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四百六十二章 朝堂之争(下)

    “放肆,殴打亲王之罪,岂能是你等十三人所能求情,而且你等是陛下之臣,拿的是朝廷的俸禄,竟然为了一己之私为罪臣求情,难道你等是秦安侯的家臣不成。”一直没有说话的越国公杨素终于在最合适时机说出了分量最重的话。

    王君临能够想到寒门十三子求情只会适得其反,杨素岂能不知道,自然会在这方面大做文章。

    “哼,门阀世家出身官员以家族利益为先,朕虽然愤恨但却无法,可在尔等这些贱民出身的十三人心中,秦安侯难道比朕和朝廷还重要。”杨素的这些话可谓是立竿见影,隋帝杨坚即使知道杨素别有用心,但是此时依然忍不住心中愤恨无比,而此时他看过了朝上各派系官员的表演,特别是窦士才貌似代表寒门十三子为王君临求情,更是让他下定了决心,终于挥了挥手,说道:“秦安侯王君临何在?”

    王君临立刻快步上前,恭敬行礼,说道:“臣在。”

    杨坚神色冰冷的说道:“王君临,你可知罪。”

    王君临一脸羞愧的说道:“臣自知殴打汉王犯了重罪,请陛下治罪。”

    杨坚眼见王君临如此态度,神色略微缓和,心想此人不管如何,对朕的忠心总是比那些门阀世家出身官员要好。

    “传朕旨意,秦安侯王君临带人重伤亲王,罪不可赦,按律当斩,但念其对朝廷有功,从轻发落,罢免其所有官职,留在京城府中闭门思过,且罚俸三年。”杨坚略显纠结的大声说道。

    王君临赶紧很配合的流露出感激涕零之色,跪下大声道:“多谢陛下开恩,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杨坚对王君临的反应大为满意,而旁边杨素却一脸不甘,但紧接着想到王君临既然已经失去天子的宠幸,又没有了官职,且又不能离开京都,想要收拾他还不容易。

    ……

    宣布退朝之后,王君临没有等待任何一人,便大步向宫外走去,通向宫外的石阶很长,皇宫门口的守卫依然一个个的板着死人脸,目光锐利的在周围扫视着,避免无关的闲杂人等靠近。

    王君临走出宫门,回头望了一眼,眼睛深处一片清冷,眼前的皇宫在这一刻似乎一切如常,又似乎一切都不一样了。

    经过殴打汉王这件事情,特别是刚才朝堂上那一幕,王君临看清了很多事情。比如,今天若是七宗五姓这样的门阀世家重要人物与汉王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陛下处理起来必然会有很多忌惮,至少绝不敢数度生出杀心。还比如,他王君临若是门阀世家出身,这十三名寒门官员依附于他,皇帝虽然同样愤怒,但绝不会因为此事对他王君临如此态度。

    总之,王君临得出了一个结果——当今天下,不论江湖,还是朝堂,亦或是那仙隐门内,都是弱肉强食。他王君临今天若非还有几份实力和手段让太子殿下看重,让皇帝陛下忌惮,恐怕不管立下多大的功劳,结局都会很惨。

    一代名相高颍即使桃李满天下,在天下士子中名望极高,但说被罢免就罢免,将其削其爵位,贬为平民,不管是独孤皇后,还是杨坚都没有多少顾忌。之所以这样,就是因为高颍不是出自七宗五姓这样的门阀世家。

    相反,今日的杨素所为和昔日高颍有相似之处,同样旗帜鲜明的支持太子,同样把控着朝廷不少大权,同样是权臣,杨坚同样看杨素很不爽,但为何杨素依然稳稳的坐在昔日高颍的位置——尚书右仆射这个相当于宰相的位置。

    这就是因为杨素是北魏谏议大夫杨暄之孙、北周骠骑大将军杨敷之子,出身大名鼎鼎的北朝望族弘农杨氏,甚至是弘农杨氏当今的族长。不说其本身在军中和朝中有多少门生故旧,弘农杨氏数百年经营,不管是在朝堂,还是在军中,亦或是在士林和民间,都隐藏着巨大的势力或者影响力,逼着皇帝杨坚都不敢轻举妄动。

    事实上,在原本历史上,杨广做事霸道,逼死了杨素,让杨素的儿孙生出反意,后来趁着杨广亲自带领大军东伐高丽之时,弘农杨氏举旗谋反,短短一个月时间便聚集了十数万大军,若非杨素儿孙才能不及杨素十分之一,那个时候大隋江山便已经易主。

    可想而知在当今天下,门阀世家的势力可谓是树大根深,枝繁叶茂,足以让皇帝所忌惮。事实上,在原本历史上,隋朝后期,群雄逐鹿,唐公李渊之所以能够脱颖而出,击败各路豪雄,取得天下,其中一个主要原因便是获得了其本家陇西李氏全力支持的同时,得到了绝大多数关陇贵族和山东士族的支持。

    在走出皇宫的这一刻,壮大自身势力和实力的念头已经在王君临心中悄然决定。

    ……

    ……

    此时,未到正午,初春的阳光明媚,温度适宜,站在皇宫正门一侧柳树下,抱着一把宝剑,神色冰冷的犹如雕塑一般美丽女子便成了一道奇异的风景。

    王君临没有想到聂小雨会在宫门前等他,而且还是抱着一把剑的冷酷侠女模样。微微一怔之后,笑了笑,大步的走过去,说道:“你怎么来这里等我了,你长这么好看,万一又引来别人觊觎,想泡你不成,便抢你,结果又被你打了,最后岂不是又让我倒霉。”

    聂小雨面无表情的看着王君临,说道:“从昨天傍晚到今天早上,府中叶鹰他们说的每一句话都被我听到了,被我打的那个人类是一名皇子,一名亲王,我听说你差点被皇帝给抓起来。所以在这里等着,若你真被皇帝抓起来,我便想办法救你出来,我刚站在这里,已经制定了好几个营救计划。”

    聂小雨说这些话的时候没有任何表情,甚至冷冰冰的,但因为知道她的底细,所以王君临硬是从这冰冷的身躯中感受到了一丝温暖,他忍不住上前将聂小雨拥抱了一下,不管聂小雨系统内或者说心里面因为王君临这个举动引起了怎样的反应,王君临便挥了挥手,随口说道:“回家!”

    ps:三更送上,求————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