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五百九十四章 真凶(下)

    殿内传来一阵窃窃私语,不少人对着这边指指点点,只是议论的内容,让听觉灵敏的王君临无意中听了一阵发蒙。另一边章豫王妃正向杨暕哭诉,杨暕脸色铁青的望着王君临,可是眼睛深处的意味难以捉摸,而且看向豫章王妃时的目光似是有些让人难以察觉的遗憾。

    “我知道了。”听完那护卫首领的话,王君临点了点头,走到那侍女面前。

    那侍女抬起头,面对传说中的绝世凶人,目光躲闪,有些不敢看他。

    王君临看了一眼陈丹婴,后者轻轻给他点了点头,王君临心中已经有了数,突然伸手捏住侍女下巴,从其嘴里面喂了一个东西,那侍女咳嗽一声,将东西咽了下去,一脸惊恐的看着王君临,后者这才看着她直接说道:“我给你说两件事情,第一,今天这件事情之后,你肯定会被灭口。第二,刚才我给你喂的毒药除了我之外,天下无人能解。你若是告诉我是谁指示你给香水里面下毒,并栽赃陷害我夫人,我便给你解毒,而且等会你就跟我走,我全力保你一命。”

    从王君临给侍女喂毒,到他说出这一席话,没有任何停顿,众人目睹整个过程,无不一脸愕然,然后便是长久的安静,不少人心中生出寒意,这位果然手段高明,这种情况下,此女除非是死士,否则必然会说出真相。

    “大胆!竟然当着章豫王爷和王妃的面给其侍女下毒,你好大的胆子。”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有一道尖利且带着恐慌的声音响了起来,刚才开口的杨嵘夫人指了指王君临,又指着东宫禁卫说道,“你们还不将冒犯王爷和王妃的王君临拿下!”

    东宫禁卫却没有理会他,而是看着杨暕和其王妃,其她不少人则是一脸愕然或者一脸怜惜,亦或着用看白痴的目光看着这位越国公杨素仅余的嫡孙杨嵘的夫人。

    “此地无银三百两。”王君临也不问那侍女了,突然抬头看着杨嵘的夫人冷冷的说道:“本侯不认识你,但本侯却知道你反应过激了,这分明是心虚的表现啊……”

    “我……我没……”杨嵘的夫人长大嘴巴,脸色变得苍白无比,身体摇摇欲坠。

    那侍女突然又说道:“是杨夫人之前偷偷给了我毒药,让我放进香水里面的,求侯爷救命。”

    扑腾一声,杨嵘的夫人直接摔倒在地,站在门口的杨嵘一脸愕然和恼火,想说什么,但根本就不知道该说什么。

    大厅内无数人一脸惊叹的看着王君临,这位秦安侯,还真是————手段果然厉害啊!

    一进来,便以雷霆手段弄清楚了事情的真相,找到了真凶。

    章豫王妃和杨暕看着杨嵘夫人,一脸难以置信和狠毒,这件事情的逻辑并不难梳理清楚,因为所有人都知道杨嵘的那只手臂是王君临砍的。

    “老爷和老夫人来了!”

    便在这时,门外有独孤府的护卫声音传来,独孤武都已经飞快的迎上去,将这边的事情简单的给独孤长苏和一名有着一头银发,但面色白皙红润,看年龄才三十来岁的美丽妇人说了一遍。

    因为最近和独孤门阀交集比较多,特别是要合作香水生意,所以王君临特意让沈光全面收集了一下独孤家的各种信息资料,里面提到独孤长苏的夫人麻夕颜来历极为神秘,不同于寻常门阀大族的女子,麻夕颜很少和外人有交集,据说独孤家后院有一个道观,此女常年在里面修行。

    独孤长苏走进来,问着王君临点了点头,瞪了一眼独孤明月,而那独孤长苏的夫人麻夕颜却是目光如电,深深的看了一眼王君临,然后走过去拉着陈丹婴的手,不知道说了什么话题,让她满脸通红。

    “豫章王殿下,这两个涉嫌刺杀豫章王妃的刺客如何处理,我独孤家便不插手了。”独孤长苏对着杨暕面无表情的说道。

    杨暕讪讪的笑了一下,说道:“舅爷说的是。”

    “来人,将这贱婢拉出独孤府处死,至于杨夫人,杨嵘你自己给本王交待吧!”杨暕说完,便转身寒声下令。

    “且慢!”王君临突然出声将杨暕带来的东宫禁卫拦了下来。

    “王君临,你敢阻拦本王行事。”杨暕神色顿时变得阴沉,盯着王君临咬牙切齿的说道。

    王君临看了他一眼,说道:“此女竟然陷害我夫人,这件事情我还要进一步彻查,所以此女我先带走了。”

    说完,他一挥手,大厅外沈光便带人进来,押着那侍女往外走,王君临向独孤长苏行了一礼,说道:“独孤伯伯,还有婶婶,晚辈和夫人先告辞了。”

    独孤长苏好似没有看见王君临与杨暕之间的争执,冲王君临点了点头,说道:“贤侄有事,请自便,武都替我送送君临。”

    独孤武都答应一声,王君临和陈丹婴正准备转身往外走,独孤长苏的夫人麻夕颜突然说道:“我和王夫人相谈甚欢,王夫人不如今晚上留下陪我聊天。”

    王君临大为意外,他转身看了一眼同样一脸惊愕的陈丹婴,心想这种事情却是没法拒绝,只好说道:“夫人,要不你今晚上留下陪婶婶聊天。”

    陈丹婴转身向麻夕颜笑道:“晚辈乐意之极。”

    出乎王君临的预料,他强势的带走那名侍女,杨暕虽然愤怒,脸色很难看,但竟然没有再继续纠缠和阻拦,这反而让他心中有些疑神疑鬼,因为这不符合对方的性格,而且他发现杨嵘也没有因为自家夫人参与刺杀豫章王妃而有太大的惊慌。而且杨暕和杨嵘一伙是抢在王君临之前离开的。

    “这贱婢,好大的胆子!”

    “方才差点就被她蒙骗了。”

    “是啊,秦安侯夫人看起来多好的人,想想就不会去做下毒的事情。”

    “不过,你们说秦安侯和他的夫人到底是不是妖怪所化呢?毕竟他们在出现之前,从未听说过从什么地方来的,也没有家人的样子。”

    ……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