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七百九十七章 齐王疯了

    主意打定,趁着两拨人剑拔弩张对峙之时,黑脸汉子两脚悄悄运力,然后乘人不备,身躯忽然腾空而起,如一只闪击长空的雄鹰,整个身子冲起丈余高,然后借势在半空中奋力一转,电光火石之间,便向远处方向飞去。

    此人能够在逍遥榜前三十名占得一席位,果然武功强悍。

    情势突变,众人皆大惊失色。

    王君临却心头一松,想也没想便厉声嘶吼道:“就地射杀!”

    一众蓝衣卫都配有强弩,不敢怠慢,纷纷举起射击,漫天弩箭便朝半空中的黑脸汉激射而去。

    黑脸汉子在半空便觉身后劲风袭来,立时将袍袖急速挥舞几下,大半的弩箭顿时被卷入袖中,可仍有数支弩箭射中了他的身躯。

    只听得噗噗几声闷响,黑脸汉子身躯轻颤几下,但去势仍甚急,几个起落间,落入人群中,竟然消失不见。

    王君临毫不着急,对香水低声说道:“香水你现在去找你师父,让他找到此人,但不要急着杀他,让那些江湖高手去对付他,并将悬赏提升至两万两银子。另外将此人做的事情和与齐王之间的关系编成故事,交给小雨剧院,让说书人广为宣传,还可以拍成话剧表演。”

    香水答应一声,趁乱钻进入人群消失不见。

    见黑脸汉子被逼着在众目睽睽之下逃走,杨暕虽然愚蠢,但也知道这一下子就坐实了黑脸汉子是钦犯的事情,杨暕转头望向王君临,脸色已变得铁青,他紧紧咬着腮帮子,眼珠因怒火而变得通红一片。

    “王君临!你今天特意等在这里先是羞辱本王,而且还射伤本王护卫,如此妄为,究竟谁给你的胆子?”杨暕气的咬牙切齿,要不是知道自己的两名高手护卫多半也难以将王君临怎么样,他真想立刻让人将王君临杀了。

    王君临淡淡说道:“王爷,此人乃朝廷钦犯,下官捉拿他有何不对?重大嫌犯畏罪逃跑,下官当然要下令射杀,这本是蓝衣卫府缉拿人犯的规矩,这么简单的事情,王爷难道都不知道?”

    杨暕冷笑道:“朝廷钦犯?重大嫌犯?王君临,本王的护卫只是被你诬陷,今日之事,本王铭记在心,希望在父皇面前你能解释得过去。”

    王君临用看白痴的目光看着杨暕,摇了摇头,说道:“王爷还是想一下怎么给陛下解释为什么会与杀人灭族,杀害官差的暴徒在一起,最主要的是这暴徒是一个好男色的变态,王爷你如此胡闹,怎么给皇后娘娘的解释。”

    杨暕顿时气的七窍生烟,终于失去了理智,一脸疯狂的吼道:“王君临,我要杀了你。”

    这样吼着,他从身后高手护卫手中夺过刀,向牛致远不顾一切的砍来。

    牛致远发出一声夸张的惊叫,身体猛的向右边躲去,杨暕用了全力,收不住力,一刀砍在了王君临身后看守皇城门的禁军士兵身上,后者发出一声惨叫,倒在了血泊之中。

    杨暕一个激灵,手中的刀落在了地上。

    …………

    …………

    今天的寿宴设在呈‘品’字型结构的三座大殿内,每座大殿都可以容纳千人以上,在每座大殿门口,竖起一只巨牌,上写甲乙丙三字,也就是用餐等级,王君临和杨暕自然都是在主殿内就餐。

    不过现在时辰还早,大殿暂时关闭,还不准宾客进去,在大殿四周的亭台楼阁内,到处是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聊天的大臣。

    这种聚会其实也是一种重要的社交方式,朝堂过于严肃,一些个人的话题难以提起,而家中过于私密,交情不到也同样没有机会,这种盛宴则不急不缓,既没有朝廷的严肃,也没有家中的私密,关系平淡的,可以借这个机会融洽感情,平时在朝中有点矛盾,也可以借这个机会弥合嫌隙,对于外地官员,又可以趁机认识京中重臣,为将来的升迁寻找机会,总而言之,这是一种极好的人际交流方式。

    但今天所有人谈论的是同一件事情,都是刚才在皇城门前发生的事情,虽然大家都不敢明着说,但很多人突然都发现齐王好像很蠢很白痴……但即使这样,他依然是亲王,是皇帝的儿子,是很有可能在未来当皇帝的人。如裴世矩、长孙晟等朝中心智不弱的大臣则对王君临如此彻底得罪齐王而不解。

    对着众人的谈论,王君临好似没有听见,不管不顾的领着沈果儿走过一条长长的廊桥,廊桥中间有一座凉亭,凉亭内有五名官员看着王君临到来,脸色微变,连忙行礼,王君临笑着点了点头。不得不说,王君临刚才戏耍和羞辱齐王杨暕的一幕给太多人太深的印象,无形中让很多人对王君临的畏惧更深。

    ……

    ……

    即使只是皇城前宫,占地也极大,各种建筑层层叠叠,大大小小的院落,一个套着一个,第一次来这里的人几乎都会迷失方向,但它也不是没有规律,如果注意脚下的小河,整体的布局就会变得清晰起来。

    一条小河在府中蜿蜒流过,将皇城前宫分割为九区十八院,王君临走过廊桥,便进入了另一个区域,叫做百果院,这里就是植物和花的海洋,种满了各种珍奇异草,枝头果实累累,金黄的梨飘散着香甜,拳头大的石榴已经熟透,果皮绽开,露出一颗颗饱满晶莹的果粒,一群群小鸟在果树间飞翔盘旋,啄食甘甜的果实,不少女孩儿也偷偷摘下一个石榴,用纱绢托着,躲在角落里细细品尝。

    这座百翠院里年轻女孩偏多,倒并不是这里划为女宾区,而且这里的奇花异草和累累果实吸引着成群结队的少女们结伴前来,在这里赏玩花果。

    沈果儿看着眼馋,偷偷的看了身前的王君临,右手一抬一条金黄色的影子从她袖口中激射而出,爬上石榴树,然后石榴树上一个石榴便掉了下来,果儿随手接在手中。金黄色影子一闪而逝,小蛇又回到了她袖口中消失不见。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