘攘,利来利往,臣贺陛下治下如此锦绣江山。”

    堪称是最了解杨广的王君临,岂能不知道杨广此时想要听的话,再说谁不会说漂亮话?

    王君临说完,眼角余光迅速瞟过远处慢慢走来的一个商队。

    这个商队赶着四辆大车,上面装扮了兽皮等货物,大约有二三十人推驾和护送着货车。

    杨广此时也发现了这个商队,饶有兴趣的盯着看。

    王君临仔细打量着这个商队,眉头却不知不觉蹙了起来。

    这个商队言行举止都很正常,表现出现的神态也都符合商人和护卫的身份,王君临说不出哪里不对劲,可他的感觉却告诉自己,这群人有问题。

    眼皮跳了跳,王君临扭头看了看杨广和随行的老太监何枫、宇文成都等人,又转身看了看随侍身后的春秋奴和四周的二十名蓝衣卫,王君临心念电转,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忍住没说话。

    王君临实在看不出哪里有问题,只有一种模模糊糊的直觉,但在事情没有发生之前,他不便提前有什么行动。

    街上人来人往,商队的速度也就很慢,王君临没有发现什么异状,心想莫非是自己太敏感了。

    王君临正打算将注意力转移到别处,却见两名官差迎面与这个商队擦肩而过。

    .。m.

    /txt/90276/22848323.html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