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七百一十七章 刺杀(上)

    另外两千骑兵如海啸般吞没而至,从侧面杀进了并州军,并州军右翼率先奔溃,紧接着溃退的浪潮席卷全军,并州军全线溃败,杨义臣趁机命令全军发起猛攻,并州军大败,士兵们互相践踏,争先恐后逃命,丢盔弃甲,四散奔逃,或跪地投降求饶。

    这一战,杨义臣斩敌一万余人,俘敌二万余人,夺取粮食物资不计其数,主将高士山死在乱军之中。

    这一战不但让高颍的四万大军全军覆灭,同时使整个并州的局势开始向不利于高颍的方向发展,被高颍控制的各郡县中有三分之一直接倒戈朝廷,不再支持高颍,而保持观望的郡县则纷纷发表讨逆声明,斥责高颍挟持汉王幼子谋逆。

    ……

    ……

    太原城。

    王君临看着手中的情报,说道:“如王氏这样的门阀大族宗主在自已族内有着皇帝一般的存力,王雄以王隆之弟的身份却掌控着不弱于宗主王隆势力,并且险些夺了王隆的宗主之位,可见王雄人如其名,的确是有枭雄之姿。”

    聂小雨说道:“高颍留在太原的心腹大将董青云麾下郎将于成杰的人.皮面具已经制好,而今晚王雄在春曼院大设宴席……”

    王君临双目杀机乍闪,沉声道:“首先我们必须摸清楚宴会场地的布置,这件事情小雨你还要亲自跑一趟。”

    王君临在王隆面前答应要杀王雄,并非只是一时的决定,在前几天刚到太原城遭遇伏击之后,王君临便知道如王雄这样的人物是很难控制的,所以当时果断将目标改成王隆。而要王隆全心全力和他共谋太原,前提是王隆要完全控制王氏才行。所以必须要除去王雄。

    不过要在太原城内杀王雄,等如老虎头上钉蚤虱,百刀盟乃并州第一大江湖势力,王君临和聂小雨亲身领教过,实力雄厚。更何况王雄麾下的高手绝非百刀盟一家,太原赌坊以那位七杀老人张乾为首的同样有不少高手。

    而且王雄经过多年经营,其麾下生意、产业、财富和武力、人脉关系都已经非同小可。若非他一心想要取代王隆成为王氏宗主,这兄弟二人合力经营王氏,太原王氏恐怕都可能超越独孤门阀,成为天下第一门阀世家。

    ……

    ……

    春曼院是王雄的产业,如今已经是太原第一青楼,气派非凡,特别是四座高楼环回连结的结构是其他青楼无法比拟的瑰丽景况。

    由于春曼院是王雄的产业,要此处行刺王雄,等若要深入虎穴去取虎子,一个不小心露出行藏,将被敌人群起围攻,难以脱身。

    王君临装扮的太原郎将于成杰进入王雄用来待客大厅的时间是经过精心计算的,不但特意来的迟了,而且特意选在狂歌热舞正在进行,且第五道菜上席之前。

    此时酒宴中气氛正热闹,打扮得像彩蝶的十八名歌舞伎以轻盈优美的姿态,踩着舞步像一片彩云般从大门退走之际,王君临倏然现身大门处,背负长刀雄姿英发的气魄,立即吸引厅内十数名宾客的目光。

    歌女从他左右离开,守门的百刀盟好手为他气势所摄,又认出他是太原郎将不敢拦阻。

    偌大的厅堂,左右各有九个矮几,每个后面都有一人,露出中心广阔的空间,作歌舞的场地。

    王雄坐在对正大门的北边,离入口处约三十步的距离。

    王君临仰天发出一阵震天的长笑,朗声道:“王家二爷请恕不请自来,皆因闻知王家二爷在此设宴,便来凑个热闹。”

    王雄立时露出警觉戒备的神色,王雄今晚上宴请的主要客人是太原长史杜若飞,他也大感意外,倏地起立,喜道:“于将军军务繁忙,怎么今日有时间来此?”

    杜若飞只是中等身材,年纪在三十六七间,明显的文人,国字口脸,修剪整齐的短髯,延接鬓边,深目高鼻,双眼闪闪有神,颇有儒雅之气。

    随他来赴会的另外四名太原官员亦从左右两席处起立向王君临致敬,显然王君临所装扮的于成杰在并州身份不低,说是位高权重也不为过。

    王雄虽然心中不喜,但以眼下的并州形势,他也不想得罪于成杰这样的武将,所以他也起立施礼,表现出应有的风度,呵呵笑道:“于将军大驾光临,是老夫的荣幸。”

    王君临环目一扫,发现厅上一小半宾客均曾见过,都是原汉王杨谅麾下官员,如今已经是高颍的属下,这些人都认识于成杰,虽然感觉今晚上的于成杰有些奇怪,但也没有多想,都露出笑容,抱拳作礼。王君临以微笑回报,注意力却落在另两人身上。

    这两人他都认识,而且交过手,一个是百刀盟的盟主宁少宝,一人是太原赌坊的掌控者七杀老人。他们分别坐于王雄身后两席,座位的角度可监视南北两边门窗,他们接触到王君临的目光时,立刻射出凌厉神色。

    此时捧着汤的一众仆役鱼贯入厅,王君临耳际传来聂小雨的声音道:“我已经到位!”

    王君临登时脊骨猛.挺,一拍背上长刀,大步踏前,朝王雄迫去,摇头叹道:“王雄,你是何意,邀请了他们,竟然不邀请本将,你难道看不起不将。”

    本在交头接耳的宾客立然时静止下来,变得鸦雀无声,只有上菜仆人的足音在厅内响起。谁都看得出王君临不只是来凑兴那么简单。

    杜若飞愕然盯紧王君临,一脸的疑惑。

    王雄目光深沉,皱眉道:“于将军这番说话是何意?”

    包括七杀老人和宁少宝在内,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到王君临身上,没有丝毫察觉到由聂小雨扮成的仆人正步进南厅。

    聂小雨自然已经易容装扮,她出其不意点倒一名侍仆后,把他挟到僻静处换上他的装束,趁膳房内人人忙得天昏地暗的一刻,瞒天过海的混在捧菜的队伍中捧起一盘滚热的羹汤上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