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七百三十三章 夫妻夜话

    陈丹婴哭着摇头:“妾身不辛苦,夫君在外征战,衣食无着,餐风露宿,与敌人周旋交战,经历无数凶险,夫君才是最辛苦的……”

    众人在门口寒暄许久,诉说离别之苦与重逢之喜,萧凤儿和郑生秋不敢在众目睽睽之下拜见自家的圣女,只能是以拜见主母之礼相见。王君临又将罗鬼手一家人介绍给陈丹婴认识,互相见礼之后,正要进府。

    罗鬼手那虎头虎脑的五岁儿子罗士信突然指着陈丹婴身后的一名十二三岁的少女说道:“娘,你看那个姐姐找的真好看。”

    当初在那客船上得知这孩童叫罗士信之后,王君临便留了心,早就让沈光暗中调查过,若没有意外,这小子就是隋末唐初与秦琼并称于世的少年无敌虎将罗士信,这也是他当初要帮罗鬼手且将他们带到京城的原因之一,如今这小子也会被聂小雨亲自调教,王君临很期待他最终会成长到什么地步。

    王君临这才注意到陈丹婴旁边有一名长得极为漂亮的少女,仔细一看不是香水还能有谁,刚才混在人群中给他行礼,没有注意到,此时一看,才发现几个月不见,这丫头长得越发.漂亮了,美人胚子样十足,长大以后绝对是祸国殃民级别的,特别是这小丫头由聂小雨亲自调教,如今小小年纪管着香水作坊,权柄不小,长大之后,绝非是靠脸混的,多半是靠脑子立身的。

    “这是你大师姐。”聂小雨从后面走上来,对罗士信面无表情的说道。

    五岁的罗士信本来是最调皮的时候,但面对聂小雨的时候乖巧无比,立刻很认真的向香水小大人似的行了礼,并好奇的说道:“士信拜见大师姐。”

    香水显然没有想到师父聂小雨会带回一个可爱的小师弟,连忙回了礼,跑过去将罗士信的手牵上,一行人这才笑着进了府。

    沈光、单雄信、萧凤儿、罗鬼手一家等人自有下面人张罗吃饭和住宿的问题,张管家早已吩咐厨子准备好了美食珍馐,王君临踏进后院后,丫鬟们便将美食端了上来,饥肠辘辘的王君临埋头大吃起来,陈丹婴跪坐在他旁边,不停为他斟酒布菜,一脸幸福地看着王君临狼吞虎咽,嘴角的笑容越来越深,王君临一边吃一边与陈丹婴聊着此行的经历。

    不想让陈丹婴担心,以免下一次出行又非要跟上他,也不想让陈丹婴产生诸如心疼,后怕,难过之类的情绪,毕竟他此次并州之行算得上是九死一生,甚至一度重伤昏迷。

    王君临嘴里的并州之行说得很平淡,轻描淡写便将几件大事的过程说完,而且语气很轻松,仿佛自己只不过是去并州度了一次长假,吃得好睡得好,随便转了一圈,便将皇帝交待的大事超额完成了,还立下了大功。

    然而,陈丹婴却非寻常女子,显然并不相信王君临的话。

    “夫君莫哄妾身,那杨谅、高颍、杨素都不是好对付的人,麾下都有十数万大军,夫君带着那么点人周旋其中,还将杨谅和高颍杀了,岂能这般轻松。”

    王君临嘿嘿一笑,说道:“就知道你不相信。”

    陈丹婴眼眶又红了:“夫君在外面受了那么多苦,回来却一字不提,您这样不是令妾身更心疼么?夫君,下次再出门,你再不要阻拦妾身,妾身一定要跟随……”

    说着陈丹婴垂下头又哭了起来,她在京城没有一个亲人,相反还有不少仇人,留在京城纯粹是为了王君临守这个家,王君临离开京城之后,她的日子过得着实孤独,且每日牵肠挂肚。

    王君临苦笑一声,放下筷子将陈丹婴揽在怀中温声说话。心想不管什么时代,女人都是水做的,即使是如陈丹婴这样的破功期的大高手,南华会的圣女这样的女强人、奇女子也是如此。

    陈丹婴眼见影响了王君临吃饭,连忙擦干了泪水,不再哭泣,一边给王君临夹菜,一边说道:“夫君这次立的几件功劳可不小,陛下必然会重赏的,夫君有何打算?”

    王君临心中有数,眨了眨眼,说道:“打算?夫人的意思是……”

    陈丹婴想了一下,说道:“按说夫君年方二十有余便已贵为县公,正是意气风发之时,如今我们秦安公府不大不小也算是一方权贵,若干年后夫君子嗣开枝散叶之后便是真正的门阀贵族,这个时候妾身本不该泼夫君冷水,但妾身听了夫君这般大功之后,心里便一直不踏实,夫君如今已爵封县公了,已经是大隋最年轻的公爵,县公往上便是郡公,郡公往上便是国公,国公再往上呢?大抵是到头了,皇帝不可能给夫君封异姓王,立再大的功劳也不大可能……”

    王君临似乎从陈丹婴的话里听出了一些意思,沉默片刻,道:“夫人的意思是,我应该推掉这份功劳?”

    陈丹婴正犹豫许久,终于点头道:“不错,妾身的意思确实是想让夫君推掉这份功劳,当今皇帝陛下并非是心胸宽广能容人的天子,否则那杨素也不会假死了……”

    陈丹婴说了一大通,王君临已明白她的意思了,不由笑道:“夫人您放心,我知道利害,其实在回大兴城的路上,我已经想到了这一点,决定将这些大功劳全部推给那罗艺。正如夫人所说,我今年才二十多岁,从一无所有到县公,只用了短短三年多时间,虽然各种大功一堆,但人们在嫉妒心之下往往看不到我立的大功,所以朝中已有许多议论,说我从先皇之时就是宠臣,如今也是幸进,功劳立得太多,难保皇帝心中会是什么想法,所以最好是稳于现状,不增不减,如此方是安身之法。”

    陈丹婴还有一个原因没有说出来,王君临自己也知道,那就是自家夫君的神通本事太大了,万人可毒之、可烧之,杨谅可杀之、高颍可杀之,外人眼中杨素可杀之,一件件赫赫事迹,以其被杀之人的身份和本事,王君临能够杀了他们,便拥有杀死了天下任何人的能力。杨广说是天子,是真龙,但杨广自己心中清楚他也只一名是拥有血肉之躯,逃脱不了生老病死规律的凡人,岂能对能够威胁到自己生死的王君临没有忌惮之心,一个皇帝若是对臣子有了忌惮之心,那就已经埋下了天大的祸根。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