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六百零五章 巧破毒计

    众人点头称是,开始分开寻找线索。

    这座庄园能够有一座小湖,显然是富贵人家的庄园,房间内布置讲究,客厅内的墙上还挂有书画一类的装饰,不过不出众人所料,一切干干净净的,除家居用具外没有留下任何东西。

    但王君临却不肯放过任何一寸地方,当众人毫无头绪之时,他却从地上捡起一些茶叶的碎屑,送到鼻下嗅吸一番道:“竟然是我们的丽华香茶,而且是用这该是用华山黄芽叶炒的茶叶,挺直匀齐,色泽黄中带绿。”

    众人听得目瞪口呆,心想也只有自家侯爷才能凭一片茶叶说出这么多道理来。

    单雄信皱眉道:“纵然知道这是什么茶叶,但又能起甚么作用?”

    沈光插口道:“以高颍和邱福的身份,绝不会把茶叶随身带备,该是下面人预备好来孝敬他们的。”

    王君临欣慰的点头道:“没错,这个可能性非常之大,据我所知,这种炒茶在京城只有两间茶铺售卖,是五宝茶社刚刚推出来的三种香茶之一,上市没有几天,很容易查出是何人卖过此茶。若是如此,我们便多得一条线索。”

    众人都听得心服口服。

    众人再巡察一番,没有新的发现后,朝内进走去。

    进入其中一间卧房,睡床罗帐低垂,内里被褥凌乱,应了他们的预料,不但走得非常匆忙,且是在半夜离去。若是在日间,一切被褥便该是收拾整齐。

    众人学王君临般仔细观察时,王君临却已经揭帐坐在床沿,拿起被铺枕头用神嗅吸。

    众人唯他马首是瞻,耐心静候他发言。

    半响后,王君临放下被枕,说道:“这睡帐和被褥都被一般香料薰过,但枕头带着的则是另一种香气,显然女子才喜欢使用的香料,而且薰于被帐上的是采自马尾松的松香,不光是为了好闻,此种松香还有防潮、防腐、驱虫的好处。”

    顿了一下,又拿起枕头闻了一下,说道:“至于枕头上的香气应是从桂花的极品——丹桂花提炼制成的香料,普通人家都花费不起。在京城售卖此等香料铺的也绝不会太多,费一些功夫应该也能够查出来。不过,这香味也不用查了,我们可以追着这种味道去找人。”

    众人面面相觑,能追着味道去找人的,自然只有聂小雨,但这种事情王君临自不会轻易说出来。

    ……

    ……

    京城南边三里处,便是关中大名鼎鼎的渭河,此处有一座横过水面的浮桥。

    两岸处大大小小数十个码头,泊了数十艘各类形式的船舶。船只往来不绝,水道交通频繁热闹。

    王君临和聂小雨、陈丹婴、沈光、景田、叶鹰、单雄信六人坐着一艘小艇在两艘货船间停下。

    由于要让出河道通路,而码头则数目有限,所以船只都是紧贴靠泊,所以他们小船的出现,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王君临瞧往岸旁起卸货物的忙碌情景,有些意外的说道:“此处还是第一次来,没想到这里河运如此繁华”

    景田连忙说道:“这类水运往来能够给朝廷带来大量税收,且能够将不少外地生活之物供应到朝廷,是京城一条经济命脉。”

    王君临点了点头,缓缓扫视众船,大感头痛道:“究竟是哪条船?”

    一夜之间,沈光便已经能过茶叶铺和香料铺查到了线索,果然有人于同时订购了一批特定的香料和这种华山黄芽叶炒茶。

    而最妙的是喝这种茶的人不知道是高颍,还是邱福,亦或是他们一方其他人,分明已经喝出瘾来,或者喜欢上了此类炒茶,但华山黄芽叶炒只有少量存货,所以特意叮嘱茶叶铺派人将茶叶送至这处其中一个码头,再用小艇载走,所以他们才追踪到这里来。

    王君临接口道:“虽是在这里的码头接货,但却可以是转运到这广阔河域上任何一条船。所以,对方才敢让茶铺的伙计来送茶。”

    景田却胸有成竹道:“侯爷,红刀会也做水运生意,卑职也熟知这方面的问题。此处的船大概可分商船、客船、渔船三种。为了防止偷税漏税,由所以朝廷有司官吏对船舶出入检查极为严格,记录详尽。卑职已经派人查过了,看哪艘规模不小的大船,至少在这里泊了两天,但又没有上落客货。如此虽不中亦不远了!”

    王君临赞许道:“不错,这件事情你思虑精密,考虑周到,若是能够找到高颍和邱福,算你立下首功。”

    景田闻言大喜:“多谢侯爷。”

    单雄信突然说道:“会主,侯爷,那高颍既然在太子殿下眼中是反贼头目一般的存在,在下认为对方这艘船必须像我们现下的小船一般是泊在码头的最外围处,因为若被发现,这样可以让他们随时开航逃离。”

    王君临闻言,眼睛一亮,毫不吝啬对单雄信的赞赏,心想能够青史留名的人,虽然最后混的一般,死的很惨,但多多少少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这时,聂小雨突然把目光迅速瞧往不远处的一艘三桅大船,王君临大半心思一直在一般情况下从不开口说话的聂小雨身上,此时顺着聂小雨的目光看去,仔细一打量这艘三桅大船,身体一震,说道:“这艘船特别可疑,看似泊在两艘船舶的中间处,但三艘船上都不见半个人影,与其他船上忙碌的情况大不相同。”

    众人随他目光瞧去。

    只见对岸的其中一个码头处,泊有三条船,中间的一艘比其他两艘大上一倍,只甲板上便有两层,且果然三条船上都不见有人走动操作。

    景田说道:“侯爷,红刀会与这里的税官有几分交情,卑职这就安排,装扮成税官和几名小吏的身份,专查这三条船,很快就可以有结果。”

    ……

    ……

    景田带人去查三条船,王君临带人坐在河旁一所楼房的二楼处,窗外可见到码头上落货的情景,左方不远处就是那三艘可疑的船只。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