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六百八十四章 战争之外的一些东西

    杨素略一沉思,说道:“老臣推荐两人,可其中选一,一个是老臣旧部李子雄,前任江山刺史,现人在洛阳,统帅能力极强……”

    他话没有说完,宇文述立刻反对,“陛下,李子雄资历不足,恐怕难以胜任,老臣推荐代州总管李景,此人武艺高强,统帅能力不亚于老臣,他定能担当此重任。”

    杨广也统帅大军出身,他深知帅将合心的重要,宇文述推荐的李景虽然是名将,如果和杨素不配合,极可能就会导致兵败,他便摇了摇头道:“代州也同样重要,不可临时换将,李子雄朕也了解他,平陈时屡立奇功,就以他统帅幽州之军,宇文化及可为其裨将。”

    杨广当即立断,“立刻赴洛阳传朕旨意,封李子雄为上大将军、岚州刺史,命他即刻赶往幽州。”

    ……

    ……

    这一觉,王君临整整睡了一天一夜。

    醒来的时候,正好是黎明。太阳升起,阳光折射水雾,产生出七彩的光亮。整个山坳被这七彩雾气所包围,就如同是一个充满了神秘,带着仙韵的魔幻世界。

    山缝外,聂小雨依然直直的站在那里,仿佛没有动过一丝一毫。

    王君临伸了一个懒腰,全身酸痛的要死。他走出来,沈光已经在外面等着。

    “我睡了多久?”

    “公爷,您整整睡了一天一夜。”

    “怪不得肚子这么饿。”王君临揉着肚子,自嘲的笑道:“可知道山外面的情况如何?”

    “昨天卑职派在外面的探子来报,日连部和并州的军队已经打起来了。”

    “不错,没有枉费我一番苦功啊!”王君临说着话,看见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萧凤儿端着一碗粥饭向他走来,王君临不等她客气的说什么,便直接将粥饭接过来,两三下给吃了。

    萧凤儿愣了一下,接过空碗欣喜的离开了。

    王君临没有理会萧凤儿,继续问沈光:“现在并州的军队和日连部的人打到什么情况了。”

    “据探子打探到的消息称,几次交锋,日连部人吃了一点亏。不过并州的伤亡也不少,两边似乎有点急红了眼的架势。”沈光笑着回答。

    “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王君临心中同样欣喜,只要并州与日连部的人发生冲突,他的计划已经成功了一半。

    此时,从山坳中传来了一阵香味,令王君临的肚子咕咕直叫。他也不再询问,脚步加快,跑向了篝火处。

    萧凤儿亲自打了一只黄羊,杀了用羊腿熬了一锅肉汤,正笑盈盈的等着王君临。

    ……

    ……

    王君临一行在山里待了三天,也休整了三天,所有人身体和精神才彻底恢复过来。

    三天之中,王君临不断的派人打探消息。日连部和并州彻底撕破了脸,但在高颍和日连部大酋长的有意识控制下,战争规模始终控制在万人以内,这让王君临有些失望。但一想不管是高颍,还是那位日连部的大酋长都不是简单人物,岂能真看不出这一切都是他在背后捣的鬼,只不过日连部的绝大部分族人不知道,大酋长总要让他们将心中的仇恨发泄一下,否则也不好向族人交待,更何况他的独子也死了,虽然正主是王君临,但也需要杀一些汉人给儿子陪葬。

    按理说并州与日连部打了起来,王君临第一个反应就是立刻带人趁机从并州东北方向逃到幽州去。

    可是他忍住了,在他看来,现在还不是一个最佳的时机,而且他还有其他一些想法。

    “公爷,我们什么时候离开并州?”第三天的时候,沈光终于忍不住跑来问道。

    “不着急,不着急!”王君临目光闪动,若有深意的说道:“我总感觉高颍已经与那日连部的大酋长暗中达成了新的协议,或许现在他们之间的战争就是一场戏,甚至是他们用来消耗彼此麾下不忠之人的一场戏。”

    “您是说,高颍和日连部大酋长等着我们出现。”沈光愣了一下,恍然道。

    “正是如此,虚虚实实……嘿嘿,高颍不会没想到我们要逃往幽州的计划,他一定会派大军封锁通往幽州路口。我们现在出去,会中了他们的圈套。我若是没有料错的话,朝廷的大军应该快对并州发起进攻,到时候高颍忙着调动大军对付朝廷的大军,我们再见机行事。所以,现在,我们和高颍比的是耐性。”

    “公爷英明。”

    ……

    ……

    深夜,大隋京城的天空下起蒙蒙细雨,杨素在两百名护卫簇拥之下,坐着马车向皇宫方向疾驶,杨广清除异己,将朝廷和军队控制在心中的这段时间,他也一直在为攻打并州做准备,正如王君临猜测的那样,杨素有着充足的自信攻下并州,因为他在并州内部多年前便有所安排。

    如今他备战已近一个月,从陇右、关中、汉中各地调集的二十万大军已陆续在同州冯翊县集结,明天他就将赶赴冯翊县,正式率大军征讨并州。

    在他出征前夜,杨广又命人召他进宫商谈军务,杨素不得不佩服杨广勤政,白天处理繁重的朝务,晚上又要思虑平息并州之乱,通宵达旦,每天休息不到两个时辰,已经持续了近一个月,这让杨素不得不佩服杨广充沛的精力。

    或许是夜空的霏霏细雨,使杨素的心境也添了几分苍凉,他靠在马车内的软榻上,默默地考虑他们弘农杨氏的未来。

    他已到花甲之年,对家族已经护佑不了几年,尤其他的一些积年老病,这两年有加重恶化的迹象,使他心中充满担忧,他知道自己活不几年了,对家族的担忧使他有一种深深的紧迫感,他必须要在自己离世前,把家族后事都一一安排好,此次想法设法将攻打并州的差事抢过来,便是其中一个重要安排,但不知为何,他隐隐感觉这一次他或许做错了,不应该去担任这个征讨并州的统帅。

    几十年的宦官生涯和对千年历史兴衰的洞察,使他有一种常人难及的远见和睿智,他很清楚自己的家族隐藏着一个很深的危机,这个危机就是他杨素本身,不仅是他功高震主,而且他介入皇室内斗太深,先帝杨坚的五个儿子,其中至少有两个的死与他有很深的关系。

    杨素隐隐有一种察觉,杨广命他为征讨并州的主帅,背后隐藏着一种让他恶人做到底的意图,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杨素已经感觉到了他的命运,并州高颍或许就是最后一只狡兔。

    其实杨素并不担心自己,他已经垂老,在世间不长,立下足够多的战功,杨广刚刚登基为帝,即使为了做给天下人看,也不会直接对他出手。他担心的是自己的家族后代,他们弘农杨氏族人有太多都位居高位,这其实都是仰仗他的羽翼,一旦他逝去,护佑不再,他们也将被打回平庸的原型,可以说杨家败落,是迟早之事。

    败落没有关系,关键是要后继有人,这才是杨家百年不倒的根本,可是至今为止,他们杨家所有嫡系晚辈没有一个出彩之人,本来他的长孙被他一直看好,结果被王君临害死了,这也是他对王君临狠极的原因之一,而且他不杀死王君临,等他死了之后,以王君临的手段,要想灭了杨家并不是什么难事。

    叹了口气,杨素忽然发现,这一次攻打并州,滔天战功好像都没有杀死王君临重要了。

    马车进了朱雀门,不久便停在承天门前,早有宦官在这里等候,领着杨素向太掖殿的御书房而去。

    御书房内,杨广正坐在地图前思考平叛之策,一个多月废寝忘食的帝王生涯,使他已经瘦了一大圈,他本来有不少多年以来想好的宏伟计划迫不及待的要实施,但该死的杨谅和高颍先后谋反,使他很多计划都搁浅了,这让他心急如焚。

    不过任何事情都有利有弊,并州造反刚好让他找到他接下来要做的第一件事情———迁都的大好借口,因为以此可以说北齐旧地不稳,京城鞭长莫及。

    但无论如何,平定并州之造反,是他的当务之急。

    作为一个帝王,杨广不会考虑如何去打仗,这不是他的事情,他需要从更高层面上考虑这场战争,他在考虑有没有必要将这场战争扩大,以举国之兵将并州迅速剿灭,而且他还要考虑这件事情是否会让权倾朝野的杨素对军队的掌控更进一步。

    杨广眸中闪过一丝寒意,他今天要对杨素进行一些试探。

    “陛下,杨太仆来了。”一名宦官在门口禀报。

    “宣他进来。”

    杨广坐回自己的龙榻,片刻,杨素被宦官领了进来,杨素深施一礼,“老臣杨素参见陛下!”

    “杨爱卿明早就出征了,朕今晚还把杨爱卿叫来,深感抱歉。”

    “为陛下分忧,是臣份内之事。”

    杨广点了点头,深深的看着杨素,说道:“朕把杨爱卿请来,是朕有个想法,想听听爱卿的意见,朕想调举国之兵,迅速扑灭并州叛逆,爱卿以为如何?”

    ps:抱歉,今晚上就这三千多字的一更————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