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六百四十九章 三大车人头

    沈光此时额头上已经布满了细密汗珠,恭敬说道:“卑职谨遵公爷教诲,下一次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王君临皱眉沉思,半响后,眸中精光闪动,说道:“汉王杨谅逃出京城一事,现在看来恐怕不止是高颍出力将其救出去,或许杨素也有参与,只是杨素为何冒这么大的风险做此事?”

    …………

    …………

    不用王君临吩咐,内侯官的四名统领已经指挥众人开始将死去的三十多名同伴尸体整理好。又从附近仔细搜查过一切痕迹,将所有证据、证物等蛛丝马迹都没有放过,最后找到了四名控制巨型弩箭的士兵尸体。

    王君临看着三十多名内侯官冰凉的尸体,轻声说道:“自家兄弟地遗体要照看好了,至于这些人……把脑袋都给我砍下来,我们带上去见河东郡的一众文武官员。”

    四外内侯官统领高声领命。

    一切收拾完毕,这里剩余的血水和无头尸体,自然有朝廷的后续人手来进行处理。

    “公爷,昨晚上便得到消息,河东郡府文武官员今日应该会在郡城南门迎接公爷。”沈光忽然想起此事,赶紧说道。

    王君临点了点头,冷笑道:“既然这样,那我们早点去吧!不要让那么多人久等了。”

    众人都是一人两马,托着三十多具同伴尸体轻而易举,不过四百多个骑兵的脑袋是特意找来几辆货运马车装栽的。

    …………

    …………

    河东郡城南门前不止是郡府的文武官员汇聚,两边还有不少看热闹的百姓。

    本来先前还是一片热闹,但随着太守大人派出去的探子带来的一则消息,人群之中先是陡然一静,然后便一片惊呼。

    以王君临如今的身份,以王君临所做的那些大事,那些同样势力庞大的仇人死敌,会派人刺杀他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但是,若刺杀他的人是河东郡的府兵,且动用了守城强弩这样的强大,且绝对不可能出现在城外刺杀点上的器具,那这件事情就足以让所有人大吃一惊,而且此事显然已经不同寻常了。

    此时,城门前郡府官员和当地的贵族豪绅,加上维持秩序的兵丁和小吏,及官员和贵族豪绅的护卫,足有上千人,但此时城门前却一片冷清,或者死寂。

    城门那边早已清空出来,百姓们被拦在警戒线之外,满脸震惊地看着南来的这一行队伍,看着这些人身上带着的血,看着一些马上伏着的尸体,看着挺直后背,骑在当头第一匹血红色的高头大马上那位天下有名的绝世凶人,大隋最年轻的公爵,天子派来的钦差大人。

    之前只是听探子来报,此时亲眼看见尸体和血迹,所有人一片哗然!

    这两年以来,王君临的凶名和他的事迹早已传遍天下,而且正和所有的传奇人物一样,故事的人物原型已经严重脱离真实情况,甚至很多百姓都一直以为传说中毒死和烧死十数万突厥人与吐谷浑人的毒将,是一个头生两角的魔怪一般存在,至于如妖术一般的毒术,或者会施展放火法术等等各种说法,就更不用说了。这也是这么多百姓跑来看热闹的主要原因。

    但想归想,谁也没有想到,随着这位凶人一起来的,竟是这么多的尸体和人头。

    在远处围观的百姓们吓的脸色苍白,一些小孩已经开始哭泣,胆子大的,或者知道毒将从来不杀大隋人的百姓窃窃私语着,议论着,震惊无比,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不知道详情的百姓们都纷纷猜测,一定是在毒将在路途中,遇到了什么凶险的事情,只是百姓中没有人想到,是他们城中的军队去刺杀王君临。

    相比百姓们脑洞大开的胡思乱想,河东郡官员们则是脸色各异,有恐慌不安的,比如除行军长史李志武之外河东郡所有武将,有冷笑不止的,比如一直与李志武不和的太守林宏才,而那些皱眉担忧的大多都是忠于朝廷,担心王君临大开杀戒的。也有脸色难看,一副被陷害,倒了八辈子霉的,比如河东郡府城鹰扬郎将罗艺。

    王君临面无表情的望着那边乌压压的人群,一路过来,很多事情都已经可以确定。

    随着队伍接近,有些胆小的百姓忽然尖声叫了起来,对着王君临这一行马队指指点点。

    王君临不用回头,也知道是什么震慑了百姓们的心神,因为百姓们终于看清了后面那几大车人头。

    王君临神色如常,翻身下马,他身后看起来好不血腥,但他神色中却没有丝毫杀气,甚至脸上的微笑让迎上来的河东郡官员和贵族豪绅们感到如沐春风。

    迎接钦差的礼乐起,众人拜!仪式自有一套程序,王君临配合着和众人回了礼。但整个过程中,王君临将听觉和视觉已经发挥到了极致,虽然已经将这件事情背后大体真相弄清楚了,但是这还不够,他将数百人头张扬残忍的让马车拉着亮于众目睽睽之下,自然是想让聂小雨通过城门前众人看见这一幕时的神色变化,心跳呼吸等变化来判断出一些东西出来。

    太守林宏才和行军长史李志武带着众人向王君临迎了上去。刚才他们已经对王君临的钦差身份行过大礼,此时按照官职来说,太守和行军长史却要比王君临还要低一级,王君临向来谦虚谨慎,所以在两人刚刚拜下时,便将两人扶住,给两人回了礼,并说道:“有劳两位大人远迎了。”

    林宏才和李志武见王君临如此好说话,也是各自松了口气,前者笑道:“钦差大人客气了,下官听说钦差大人在路上遭受刺杀,而刺客竟然是我河东郡府兵,可有此事?”

    说到最后的时候,林宏才故意看了一眼有些不安的李志武。

    王君临仿佛没有察觉到河东郡府太守和长史之间的猫腻,以及李志武的异样,自顾说道:“让太守大人担心了,这件事情牵连甚多,此处人多口杂,我们不妨进城之后再说。”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