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五百七十章 权力的妙用和出狱

    (非常感谢‘孤勇英雄’和‘牧笛狼烟’、‘有钱看正版’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彭松则面色微变,沉默少许后,恭谨行礼应道:“臣不敢,臣只是以实说事,以理服人而已。”

    彭松则很清楚这件事情关乎到自己和家人的生死,所以表现的极为强硬,寸步不让!

    “汉王带西域妖人波多法王入宫,谋害父皇,人证物证俱在。”杨广盯着彭松则的眼睛,平静异常的说道:“彭松则,你要不要本宫将人证物证传上来,让你看看?”

    彭松则知道,既然已经开了口,便犹如开弓无回头箭一样,只能咬着牙继续下去,此时叹息一声应道:“请问太子殿下,那妖人波多法王何在?”显然他也得到消息,东宫并未抓住波多法王。

    杨广脸色微变,昨晚上计划唯一的失误便是让波多法王跑了。如今没有此人在手,便会让他所定性的昨晚上宫中发生的事情缺乏一定的说服力。

    但紧接着,他突然发现自己此时和彭松则在这里对质,在这些细节上纠缠,本来就是失策。他应该从最开始便让人直接将彭松则拉下去,让其没有机会说这么多扰乱人心的话。

    想到这里,杨广看着彭松则,皱眉说道:“彭松则,本宫怀疑你暗中与与谋害父皇的妖人波多法王和汉王勾结。”

    杨广说到这里的眼神渐渐寒冷起来,一股莫名的强横阴冷气息,开始随着他口中地话语而散发而出,使得殿中所有的臣子无不心中凛然。

    “兵部侍郎彭松则,勾结谋害父皇的波多法王和汉王,来人啊…………将他押入狱中,以待后审!”

    此言一出,满殿俱哗。诸位大臣心知肚明,在涉及皇权地争夺上。从来没有什么温柔可言。尤其是彭松则今日异常强横的指出昨晚之事另有原因,甚至隐隐暗指太子才是谋反之人。这种情况下,太子必然会选择最铁血地手段压制下去。

    空旷的大庆殿内,所有大臣鸦雀无声,看着那几名太监扶住了彭松则地双臂,同时余光瞥见含元殿外,影影绰绰地有很多人在行走,应该是已经被太子殿下所控制的宫中侍卫。那些带着短直刀地侍卫神色冷厉,带有杀气,所有的大臣们知道,今日弄个不好,只怕便是个血溅含元殿地血腥收场!

    彭松则惨笑一声,没有做丝毫挣扎,任由身旁的太监缚住了自己地胳膊,该自己做的事情已经做了,接下来就看天意了。

    太监们半搀半押的扶着彭松则往殿外去,殿外一身杀气地侍卫们正等着。

    杨广微微松了口气,这些汉王的人终究是怕死的,不敢太过放肆。如今赶紧把彭松则这个不识时务地家伙拖下去,自己坐稳行使监国之权才是首要之事,不过波多法王这个妖人要尽快抓住或者杀死才行,否则这件事情终究不圆满,留有一定的诟病和隐患。

    ……

    ……

    “秦安侯,此次你立下大功,本宫不会亏待你的,眼下本宫只是有监国之权,还不能授予你官职。待将来定会授予你重臣之位,以酬今日之大功。”退朝之后,杨广将王君临留下,笑着温声说道。

    “多谢殿下,这都是臣应该做的。”王君临立刻装作一脸感激涕零且略显激动躬身说道。

    杨广对王君临的反应很满意,点了点头,说道:“你与那波多法王打交道最多,朕便将捉拿这妖人的重任交给你了,本宫立刻下旨给京兆府和城卫军,让他们协助你,务必将这西域妖人找到,死人见尸,活要见人。”

    “臣遵谨遵殿下旨意。”王君临一脸肃然说道。

    ……

    ……

    陈三思一脸和善的将王君临请进京兆府大堂,吩咐下人上了好茶和精致的糕点,两人商议好了抓捕波多法王的相关配合事宜之后,陈三思缓缓地道:“前几日被景田杀死的富商涉嫌与反贼波多法王勾连,按照我大隋律法,本官已经吩咐有司将其一家人打入奴籍,死后不得立碑,不得祭奠……”

    王君临微微一笑,向陈三思抱拳道:“陈大人英明啊!既然如此景田……”

    陈三思接口道:“被景田杀死的人已是奴籍,按照大隋律法,只要自行到官府交二百文罚钱,景田便可被无罪释放?”

    王君临哈哈一笑,再次向陈三思行礼:“陈大人果然手段高明……”

    陈三思却神色复杂的盯着他,长长一叹:“本官这点手段比起秦安侯实在是差远了,这一次景田之事本官前期也是秉公处理,本官出身中等世家,在京兆府这个位置上向来谨小慎微,不敢得罪任何人,还望秦安侯能够理解本官的苦衷……”

    ……

    ……

    京兆府大牢的外部由大块长条青石所筑,由二十多名官差驻守,防卫非常森严。

    王君临站在京兆府大牢外面,沈光带着二十名护卫簇拥在其身后,一行人静静等待着。

    没有等多久,京兆府大牢的石门缓缓开启,在狱卒的相送下,衣裳还算整齐,只是面色有些憔悴的景田慢慢走出牢门,抬头看了看灰蒙蒙的太阳,竟觉有些刺眼,景田眯着眼睛,呆呆看着大牢外的广场,神情怔忪茫然。

    显然,景田自己也没有想到,自己才进去三天,便无缘无故逃出了生天。

    王君临笑了,远远地迎了上去,景田呆怔地看着他,神情中蕴含着浓浓的感激,眼圈刷地一下全红了。

    “侯爷……”

    “出来就好,矫情的话就不说了,给你半天时间将红刀会上下整顿清理,后面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交给你去做。”王君临笑的很温暖,话说的很随意。

    但景田很感动,在这一刻,他心中真正生出了‘士为知己者死’的强烈感觉。

    ……

    ……

    聂小雨带着独孤武都比王君临晚回来一天,直到第二天早上的时候才回来。

    聂小雨的回归,代表着波多法王很快就会被找到。因为波多法王当初用来装扮成道士时,全身上下所用的衣服和鞋袜,甚至里面换洗的内衣,都是哈罗牧丰给他提供的,而其中每一件东西,聂小雨都做了手脚。即使眼下波多法王已经改变了装束,但鞋袜和内衣在这种犹如过街老鼠和全民通缉的情况下也是顾不上换的。

    ps:抱歉,今天坐了一天的车,累的要死,所以晚上只有一更,明天早上还会有两更,非常抱歉————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