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七百七十八章 处罚

    独孤长苏一听,心中长松了一口气,心想,这件事情算是能够给关陇其他七大门阀有个交待了。

    接下来独孤长苏又和杨广商议一下明天朝会的具体细节,便退下去了,杨广此时心中已经有处置贺若弼和七大关陇门阀家主的方案,而且他知道这件事情需要连夜便下旨,这样明天早上的朝会才会更顺利,所以立刻下令道:“给王君临传旨!”

    ……

    ……

    独孤长苏走出皇宫,登上马车,马车内坐着他长子元胄,元胄是时右卫大将军,也是元氏二号人物,当然也是朝廷中的重臣,等独孤长苏一上车,他便急问道:“国舅大人,陛下如何说?”

    独孤长苏半天没有说话,等马车开动,他闭上眼睛,身子随着车壁轻晃,半晌,他才淡淡道:“圣上的意图很明显了,他要扶持北方士族和朝中新型贵族对付我们关陇贵族,但他又不想北方士族和新型贵族坐大,所以他已经答应老夫的请求,这次不会对你们七家打压太狠,但是贺若家肯定是彻底完了,你们七家既然被牵连到刺杀谋反这等事情中,不受罚是不可能,你回去告诉其他六家,明日陛下若是要免去他们族中在朝中或者军中嫡系族人官职,切不可反对,否则激起陛下怒火,反而会引火烧身。”

    ……

    ……

    当天夜里,杨广便下旨宣布了对贺若弼、元寿等人的处置决定,宋国公贺若弼阴谋刺杀天子,意图谋反,罪大恶极,将贺若弼腰斩,剥夺一切官职及爵位,贺若氏嫡系男丁全部处死,女子为奴,府中上下全部流放岭南。

    太府寺卿元寿等七大关陇门阀家主为从犯,遣家中供奉参与刺杀天子,同样证据确凿,罢免其官职,夺其爵位,打入蓝衣卫大牢,但念其家族旧功,家人赦免,准其嫡长子继承爵位。

    第二天朝会开了一上午,甚至错过了午饭时间,在朝会上杨广不但顺利通过了迁都之事,而且还定下了具体方案,比如前期勘探洛阳建立新都地址的负责人,整个过程耗费多长时间,花多少钱,调用多少民夫等等。而且杨广还趁机进行了一番人事调整,可谓是将此次关陇贵族涉嫌刺杀天子谋反之事利用到了极致。

    ……

    ……

    早上王君临还在朝会上时,罗鬼手家里面来了一位不速之客。除了刚开始在秦安公府住了半个月后,罗鬼手很快就在京在置办了一座二进的小院子,一家人住了进去。平时罗鬼手帮王君临打理红刀会所属赌坊,才五六岁的罗士信便和香水、果儿一起跟着聂小雨学习训练各种东西。

    “这位公子,请问您有什么事情?”罗氏身边丫鬟小环将院门打开一条缝,探出脑袋,看着门外站着的年轻公子问道。

    “你们家夫人在家吗?”那年轻男子摇了摇折扇,笑着问道。

    一股浓重的酒气被扇了过来,小环皱了皱眉头,一脸的厌恶,闻言说道:“你到底是谁,找我们家夫人何事?”

    “不要管本公子是谁,本公子昨日在街上碰你你们家夫人,简直是一见钟情,今天特意来拜访,怎么,客人登门,连大门都不让进吗?”那年轻公子脸上的笑容收敛了起来,身后的几名护卫亦是上前一步。

    小环虽然害怕,但还是壮着胆子说道:“你个登徒子,请赶紧离开吧!不然我们家老爷回来,一定让你好看。”

    “你这贱婢……”那公子脸上浮现出怒容,刚说了一句,院门打开,罗氏从里面走出来,淡淡的说道:“这位公子有什么事情,说吧。”

    面前这位满身酒气的年轻人显然非富即贵,而且在京都贵人颇多,虽然他们家身后有秦安公府,但是若无必要,还是不要得罪任何权贵。

    看到罗氏出来,青年公子脸上立刻就露出了笑容,说道:“这位夫人,你出来了啊,我们进去说,进去说。”

    “就在这里说吧。”罗氏拉着小环后退半步,声音里有着拒人于千里之外。

    那年轻公子脸上一丝怒色闪过,不过下一刻就又露出了笑容,说道:“那本公子就明说了,本公子自昨日见了你之后,便对你一见钟情,只要你答应跟我走,日后便会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若是此事,那便不用再说了。”罗氏气得浑身颤抖,但还是强忍着怒火,寒声说道:“阁下身份尊贵,小女子实在是配不上,还请离开。”

    那青年当场大怒道:“本公子看得上你是你的福气,你以为你是谁!”

    “我还真告诉你,本公子今日,要定你了!”说罢,他便伸手向罗氏的胳膊抓去。

    小环脸色一变,猛的将那年轻公子推开,慌忙道:“夫人,快进去!”

    年轻公子身后,两名随从迅速上前,抵住了院门。

    罗氏和小环见此,面色双双一变。

    “私闯民宅,我们可是能报官的!”罗氏脸色一寒说道。

    那年轻公子此时已经稳住身形,闻言笑了出来,“私闯民宅算什么,本公子今日,还要强抢民女呢!”

    随后,他便再次伸手,向罗氏的脸上摸去。

    “疼,疼,疼!”

    那位年轻公子被人捉住手腕,抬着一只胳膊,身体扭成一个诡异的形状,疼得五官都纠结到了一起。

    “快放开我家公子!”

    几名下人大喝一声,快步跑过去,想要制止那名突然出现的年轻少女。

    “滚!”

    然而一声娇斥之后,他们也只是觉得眼前一花,那些护卫胸腹间就传来一股巨力,身体向后倒飞出去,重重地跌落在地上。

    “你刚才说什么?”香水左手牵着罗士信,右手上再用了几分力气,看着那年轻公子子冷冷说道。

    “没,没什么……”突然加剧的疼痛,那位年轻公子此时酒已经醒了一半,连忙说道:“疼,疼,你,你赶快放开我!”

    “滚,不要让我再看到你!”香水冷冷的说了一句,那年轻公子的身体也随之飞了出去。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