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五百三十四章 被观众轰了出来

    一个年轻公子一脸怒色的冲上台,将那和尚踹倒在地,钵盂滚出好远。

    被踹倒的和尚懵了,“白蛇”懵了,台下的观众懵了,王君临旁边波多法王和独孤陌玉也懵了。

    《白蛇传》的剧情的确很精彩,即使在后世拍成电视剧热度也是经久不衰。眼下台上那几位伶人的表演更是传神,但是,像这位观众这般入戏的……还真是少见。

    显然,他是真的把那扮演“法海”的伶人,当成棒打鸳鸯,让人生厌的老秃驴了。

    几名维持秩序的红刀会大汉连忙走上台,向那位年轻公子的方向跑去,却被四名跳上台的护卫拦住。

    “还请这位公子下去,不要妨碍演出!”负责看场子的红刀会兄弟不是鲁莽之辈,看的出这殴打‘法海’的公子来历不凡,多半是京城中某个勋贵官员的纨绔子弟,不敢轻易得罪。

    那年轻公子也知道自己反应过激,干笑两声,带着四名护卫跳下看台。只是他跳下看台的位置刚好在波多法王和王君临所在,看见波多法王却是一愣,指着波多法王,笑道:“嘿!这有一个秃驴,看这身打扮,看起来比台上的‘法海’更像是法海。”

    “大胆,敢对尊者不敬。”波多法王身后两个座位上的人站了起来,指着那公子厉喝道。

    “你们尊者又是什么东西,我看和那法海一样,都是秃驴,都不是什么好东西。”那年轻公子显然在京城嚣张习惯了,自不会将对方的威胁放在心上。

    王君临仔细一看这年轻的纨绔子弟,有些眼熟,感觉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但一时想不起来。

    “鬼叫什么,赶快坐下!”不等波多法王身后的两个跟班继续说什么,突然后面有观众不满的呵斥。

    刚才正看得兴起的时候,先是这纨绔子弟上面捣乱,如今又有两人站起来,大声嚷嚷,尤其是这两个家伙还坐在第二排,众人的视线都被挡住了。

    都是升斗小民,又哪里知道波多法王是谁,更不会知道波多法王身边坐是独孤门阀三号人物,只知道这两个家伙扰了他们看戏的兴致,纷纷不满的开口说道。

    而波多法王却看着台上双目发光,分明是在想其他事情,此时才回过神来,眸中杀机一闪,淡淡的看了一眼那纨绔公子,正想要做什么。

    “说你呢,还不坐下!”突然,后面又有人呵斥他两个随从。

    并且有人将一只鞋仍过来砸向他的两个随从,能成为波多法王的随从岂能是普通人,虽然背对着,但听到风声,本能的一闪身便躲闪开了,躲闪之后才想走前面是自家尊者,吓了一跳,但一想以尊者的神通,这只鞋子自然不会落在其身上。

    这鞋子准确无误砸向波多法王那光头,本来波多法王有着太多方法可以让这鞋子落不到他身上,结果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王君临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把微型钢.弩,然后便有四根钢刺射了出去,波多法王与王君临可是紧挨着,中间只有一个能够放置茶水和干果的地方,如此近的距离,而钢.弩的速度又是如此的快,且毫无预兆,即使波多法王实力高深,也是吓了一跳,右手在瞬间连连挥动,堪堪将四根钢刺险之又险的挡了下来。只是这样一来,他便没能躲过后面飞来的那只鞋子。

    啪的一声,这位来自遥远西域的宗教人士,那油光发亮的脑袋上出现了一个大大的鞋印,独孤陌玉在旁边看的一脸惊愕。

    王君临和波多法王小范围的交手几乎是瞬间完成,再加上光线昏暗,除了陈丹婴和独孤陌玉身后的一名中年人有所察觉之外,其他人根本就没有察觉。

    “尊者……”波多法王后面的两个跟班也不知道王君临在捣鬼,心脏忍不住狂跳,臭鞋居然砸在了尊者的脑袋上,若非他们是狂信徒,信仰都差点就此崩塌。

    这些刁民,简直是太无法无天了。

    “放肆!”

    “是谁扔的鞋子?”

    这两个跟班转过头对人群怒目而视。

    “打扰大家看戏,还有理了?”那纨绔子弟在前面,眼珠子一转,突然喊道。

    “把他们赶出去!”后面有人大声附和。

    波多法王的两名随从顿时愤怒,但场中的看客比他们还要愤怒,在剧院里大声喧哗,没有把他们丢出去就已经算是仁慈了,居然还敢吼大家,连戏都看不成,那几枚铜钱不是白花了?

    下一刻,两名护卫就被从后面飞来的鞋子淹没了,旁边波多法王、独孤陌玉和他的护卫,以及王君临和陈丹婴也受到了牵连。

    像这种没眼色总是扰人兴致的家伙,众人丢出去过不少,每场都有那么一两个倒霉的,这甚至已经成为了小雨剧院出现之后的传统。

    散发着臭味的鞋子漫天飞舞,虽然以众人的身手鞋子不会落在身上,轻易能够躲开或者一一击飞,但如此情形下,这地方却没办法待下去了。至于杀一些百姓,独孤陌玉和波多法王当然不在乎,只是旁边还有王君临虎视眈眈,所以他们颇有些狼狈的跑了出去。

    “一群贱民,老夫叫人过来把他们抓进大牢!”独孤陌玉有两名厉害的护卫保护,没有鞋子落在身上,但他什么身份,什么时候被他口中贱民如此对待过。

    波多法王脑袋上挨了一臭鞋,但却不见丝毫生气,而是转身看着小雨剧院,说道:“独孤兄,这小雨剧院若是由我们控制,对本座有大用。请独孤兄出面,能否将他们收归到我们麾下。”

    独孤陌玉笑道:“这个简单,便以小雨剧院的人胆敢袭击老夫为由开始,老夫自然有手段让这小雨剧院的主人乖乖送上。”

    旁边那名气息沉凝的中年男子护卫适时上前,对独孤陌玉说道:“三老爷,进去看那话剧之前,卑职已经打听清楚了,小雨剧院是京城黑道势力红刀会的产业,此事交给卑职,卑职自会给三爷办妥。”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