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七百五十七章 王君临的布局

    (非常感谢‘cagewell123’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

    居安而思危,越是风光无限,富贵巅峰之时,越要对局势有着清醒的认识,提前为自己布下万全之局,先保平安,再谋发展。

    王君临就是这么布局的。

    自从四年前来到这个时代,得知要生活在堪称是百姓命最贱,贵族最跋扈,皇帝最嗜杀的时代之后,王君临便非常没有安全感,堪称是如履薄冰。

    所以这四年以来,他不但尽可能的不让自己有任何一步差错,而且还要暗中经营自己的势力,不仅仅因为关乎自己的性命,更重要的是,不知不觉中身边自己在乎的人已经不少,而这些人的性命也跟自己紧紧绑在一起,一损俱损。如此重的责任,让已经贵为郡公的王君临更不敢犯错。不仅不能犯错,还要跟那些门阀贵族之主和朝堂里那些老狐狸一样,走一步,看百步。

    西北张掖郡鱼子默、周虎、武三、武四、姜木啷、李祥和苏长青、上官虎、牛进达、李风云等一众武将就是王君临最初的布局,这些人的官职不高但也不低,大多数只是都尉或者果毅都尉,但他们每个人手中都握有军队,这些人将是王君临最大的底牌。

    此外还有西域祁连山中那个几乎已经垄断了西域各国兵器供应的兵器制造厂,这件事情已经被宇文家所察觉,好在宇文家的人贪婪成性,而且对皇帝的忠诚远低于对家族的发展,只想着将这份基业弄到手,并没有传出去。

    除了这些之外,王君临在西北还有两个布局,一个是暗中与陇西李氏达到了某种隐蔽的联盟。另一个便是雍州金城郡黑石山以江湖帮派白蝎帮的名义隐藏的那五千名由突厥俘虏炼成的虫人。

    西北因为最开始是王君临的老巢,所以各种布局最多。再就是在京城的布局,因为在皇帝的眼皮子底下,而杨广猜忌心又很重,所以军队和朝廷王君临不敢有丝毫插手,他的布局便全部在朝堂之外,被皇帝和各个门阀贵族们所忽视的那片天地——民间和江湖武林。

    民间主要是为了挣钱,王君临深知,不管要做什么事情,大到谋反灭国,小到杀人放火,都离不开钱,没有钱就没有粮草,没有钱就没有人愿意跟着你干事,没有钱你就难以和有权有钱的人打成一片,所以才有了靠山酒、明月香水、小雨剧院、丽华香茶,当然其中小雨剧院远不止是为了钱,不知不觉中王君临已经控制了整个京城乃至整个关中民间的舆论导向,并且正在向关中之外大隋其他州郡辐射。

    而江湖武林的布局自然就是武林公会,最终目的是通过武林公会驱使乃至控制江湖武林上那些武者,这些人聚拢起来绝对是一个让皇帝和门阀贵族们不容忽视的力量,但这些人分散各地,大部分都没什么钱,社会地位并不高,除了参军入伍卖命之外,就是卖身给某个贵族门阀,除此之外便是干那些无本买卖,山贼、马贼、土匪、强盗、淫贼是一部武者最喜欢的行业。

    最主要的是,这些武者普遍有个特点——四肢发达,头脑简单,换句话说就是好忽悠,而这也是当前王君临最看重的事情,最近杨广一直没有给他什么差事,内外侯官府也已经逐渐被他掌控在手中,他便一直忙活着武林公会的事情,武林三榜便是达到最终目的最为关键的一步,目前来看,这一步做的非常好。

    而在京城之外,便是并州的布局,其实就一个人,那就是被王君临非常看好的罗艺,此人在原本历史上隋末唐初一直是个枭雄般的厉害人物,甚至最终在大唐被封国异性王,可惜天生反骨,又太过膨胀,敢造李世民的反,死于他命。

    但如今罗艺的命运因为遇到了王君临和聂小雨而改变,王君临非常相信聂小雨的手段,所以罗艺是他在并州唯一的布局,也是充满了各种期待的布局。当然,为了避嫌,也为了不让杨广猜忌和怀疑,自回到京城之后,王君临便与罗艺没有任何联系,后面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他也不会与罗艺有联系。王君临相信以罗艺的能力,在不信的将来,定会给他一个超级大礼包,说不定会成为他最重要的杀手锏。

    王君临对帝王家向来都是戒意颇深的,更何况碰到杨广这等杀人狂,猜忌狂、偏执狂、自大狂。

    无可否认,眼看着就要成为太子的杨昭与他的交情很深厚,可惜这个马上就要成为史上最胖的太子的人活不了几年,注定是要被活活胖死的。王君临曾经问过聂小雨能不能治好杨昭的病,但聂小雨说要耗费不少能源,而且也表示不太愿意,所以王君临思量再三之后,便不想在杨昭身上改变历史。

    所以王君临要主动布局,提前埋设好退路,万一杨广对他有了猜忌,甚至动了杀心,王君临便轻易地抽身而退,带着自己的人逃出京城,远遁西北。当然,他的危险不只是来自杨广,还有其他门阀世家,弘农杨氏、贺若弼这两个仇家就不说了,还有宇文述一家,虽然如今并未撕破脸皮,而且表面上关系还不错,但王君临很清楚,他与宇文家迟早要反目成仇,除非他将祁连山中那个兵工厂送给宇文家。

    除此之外,还有看不见的其他门阀世家对他的敌意,或者因为一些原因对他的杀机。

    而在朝廷之外,还有春秋使者统领的仙隐门,这股力量其实非常强大,而且对他和聂小雨的觊觎之心必然会一直存在,事实上若不是因为春秋使者必须要得到活着的他和聂小雨,春秋使者和仙隐门对他的行动绝不止于已经做的那些事情。

    ……

    ……

    傍晚,王君临看着聂小雨教授香水和罗士信某种计算方法,突然发现几个月的时间,这两个小家伙变化非常大,虽然不至于脱胎换骨,但王君临竟然从两个小家伙身上感受到了一丝深不可测的意味,至少聂小雨此时给两人出的奇怪计算题,王君临几乎一点都听不懂,而这两个小家伙很快就能够说出答案。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