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七百六十五章 爆怒的杨广

    元寿的声音比起独孤长苏,更显得严厉和尖刻,他大声的说道:“陛下,原北齐旧地不稳,可以增加驻军,收拢军权,官府不力,陛下可多派御史巡查,至于江淮和江南之地,只需派数名重臣坐镇,或者修改制度,加强朝廷对江淮和江南之地的控制。而京畿之地乃国之根本,陛下也说要恢复汉武盛世,当年汉武大帝中兴之帝正是关中,如今的大兴城就是当年的长安城,所以陛下想要恢复汉武盛世,更不用迁都。”

    大将军贺若弼,狠狠的看了一眼王君临,也出列道:“陛下,臣弹劾王君临居心叵测,以所谓谶语,妖言惑众。臣认为王君临所说纯属荒谬之语,陛下应该治其扰乱朝纲之大罪,将其千刀万剐,以儆天下。”

    王君临漠然的看了一眼贺若弼,心想刚好对贺若弼开刀,想来杨广定然会很满意。

    左骁卫大将军张瑾也出列道:“陛下,大兴城新建仅二十年,设施齐全,国富民安,若要兴盛大隋,大兴城便是中兴之地,若迁都洛阳,必然要大兴土木、耗费民财民力,昔日先帝也说,大隋新建,当以节俭惜民为上,陛下,先帝教诲之言,犹绕梁未绝,臣以为君臣上下应铭记于心,不可须臾忘怀。”

    “陛下,臣反对迁都!”

    “陛下,臣坚决反对迁都,若陛下坚持,臣愿以死谏之!”

    ……

    ……

    大殿内一片激烈反对之声,苏威本来还想说什么,一时间不敢再说话,虞世基是杨广的心腹幕僚出身,咬着度刚一开口,便被一群在臣口诛笔伐,饶是他口才不错,也难以招架。

    杨广虽然早就料到会有不少人反对,定然会有很大的反弹,他也没有想过今天就能够通过此事。只是以关陇贵族为首的群臣如此坚决、强烈的反对,依然让杨广始料未及,他脸色变了数变,变得极为阴沉,这是他自登基为帝以来,第一次被群臣如此反对,而且又是如此的不客气。

    杨广好几次都想下令让人将这些敢反对他的臣子拉出去杀了,但他知道若真这样做,大隋立刻烽烟四起,首先整个关中便会乱了,大隋很可能立刻四分五裂,而他这个皇帝还能不能继续坐下去,都难说的很。

    脑海中掠过将这些人打杀的后果,杨广只好深吸一口气,强忍下心中的杀机和怒火,咬牙说道: “迁都之事,容后再议,现在时辰已过午,朕疲惫了,散朝!”

    ……

    ……

    杨广怒气冲冲回到御书房,狠狠抓下头上冲天冠摔在地上,‘砰!’冠梁被摔成两截,冠上珠玉四溅,吓得十几名宦官噤若寒蝉,跪倒了一地,如雕像一般,一动也不敢动,大气都不敢出。

    杨广铁青着脸坐在龙榻上,咬牙切齿半响,依然怒火难消,他忽然用力将桌子推翻在地,怒吼:“朕才是皇帝,朕是天子,整个天下都是朕的,他们竟然敢如此违背朕的意思,他们眼中还有朕这个天子吗?”

    御书房内一片寂静,没有人敢劝怒气当头的皇帝,很多宦官都跟随杨广多年,在他们记忆中,杨广已经很多年没有发这么大的怒火了。平日间,正常情况下杨广对下人还是比较体恤的,但气头上,若是有哪个不长眼的敢出现在他面前,必然会被当成出气筒,下令将其打死。还好,今天这里全部是跟了杨广多的老人,都知道自家主子的脾气,没有人去触霉头,所以杨广没有打杀下人。

    足足一个时辰之后,杨广的怒火才慢慢消退,恢复了平静,他又沉思半响之后,仔细回忆了一下今天朝会上的情景,知道宇文述多半是指望不了了,毕竟对方也是关陇贵族,至于苏威和虞世基除了自己在朝中没有什么根基,身后也没有强大的门阀世家,或者说他们的根基就在他这个皇帝身上,所以也出不了多大的力。

    想来想去,能够有手段,且有办法,也敢与关陇叫板的就只有秦安郡公王君临了。

    想到这里,杨广立刻吩咐:“速召王君临来见朕。”

    ……

    ……

    王君临刚回到府上没多久,接到宫中旨意,叹了口气,不得不再次进宫,杨广在想对策的时候,他也要想杨广会怎么做。在原本历史上,杨广是依靠杨素在朝中的庞大势力和军中影响力强行推动.迁都的事情,如今杨素算是在某种程度上被杨广和他一起逼迫着假死了,想来想去,杨广在这件事情能够指望的好像也只他王君临了。

    王君临匆匆进宫,被宦官带到御书房,通报之后,他走了进去,向杨广深施一礼,说道:“臣王君临参见陛下!”

    杨广叹了口气,咬牙说道:“王爱卿,免礼。”

    “谢陛下。”王君临礼节方面一丝不苟。

    但杨广却已经迫不及待的说道:“王爱卿,今天你也看见了,朕想要让我大隋恢复汉武盛世,为了让我大隋越来越强盛,所以才迁都洛阳,可是你看看那些门阀世家出身的臣子官员,他们为了一己之私,强烈的反对朕的迁都之举,你说,朕想做一点事,何其之难?”

    “陛下,所谓挡人财路如杀人父母,陛下要迁都对于关陇贵族为首的门阀世家无疑于在一定程度上断了他们的根基,这比挡了他们的财路还要严重,所以他们反对,臣反而觉得这很正常,如果没有人反对,恐怕事情就严重了,陛下就要防范他们是否有不臣之心了。”

    杨广闻言,脸色微变,叹了口气,说道:“朕其实也知道这些,而且也有心理准备。”

    顿了一下,杨广再次咬牙说道:“只是朕还有很多大事要做,而在做这些大事之前,必须要先迁都洛阳,让朕不再被关陇贵族所制,完全没有了后顾之忧,才能去做那些大事,所以朕等不及了,朕必须要近快将迁都之事在朝堂上通过,王爱卿可有良策。”

    王君临早就料到杨广会这样问他,心中也早就想好了对策,立刻说道:“陛下,臣自昨日被陛下召见之后,一直再想如何帮陛下顺利迁都。倒是想到了一个办法。”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