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七百九十四章 史上最愚蠢的皇子

    杨广采纳了虞世基的良策,宴请的人可不少,而且规模又极为甚大,甚至刚好有高丽和北方的东.突厥之国的使臣来京朝圣,也被邀请参加。

    杨广是个好面子之人,所以便下了大本钱,不仅耗资巨大,同时责令宗正寺、光禄寺、太常寺、内侍省以及京兆府等等相关部寺进行筹办,众臣们深知圣上醉翁之意不在酒,这次寿宴也筹办得格外尽心。

    这次有资格参加寿礼的官员及家眷皆在正五品以上,但并不仅仅限于职事官,军官、散官、勋官、爵官,凡在京五品以上官员皆有资格参加,只是根据官职不同,所携带家眷的数量有限制,即便是这样,规模还是立刻膨胀了数倍,参加宴会的人数足足有数千人之多。

    不过相对于规模最盛大的赐酺宴会,这种赐宴还只能算是小规模,赐酺一般会持续几天,举国狂欢,那是皇帝登基、册封太子、改元、郊庙以及庆祝丰收等重大喜事才会举办。

    从中午开始,来参加寿宴的官员及家属便陆陆续续向崇业坊方向而来,马车、牛车、骑马、骑驴,皇城外城三殿刚好用来举办此事。所以今日皇城门前的坊街上络绎不绝,皇城门前虽有广场,但要停几百辆马车却是不可能,况且还有皇帝的驾辇,还有外国使臣,因此所有车辆都要回去,家仆下人一个都不准留下。

    京兆府派了几百名衙役在门前疏导交通,另外,左右武卫出动了近万士兵在皇城内外周围巡逻警戒,蓝衣卫府也派了三百人在附近看着,防卫十分周密。

    王君临是下午未时左右出现在王府门前的广场上,他带着夫人陈丹婴参加,还有香水和沈果儿也来凑热闹,其他随从便在皇城外等候。

    显然京兆府的衙役没有后世交警的水平,疏导交通的工作做的并不是很好,当然这可能与来参加皇后寿辰的都是五品以上官员有关,这些衙役也不敢说,说了这些官老爷也不会理会他们,所以便拥堵的一塌糊涂。

    虽然在京城比王君临身份地位高的人不会太多,但王君临并没有让蓝衣卫亮明身份去开路,而是一路上随着拥挤的人群中避让,艰难地向前一点点挪动,此时正是客人到来的高峰期,人潮汹涌,尤其皇城前的广场上,一辆辆马车牛车正艰难调头,主人正在给下人们交代事情,道路堵塞,显得拥挤不堪。

    但过了广场,府前们前却是另一番景象,十几张大桌子一字排开,二十名官员正在忙碌地给宾客们登记名字,换发宴牌,很多熟悉的官员们在门口遇到,总是免不了要寒暄一番。

    宾客们大多是携带妻女而来,男人们打扮大同小异,身着常服,头戴纱帽,脚穿**乌皮靴,但女人们却步履轻盈、珊珊作响,虽是深秋时间,但贵妇们大多梳着半月高髻,身穿窄袖小衣和条纹长裙,着半臂短襦,又在肩臂上挽一件长帔,显得修长俏丽,她们配环带翠,个个细润如脂,粉光若腻,远远望去,皇城前一片浮翠流丹,令人眼花缭乱。

    王君临早有随从下属为他领了宴牌,十一号,位置自然不会差,在登记官员热情招呼下,他正要进皇城,突然听到身后一片喧哗,有侍卫大喝一声:“齐王殿下驾到!”

    齐王杨暕在数十侍卫的陪同下出现三十余步外,他头戴金冠,身着麒麟紫袍,腰束金玉带,他相貌英俊,身材挺拔,俨如玉树临风,杨暕的外表确实长得非常不错,酷似当今天子杨广,再加上他笑容亲切,举止翩翩有礼,使人不由对他生出好感。

    杨暕的到来,激起一片问好奉承声,尽管杨暕民间百姓中被称为京城第一恶,但这个绰号却是京城普通民众所起,对于官宦世家和权贵重臣,他们是感受不到杨暕的恶,尽管有所耳闻,但若不亲身体验,是不会知其恶,这也就是为什么杨暕劣迹斑斑,但弹劾他的人并不多的缘故。

    圣上就只有两个儿子,即使杨昭已经成为太子,但是那也是占了长子缘故。所以,有的人支持晋王,也有人支持齐王,尤其太子杨昭太肥胖,身体向来不好,而齐王杨暕虽然内里是个草包,但知道的人不多,外表看去却是仪表堂堂,世人多是以貌取人,选官尚要看仪表,何况是选君主。

    所以总体来说偏向于齐王的人还是更多一点,若不是王君临属于开挂之人,提前知道答案,他都会看好杨暕。但王君临深知齐王杨暕堪称是历史上最愚蠢的皇子,手握一把好牌,即使什么都不做,最终也能够成为太子,可是最后硬是被自己的愚蠢害的失去了所有,还身败名裂,让杨广数次都想直接将这个儿子掐死算了。

    而今天杨暕听了他府上叫白灵芸的女人之言,刻意表现他的礼贤下士,每一个和他打招呼的大臣,无论高职高卑,他都会一一含笑点头,完全让人感受不到他竟会被称为京城第一恶。

    此时皇城门口聚集了数百官员和家眷,杨暕的到来,使这些大臣和家眷们纷纷向两边退让,分开一条路,王君临刚好在皇城门前,但大臣们纷纷向后退,却把他给凸现出来。

    此时,杨暕一行人已经走到皇城门口,在他身后跟着三名贴身侍卫,王君临看了一眼,发现这三人竟然都是破功期的高手,其中一人看着有些眼熟。

    突然看见王君临这个仇人,杨暕锐利的目光刷地向王君临盯来,他原本充满笑意的眼睛里仿佛被寒气侵入,目光变得冰冷怨毒,充满了敌意地注视着王君临,但这种冰冷敌意只存在短短一瞬间,很快便消失,又恢复了他礼贤下士的姿态,杨暕最近在白灵芸的调教下,确实很擅长维护自己形象.

    “原来是王君临,你难道以为自己比本王身份还要尊贵,竟然敢挡着本王的路。”杨暕不但短视愚蠢,而且骨子里极为刻毒,对于他所仇恨之人,他从来不会有半点留情,虽贵为齐王,但这一点上他却丝毫没有亲王的涵养和气度。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