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五百六十九章 杨广的野望

    在入城门时,王君临便感受到了京城的紧张气氛,出入城门检查从未有过的严格认真,特别是出城检查堪称是苛刻,门口卫兵比以往也要多两三倍。

    王君临猜测必然与杨广昨晚上带人入宫有关,他心中大体有所猜测,但毕竟只是猜测,他急需知道昨天下午和昨晚上皇宫内发生了什么。

    将独孤明月送到独孤府,本想见见独孤长苏,顺便打听一下昨晚上宫内最终结果,不料一问之下才知道,独孤长苏自昨天下午出门之后一直未归,也就是一直在宫中。

    离开独孤府,正准备找来沈光问一下情况,一辆马车便停在了王君临面前,车帘揭开,张继科脑袋露出来,向王君临抱拳一礼,笑着说道:“侯爷上车吧!在下奉太子之命接侯爷进宫。”

    王君临看了一眼那实力不弱的马夫,点了点头,便进了马车。

    “汉王利用西域妖人波多法王意图以妖术控制陛下,谋反篡国,被太子殿下及时发现,拨乱反正,波多法王本挟持陛下逃走,被天宝将军和东宫数名高手追上救回陛下,但波多法王趁机逃走,而陛下被妖术反噬重伤昏迷,殿下如今已经控制了皇宫,汉王已经被囚禁在汉王府,不说了,我们要尽快进宫。”不等王君临问出来,张继科看了一眼外面的马夫,便主动说道。

    ……

    ……

    汉王勾结妖人谋反,皇帝重伤昏迷,太子拨乱反正。

    此事一经传开,顿时轰动朝野,太子一大早派人召见在京城的所有六品以上官员入宫,商议国事。

    大隋天子大朝会之处含元殿没有因为天子未到而有所变化,依然金壁辉煌。

    太子杨广站在皇帝的宝座之前,心中感慨万千。

    不得不说,昨晚上王君临给他创造了千载难逢的机会,让他向身后的宝座跨出了很大的一步,虽然还没有坐上去,但他相信总有一天会坐在上面,他必将万众瞩目,成为整个天下唯一的主角。到时候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是秉承天意,他必将成为高高在上的皇帝,让所有人都要向他参拜致礼,山呼万岁。

    依照封建皇朝旧例,皇帝重病不能理事,且来不及指定监国之人,自然由储君太子监国,行使一国之主之权。

    王君临和张继科匆匆进宫,避开马夫之后,张继科告诉了王君临一些更隐秘的事情。比如,若不是侯官府大统领侯全德带人死死保护皇帝,且宫内一半侍卫杨广难以控制的话,杨广很可能昨晚上便已经制造出皇帝被妖人波多法王害死的结果。

    一边想着又因为自己让历史发生了改变,或者说让杨坚重病提前,一边步入含元殿。

    此时,文武百官、皇亲国戚、元老宿臣,各依序列,依次入殿。

    杨广站在龙椅的前面,看着王君临入宫,对其点了点头。

    此时所有人虽然都不敢直视杨广,但实际上都在用余光注意着杨广的一举一动,每个人心中都在猜测着昨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真实情况是否是太子所说的那样。

    所以,此时杨广虽然只是微微点头,但依然被所有人察觉了,所有人齐刷刷的转头看向刚进门的王君临,顿时心中生出各种念头,其中大多数人都在想昨晚上的事情多半是与王君临有关,很多人不由想起王君临自出世以来各种手段的恐怖和诡异,不由心中一寒,更有心中阴暗者在想皇帝陛下是不是这位大名鼎鼎的毒将给下了某种奇毒,然后栽赃给汉王和波多法王。

    王君临心中暗骂一声,在众目睽睽之下,一脸平静的站在了自己位置上。

    “按照我大隋律法和历朝旧例,陛下重病难以理事,由太子殿下监国,行使天子之权。”中书省尚书右仆射杨素冷冷的看了一眼王君临,然后见所有人已经到齐,便出班站在最前面朗声说道。

    “没错,太子殿下监国,乃顺应天理朝纲。”右卫大将军宇文述紧接着说道。

    “请殿下监国,稳定朝局。”御史中丞苏威也站出来大声说道,一脸的忠心为国的神色。

    “请殿下监国,稳定朝局。”东宫一系的官兵和部分中立官员齐声说道,王君临自然也从善如流,加入这个行列之中。

    但仍然有近半人站着没有动,而且脸色很难看。这些人一部分是汉王一系的人,一部分是前太子杨勇的人,他们知道一旦今天让太子顺利监国,行使天子之权,若皇帝陛下长时间不醒来,或者直接驾崩,他们必然会倒霉,而且还会是倒血霉,轻则罢官免职,重则下狱斩首。

    杨广阴狠的目光扫过这些人,心想,现在还不是收拾这些人的时候,他正准备装作没有看见这些人,将计划中的内容全部完成,先拿下监国之权再说。

    在这个庄严悲肃,满朝俱静,百官乞求他监国之时,突然一名官员往外行了两步,躬身来到了龙椅之下,高声呼喊道:“万万不可!”

    ‘万万不可’四字一出,朝堂里所有人都惊悚了起来,杨素、苏威、宇文述等人脸沉了下去,杨广神色不变,但眸中杀机闪烁。

    出班之人名叫彭松则,原本是太原府长史,是杨谅心腹中的心腹,是上一次杨坚借长乐宫之事,罢免杨素之子杨玄感,由此人接任兵部侍郎之位。

    彭松则很清楚自己若是再不出来说话,恐怕等着他的就是抄家灭族,咬牙继续说道:“监国之人应该由陛下指定………所以臣以为太子殿下暂不能监国,等陛下醒来之后,再遵循陛下旨意行事。而且昨晚上之事到底真相如何,臣以为也要等陛下醒来之后才能知道。”

    全场死寂一片,落针可闻,无人敢说话,甚至不由自主的将呼吸都屏住了。

    杨广此时却是出奇的冷静,那冰寒且深不见底的双眼盯着彭松则,一字一句说道:“彭松则,你再怀疑本宫!”

    ps:新的一个月,求捧场,求月票,求推荐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