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五百八十六章 伤心的独孤明月

    独孤武都在独孤明亮的脑袋上敲了一下,说道:“上到陛下和太子,下到父亲和各门阀之主,朝中重臣,几位大将军,没有人敢忽视秦安侯的存在,你也不想想,不依靠家族势力被陛下和朝廷加封为开国侯的,满朝上下除了秦安侯还有没有第二个。”

    顿了一下,独孤武都看着他继续说道:“你刚刚出山,秦安侯的很多事迹不知道,我也不怪你,但是……”

    “大哥,他是卑鄙小人!”独孤明亮向殿内某个方向看了一眼,冷冷的说道。

    “卑鄙小人?”独孤武都脸上的笑容收敛起来,一字一顿的冷冷的说道:“你可知道父亲这一次能够顺利成为族长,明月前几天顺利从西域妖人手中救出都靠了谁?”

    从未见大哥流露出这样的表情,独孤明亮身体颤了颤,一脸吃惊的说道:“难道都是王君临帮了大忙?为什么没有人告诉我这些事情。”

    “告诉你什么,你从山中一回来,便跟着昔日的狐朋狗友整天待在青楼里面厮混,而这几天朝中局势和族中又遭巨变,我和父亲这几天忙的脚不沾地,谁顾得上给你说。”

    叹子口气,独孤武都看着他,冷冷的说道:“杨嵘那些废物刚才都给你说了什么,你为何会来找秦安侯的麻烦,你一五一十的告诉我,不许有一丝的隐瞒!哼,玩心思竟然玩到我们独孤家身上来了,难道我独孤家就这般好欺负。”

    独孤明月打了一个哆嗦,开口说道:“是,是杨大哥……杨嵘他们……”

    ……

    片刻之后,听他讲完事情的经过,独孤武都看着他,脸上有着难以掩饰的失望之色,说道:“那位剑神前辈是一代传奇人物,是世间发现唯一超越破功期的高手,当年若非他欠我们独孤家一个人情,又怎么会收你为徒,可想父亲和我对你寄予怎样的厚望,没想到你竟被如此拙劣的手法刺激的冲昏头脑,你太让我失望了!”

    “大哥,杨大哥他们……”独孤明月刚刚开口,独孤武都便挥了挥手,说道:“杨素如今虽然风光一时,但他手伸的太长了,特别是军中上下门生故旧太多,所谓物极必反,更何况是这等之事,以后你不要和杨家的人走太近,以免太子殿下多想,给家族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独孤明亮听的目瞪口呆,若有所思,但还是有些不服,说道:“杨家的事情暂且不说,那王君临到底做了什么事情,竟然害死了杨嵘的两个哥哥,又砍了杨嵘的一只手,为什么还没有被杨老国公给杀了。”

    “哼!杨素不是不想杀了秦安侯报仇,而是一只做不到而已!看来我要给你好好讲一讲秦安侯的事情才行……”

    听大哥将那王君临的事迹简单的一一讲出来,不多时,独孤明亮的脸上就露出了震惊之色,再次向某个方向看了一眼,心想那人竟然这么厉害?但紧接着他想到了什么,眼睛变得明亮无比,说道:“那正好,我要是向他挑战,打赢了他,是不是我就可以名震天下。”

    这一次独孤武都没有说他,而是笑道:“你若真有这个本事,我和父亲都不会拦着你。”

    ……

    上一次来的时候没有细看,趁着宴会还没有开始,杨昭带着王君临离开主厅,在四周转了转,发现这天下第一门阀世家的府邸,将一片天然小湖囊括在其中,占地极广,规模宏大。一眼瞧去,林木间房舍星罗棋布,气象万千。

    而用来待客的前堂不仅面积大,空间高,装饰华丽,其气势甚至能和皇宫内的殿宇相比。中央六根沥粉蛟蟒金柱直上屋顶,天花布满纹雕,中央的藻井是二蛟争珠立体浮雕。其他家具、挂饰均非常讲究。

    而为了今晚上的宴会,在待客的前堂前方广场正中,特意搭着一座庞大的鳌山,高结彩栅,遍悬奇巧花灯,不下万盏之多,辉煌炫目,照得内外明如白昼。

    此时到贺的宾客车马依然络绎不绝,府内处处张灯结彩,婢仆全体出动,招呼来客。锦衣绣裳的侍女端着各种精美食物和美酒香茶各处穿梭。美酒自然是近日京城盛行的靠山酒,而香茶正是丽华香茶。

    此时杨昭接到一名心腹禀报,苦笑一声,对王君临说道:“王兄,我那弟弟要过来,到时候见了我免不得要说一些怪话,丢人现眼,所以我便先走了。”

    杨昭说完,也不待王君临回话,便匆匆离去。王君临想起性格张扬嚣张的豫章王杨暕与杨昭心慈仁厚的性格完全不一样。不由冷哼一声,心想杨昭和杨暕明明都是萧皇后生的娃,区别怎么这么大呢!

    ……

    ……

    “小姐,小姐,秦安侯已经来了。”独孤府后院一座精美秀丽的绣楼中,独孤明月正在两名丫鬟的伺候下穿衣打扮,一名长着一张娃娃脸的俏丽丫鬟突然跑进来说道。

    独孤明月顿时一脸欣喜,蹭的一下站起来,说道:“他来了吗?此时在什么地方?我去找他。”

    说着话,她就要往出跑,被大惊失色的丫鬟赶紧给拉住了:“小姐,秦安侯在宴会主厅那边,你这样过去老爷和夫人肯定会责怪的。再说……”

    丫鬟欲言又止,独孤明月停下说道:“父亲病还没有好,没有人会给他说,气他老人家的,只是娘亲那里……对了,你刚话没有说完,再说什么?”

    丫鬟小心翼翼的低声道:“秦安侯是带着夫人来的。”

    “什么,夫人……不可能,我早就打听过了,他一直未娶妻的,一定是你听错了。”独孤明月一脸不想相信的样子,使劲的摇着头。

    “小姐,我特意去问的,秦安侯带了一位女子前来,言称就是他的夫人。”丫鬟看着自家小姐,小脸上满是担忧。

    “不可能的,他明明没有娶妻,怎么会有夫人。”独孤明月一脸的失魂落魄,“不行,我一定要亲自去问一问。”

    “小姐,你慢点,等一等……”话音未落,她已经跑了出去,小丫鬟赶紧追了上去。

    ……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