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新利彩票 > 新利彩票

第六百章 不速之客

    几句话,既捧了春秋使者,又拉近了彼此之间的距离,进一步建立起沟通的桥梁,由此可见高颍果然不是易于之辈。

    而不等春秋使者说话,高颍叹了一口气,又说道:“我倒不是想长王君临的威风,只是此子手段向来不依常规,千变万化,各种诡异本领和绝艺层出不穷。最主要的是,他身怀绝世毒术,更是让人防不胜防,所以我们才要将他率先除去。”

    邱福又接口道:“杨广生性跋扈,狠毒霸道,绝非民主。如今各个世家门阀大多数都暗中支持大皇子继位,此乃人心所向。若是再能够得到春秋先生的支持,大皇子必是如虎添翼,事后绝不会薄待春秋先生。”

    王君临暗忖终于到主题了,只不知春秋使者会如何回答?

    “本座绝不会出世当官,更不是为了钱财,到时候贵主只要帮我做一件事情即可。”

    ……

    ……

    春秋使者和高颍谈话结束离开之后,王君临便借着夜色的掩护,悄悄离去,回到了侯府。

    春秋使者和高颍联合起来,势力庞大,手下高手众多,他虽然急于给鱼成冈报仇,但也不敢轻举妄动,以免报仇不成,反而打草惊蛇。

    更何况他既然已经探知到高颍在京城的藏身之处,自然是要好好计划一番,确保将对方一网打尽,或者利用此事得到最大的回报。

    ……

    ……

    第二天一大早,秦安侯府来了一位客人。

    一个意料之外又算是意料之中的客人———宇文化及。

    该来总会来,除了父母,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与恨,前天宇文家又是折节结交,又是送重礼,不来找他,才是见了鬼了。

    宇文化及不愧是出身名门,登门的礼仪无可挑剔,先递名帖,再送礼单,管家张晋忠进内院通禀时,他便在门外廊下静静地等着,脸上永远带着温和有礼的笑容。

    王君临接到名帖后长叹口气,然后整了整衣冠亲自出迎。

    按说以宇文化及现在的官职和爵位,还不至于让王君临如此隆重迎接,只不过这家伙背后是宇文述,是整个宇文家族,而宇文述也好,宇文化及也罢,都是喜欢躲藏在暗中毒蛇一般的存在,是那种绝对不能轻易得罪的人,而若真到了非得罪不可的地步,只有尽快彻底铲除,否则后患无穷。

    二人相见,互相行礼,王君临热情地将宇文化及引入前堂,各自坐下。

    王君临吩咐设宴,其实此时才上午时分,上不挨天,下不挨地的时辰,但设宴的重点不是吃喝,而是主人家的态度问题。在大隋,主人家表示热情,不管什么时辰,只要客人登门,通常都是设宴招待。

    趁着府里下人准备宴席的空档,宾主各自落座,开始没营养没意义浪费时间,且极为虚伪的寒暄废话。

    一边说着今天天气哈哈哈之类的废话,王君临抽空不经意似的打量着宇文化及。

    不得不说,宇文化及的卖相很好,英俊潇洒,气质俨然,温润如玉,相比宇文成都在大多数时候都面色冷峻,不苟言笑的表情,宇文化及永远带着笑容,笑容温和,说话时眼睛总是直视对方,很容易让人发现眼中的真诚之意,让人产生信赖,怪不得历史上杨广对他那么信任,直至被后者亲手绞死。

    若不是王君临早就将他为人性格了解通透,甚至连他还没做的事情都知道,肯定以为此人是个温润君子,所以打从一开始,他便对宇文化及保持高度的戒备心。

    当然,一个能够杀死历史上最有争议皇帝的人,不管是任何人都绝不能小觑,即使这个人在杀死杨广之后做的事情很愚蠢,但是后世历史记载大事可信,具体过程细节是根本经不起推敲的,特别是大隋之后的大唐,将大隋的真实历史修改的早已面不全非,说是全部按照唐太宗李世民的喜好编写的大隋历史也不为过。

    不速之客也是客,更何况这个不速之客很危险,客人又是按规矩按礼仪登门,主人也要按规矩按礼仪接待。

    所以王君临也很客气,从门口迎进宇文化及,一直到前堂坐下,王君临只觉得脸上的肌肉都笑得有些僵硬了,很担心当着客人的面忽然装不下去了,是不是不太礼貌……毕竟他在后世时是佣兵、杀手、战士,甚至盗贼,但绝不是说哭就哭,说笑就笑,说偷税就漏税的明星演员们。

    没办法,这家伙的历史太恶劣了,名声比茅坑里垫脚的石头还臭,跟这种人来往,不得不打起十二万分的小心。

    冗长的废话过程结束,府里下人也将酒菜准备好了,王君临笑着举杯敬酒,宇文化及急忙回敬,二人互视,大家都笑得很真诚,仿佛突然在自己的人生中发现了一位可以共奏高山流水的知己一般,各自开怀不已。

    “早闻秦安侯为当世英杰,为大隋社稷立功无数,如今更得太子殿下看重,来日必然会调入三省六部重用,或者派往边疆镇守一方,若干年后秦安侯拜相封王亦是情理中事了。”

    这种事情听听就过了,谁要是当真谁就会蠢死,王君临打着哈哈,谦虚了几句,目光充满期待地看着宇文化及,真心希望这家伙能赶紧步入正题,没营养的废话说几句就差不多了,不能没完没了,大家都挺忙的。

    在王君临期待的目光注视下,宇文化及和煦的笑了几声,然后缓缓地道:“……中秋将近,天气渐渐转凉了,眼看冬天要来了,据说城外老君观长风道长掐算过,说是今年入冬早,下雪也早,明年我大隋又是一个丰收年,实在是可喜可贺……”

    王君临垂头盯着手里的酒杯:“你他妈,废话说不完了是吧…………”

    浪费别人的时间等于谋杀,如此说来,自己已被这家伙捅了好几刀了……他今天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与独孤家商议香水生意的具体运做,还有召集自己手中各方力量对付高颍与春秋使者的联手。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