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五百九十七章 又是一个陷阱

    独孤武都眨了眨眼,点头:“孩儿明白了。”

    独孤长苏想了一下,又说道:“如今陛下被西域妖人所害,昏迷不醒,汉王杨谅被囚禁。看似太子登上龙椅已经是十拿九稳的事情,但不少人却忘记了前太子杨勇,而高颖已经消失了一年,这一年时间高颖做了什么,没有人知道。”

    “最主要的是,因为太子性格果断强硬,不少世家门阀其实一点都不想让太子主掌天下,所以如今依然是二子夺嫡之局势,而且因为陛下昏迷,眼看着烽烟方起,不管是太子,还是杨勇,正是大肆扩张羽翼之时,而王君临颇得太子看重,又身怀大本事,正是这个时候太子极力拉拢的人,来日太子登基为帝,以其性格一定会重用王君临,这绝对不是杨素想看见的,而且我听说宇文述对王君临也有所企图。可是王君临出现在我们大隋才两年时间,在朝中并无根基,他虽然手段高明,但毕竟不是他一个人,想要确保身边人的安全,又能够在大隋朝廷上有一席之地,只能找上我们独孤家。因为当今天下,不怕杨素和宇文述的,也只有我们独孤家。总之,对王君临来说,与独孤家建立了纽带,才能保得他的平安,而我们独孤家也的确有实力威慑杨素和宇文述,只要我们独孤家与王君临产生实质的纽带,李素和宇文述才会有所顾忌。”

    独孤长苏这番话很长,独孤武都消化了很久,才将这番话里的意思吃透,随即问道:“可是宇文述与杨素向来不合,而王君临与宇文家从无过节,为何不索性选择与宇文述结盟对付杨素,我听说宇文化及派人送了两大车重礼给王君临,结果第二天王君临便送来了回礼。”

    独孤长苏冷笑:“所以老夫说王君临这小子聪明的很,武都你别忘了,王君临一身本事只要是皇帝都绝不会忽视,更何况太子野心勃勃,更需要王君临这样的人才为其扩大疆域,所以太子只要一登基,他便会被起复,但他若是与宇文述关系太过亲密,以太子的疑心那就成了另外一种结果,而且老夫断言他若这样做了,那这辈子算走到头了,太子不会容许他活下去,因为他神通本事实在是太大了。这一点,王君临清楚,朝中几位重臣和各个门阀世家之主或者也清楚……”

    “可是他们与我们独孤家结盟就不会被太子所忌惮,因为我们独孤家从不插手军队的事情,太子殿下才不会忌惮我们。”

    独孤武都皱眉道:“爹,王君临如此大的算计,香水买卖有必要跟他合伙吗?”

    独孤长苏展颜笑道:“为何不做?王君临这样的人,连老夫都看不透他最后能走到哪一步,武都你要记住,对前途不可限量之人一定要客气,独孤家三代鼎盛,权势无加,然则盛极而衰,须有居安思危之念,来日若有危难,能救咱们的,只能靠这些年独孤家结下的善缘了,王君临之前锋芒太盛,结下不少死仇,自出现之后,便一直有人设下各种圈套来杀他。如今王君临已经醒悟,这半年以来四处结善缘以自保,比如靠山王,韩大将军,长孙大将军,裴世矩等等。但是反过来说,王君临也是独孤家结下的善缘之一,更何况……”

    曲指弹了弹香水瓷瓶,独孤长苏笑道:“更何况,我们独孤家虽然富可敌国,但花销也大,光是每月给太子所用便耗费无数,我们怎么会跟银钱过不去呢……”

    ……

    ……

    王君临离开独孤府,便被一个人匆匆拦住。

    “侯爷,我是鱼子默的堂哥鱼子文,我父亲中了毒,命在旦夕,求侯爷救救我父亲吧!”来人直接跪在王君临眼前,哭着说道。

    王君临闻言,吃了一惊,拦路的人他在第一次带鱼子默来京城时见过一次,是鱼俱罗的一个孙子,而其口中的父亲名叫鱼成冈,是兵部的一名正六品官员。因为鱼俱罗的关系,王君临也曾经亲自拜访过,而且逢年过节便派人送上一份礼,只是因为他的仇人太多,对方有所顾忌,对他并不是很热情,所以来往并不是很多。

    但不管怎么说,看在鱼俱罗和鱼子默的面子上,绝对不能见死不救,而要救中毒之人那真的是救人如救火,慢了一步,说不定就迟了,王君临给沈光吩咐了一声,血鬃马便如箭一般窜了出去,沈光一行所骑战马也是难得的良驹,但哪能追得上血鬃马。

    来到鱼成冈的府邸附近,王君临却和血鬃马从一处无人巷子里面窜了进去,等他出来时,血鬃马已经不见,不知被他藏在了何处。

    王君临并没有正大光明的去亮明身份救人,而是绕往宅后去,因为他隐隐感觉这件事情有些不对。

    果然,他来到鱼成冈府上后院时,心中暗叫不妙。

    凭借近乎变态的听觉,他顿时听到鱼成冈府内外潜藏了不少人。

    而且附近的几座房舍,均布有暗哨,监视鱼成冈府上的动静,反是鱼成冈府上本身死气沉沉,像宅内的人早迁往他处,只余几点灯火。

    王君临顿时心中凛然,因为眼前的布局分明是个陷阱,还似是针对他而设的。鱼成冈虽然对他有些意见,但绝不会设局杀他,而且鱼成冈也没有这个势力和实力。

    突然,一连串剧烈的痛叫声从墙内隐隐传出。

    王君临心中暗叹,不管是不是陷阱,他都要进去看一看,万一因为自己害怕而让鱼俱罗的儿子被毒死,他下次再见到鱼俱罗和鱼子默怎么向二人交待。

    此时他已找到如何避过暗哨耳目的路线,从小巷贴地窜出,到达鱼府后院墙脚处,才贴壁翻入宅内。

    鱼成冈与王君临虽然只说过几句话,但王君临还是记住了,此时虚弱的声音从正屋卧室中传来道:“我快要死了,我父亲一定会给我报仇的。”

    ps:三更送上,求捧场,求月票,求推荐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