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六百四十六章 血鬃马的厉害

    (非常感谢‘cagewell123’和‘书友53293841’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手中的大黑伞是王君临和六名剑侍最后地堡垒,在箭雨之中凄楚可怜地坚持着,如同汪洋大海狂风暴雨中的一条小船,随时有可能被巨浪吞没,只是刹那功夫,他们旁边已经有十数棵树生生被箭雨给射断了。

    眼见一**箭雨竟然射不穿那诡异的大黑伞,山林里又传来几声令人牙酸地强弩上弦之声,还伴随着极其用力的喘气声。

    嗖嗖两道破空声几乎同时响起!

    那种可怕地巨弩再次发射,可以想见巨型弩箭肯定是要射向王君临手中的大黑伞。

    大黑伞的伞面防御虽然变态,但绝对挡不住巨弩,不是伞面会被射穿,而是支撑伞骨的骨架会被强力震坏。

    电光火石间,王君临和六名剑侍身后的树林中射出一枚铁箭,精准无比的与速度快如闪电的巨型弩箭撞到了一起,砰的一声巨响,那枚巨型弩箭直接被射的炸成碎末,铁箭也断成两截。

    王君临当然知道,这是奉他之命隐在暗中的聂小雨以神弓所为。

    不管是神弓射出的铁箭,还是巨型强弩射出的箭,瞬间速度都快如闪电,人们肉眼根本捕捉不到,所以已经从山梁背面上了山梁上的那支人人手持长弓的骑兵,和山梁两侧正在操持巨型强弩的人都一脸目瞪口呆,因为他们压根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知道本来被给予厚望的巨型弩箭好像在半空中自己炸开了。

    领头的将军和几名都尉,想起要杀的目标是那位恐怖的毒将,大隋最年轻的国公。传说中这位毒将身怀各种神奇本领,毒术和放火之术只是其中两个方面而已。现在看来好像传言是真的,刚才那巨型弩箭突然炸开也不知道对方施展了什么妖术,再一看那六把黑伞,这支军队从上到下,不由感到一股寒意,心底更是生出一种他们要对付的是一个怪物的感觉。

    但军队毕竟是军队,而且还是一支百战精锐骑兵,所以震惊之后,这支人数在两千左右的骑兵依然从山梁上俯冲而下,向王君临发起了冲锋。

    但在冲到半山腰的时候,破空声突然响起,之前举手下令冲击的那名将军突然发整个脑袋炸开,一支铁箭直接射碎了他的脑袋,并且将他身后五名骑兵射死,最后还将一匹战马直接钉在了地上。

    刚开始主将便被诡异的射死,而且死的如此凄惨,整个骑兵队伍顿时被吓了一跳,冲势一缓的同时,士气受到致命打击。

    “为将军报仇,继续给我冲,杀死叛贼。”

    但随着另一名将领一声呼喊,这支明显极为精锐的骑兵又再次向王君临和六名剑侍发起了冲锋。

    嗤的一声,这名下令的将领胸口直接出现一个洞,然后他身后六名士兵也被射落马下,重新恢复冲锋的骑兵队伍中传出一片惊呼,速度不由慢了下来。

    “为两名将军报仇,杀!”三名都尉模样的军官齐声大吼。

    “杀!”骑兵队伍齐声喊了声杀,再次发起冲锋。而在冲锋的瞬间,这三名都尉军官速度放慢,瞬间被身边的亲兵围在了中间,从外面看去,根本不知道他们藏在了何处。

    然而,接连三道破空声响起,伴随着三声绝望的惨叫声,这三名都尉连同挡在他们身前亲兵,不管是挡了一名,还是两名,甚至五名,都各自被一支铁箭直接由前往后全部贯通,当场就射死了。

    一支骑兵不管多精锐,主将和副将被射死,三名都尉被射死。这不光是三名主要将领被射死,最主要的是清楚此行目标真正身份的人全部死了。剩下的人只是听命行事,他们的士气岂能不受影响,骑兵队伍本能的慢慢减速,特别是其中几名团主和百人长一脸恐惧的吆喝着骑兵减速。

    而就在这时,一道血红影子从王君临身后的树林中冲出,在王君临旁边停了下来,冲着速度减慢的骑兵发出一声奇异且愤怒的长嘶。

    这当然是被王君临一路上骑着来的血鬃马,之前王君临追踪赵宝光时,特意让它跟在沈光一行大部队走。

    王君临在血鬃马嘶鸣的瞬间飞身上了马背,六名剑侍趁机就要隐入林中,躲开骑兵正面的冲击。不料下一刻发生的事情吓了他们一跳。

    随着血鬃马一声愤怒的嘶鸣,这支骑兵的战马全部变得惊慌失措起来,不再受这些骑兵的控制,左右乱撞,虽然很快便被它们背上的骑兵控制住,但整个骑兵队伍彻底乱套了。

    而就在这时,五百内侯官和沈光带领的六名滞固期高手终于从侧面绕过来,向他们发起了反冲击。

    王君临看了一眼这支骑兵队伍后面的山梁上神色怪异的赵宝光,轻拍血鬃马的脑袋,血鬃马便向前窜了出去,犹如一道血红色的闪电,直接劈在了陷入慌乱的骑兵队伍之中。

    血鬃马所过之处,骑兵的战马再次不受控制,拼了命的往两边狂奔,刹那间便让开了一条通道,有个别性格坚毅的骑兵战意还在,本想对王君临出手,但一方面被自己胯下战马所影响,再加上血鬃马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他们刚刚举起刀,拿起弓箭,一人一马便已经冲了过去,等他们再想找人时,一侧沈光和四名统领带着近五百人已经杀到。

    若是正常情况下,五百内侯官与这支两千人的精锐骑兵正面冲突,前者即使单个武技高强,也必败无疑,但眼前的情况却正好相反。两千骑兵中都尉以上主将和主官全部被射杀,而且死的是那般恐怖诡异,战马又失去控制,过程同样诡异骇人,以致于这些百战精兵也心生恐惧。更何况骑兵在原地乱糟糟打转,即使他们是精锐,十成战力也只剩下一两成。所以这场战斗从最开始已经毫无悬念。

    王君临没有任何障碍的骑着血鬃马冲过骑兵队伍,冲上山梁,来到那赵宝光身前,血鬃马仰天发出一声快活的长嘶,抬起双蹄便狠狠的向赵宝光踩去,王君临一拍血鬃马的脑袋,后者才打着响鼻,踩在了赵宝光身边地面上,生生的踩出了两个小坑。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