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三百三十五章 难民营的规矩

    沉吟半晌,王君临一脸头疼的叹道:“眼下粮食的问题先不提,现在当务之急是金城外已经到来的数万难民,既然难民已经到来,便不能放任不管。(最快更新)”

    “刺史大人,下官建议成立难民营,由刺史大人安排心腹之人统一管理,并且动工搭建棚帐,而且难民营里面必须要有个章程,立一些规矩,否则即使没有人暗中作祟,也必生大乱。”

    “什么章程?什么规矩?”王通若有所思道:“搭好帐棚让百姓住进去,天太冷的话就生几堆篝火,另外本官再安排人盯着他们,防止有人串联。”

    王君临摇头道:“这样还远远不够,大灾有大灾的章程和规矩,不能等闲处之……”

    王通看王君临说的郑重,肃然说道:“秦安侯心中有何章程和规矩,还请赐教。”

    王君临点了点头,沉思许久,缓缓地道:“首先,刺史大人要派出亲卫、部曲等信得过的人到城外监工;其次,搭建棚帐要有章法,不能随地乱搭,必须要分区……”

    王通愕然,打断了他的话,道:“秦安侯,不知何谓‘分区’?”

    “刺史大人,金城外是一片荒芜的平原,棚帐可以搭建在平原上,先搭建难民的居住区,这个区里面,所有的棚帐都用来住人,纵横排列,每一排,每一列,必须隔开两丈距离,不妨参照行军扎营时的梅花状排列,其次是活动区,活动区必须与居住区分开,其实就是在居住区外开辟一块空地,提供难民们舒展筋骨以及娱乐等等的场所,第三,要有用餐区,虽是野外,也必须隔出一块用餐区,每日到饭时,所有难民必须只准在用餐区吃饭,不准走出这个区,第四,如厕区,这个是最重要的,在远隔居住和用餐的地方挖建一排恭所,绝对绝对禁止难民随地大小便……”

    王通和一直没有吭声的许敬宗都是当今天下间心智和见识最顶尖那批人,可此时却听的两眼有些发直,呆呆地看着王君临,一脸茫然和懵逼样。uuxs.net

    王君临感受到二人怪异的目光,不由叹了口气,他知道二人目光里的含义,大抵把自己当成了疯子,搭建棚帐安置难民还搞出这么多臭名堂,可是王君临也没法解释清楚,又脏又乱的难民成堆聚集在一起,是最容易感染和爆发传染疾病的地方,若不事先立好章法和规矩,严格把持干净卫生甚至消毒等关口,这些灾民要面对的可就不止是雪灾,饥饿了,不远的将来必有瘟疫等着他们,而且他可以预料到,只要出现瘟疫,最后这个黑锅肯定会砸到他的头上,所以他必须要全力避免此事的发生。()

    至于如何跟眼前这二人解释……王君临决定用最简单有效的办法。

    “刺史大人应该知道下官在医术方面的造诣,下官之所以这么安排是有非常重要的原因!”王君临知道有些事情解释了王通和许敬宗也听不懂,只能这样说。

    王通和许敬宗同时若有所思的点头:“哦……”

    “下官接着说,如厕是最重要的,刺史大人应该派一队心腹官差轮流在居住区内巡弋,若遇到随地大小便者,狠狠重罚,而且要以杀鸡儆猴的那种方式重罚,让所有人都知道,随处大小便是要付出惨痛代价的,任何人如厕只能在规定的区域。”

    王通虽然依然不懂,但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

    眼见说服了王通,王君临暗中松了口气,接着道:“还有就是隔离区,这个区要以栅栏把它团团围起来,与别的区域隔开,并且派人把守,任何人不得妄入,什么人必须要进隔离区呢?就是那种发烧,咳嗽,咳血,皮肤红疹,甚至头疼头晕等等症状,总之,任何一个难民若出现一些不良的症状,就必须在第一时间将他送进隔离区内,请大夫诊治观察,病好了放他出来,病没好绝不准迈出隔离区一步!”

    “还有,派一队人马去晋州城外附近的深山里,采集石灰石……嗯!就是那种白色的,可以刮出粉的石头,采集越多越好,回来下官把它们制成生石灰,难民棚帐的每个角落,每天都必须洒上一些,还有醋,多搜集醋,用火煮沸,让味道飘散在棚帐内外,用餐区外每天用铁锅烧大量的沸水,并准备杯碗,所有难民喝水也必须要到指定的地点,喝指定的水,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喝生水,若有遇到,必须重罚……”

    各种章程和规矩说了一大通,看着王通和许敬宗两人依然有些懵懂的表情,王君临苦笑一声,他忽然有些对牛弹琴的感觉:“这些章程和规矩的原因说来话长,太过复杂。总之,刺史大人要相信下官,这些规矩事关重大,不可儿戏。”

    王通知道王君临的神奇和本事,略一犹豫,满脸凝重地点了点头,说道:“秦安侯放心,这些规矩和章程,本官都会安排下去,并且挑选得力人手去办。”

    “多谢刺史大人。”王君临站起来,深深向王通行礼,表示感谢。

    “秦安侯客气了,这本是本官份内之事。”王通深深的看着王君临,有些意外的说道:“秦安侯,刚才你说话时,本官发现你脸上有一种悲悯之意,世人只知毒将残忍狠辣,却不知道毒将亦有一颗悲悯之心。”

    王君临苦笑一声,摇了摇头,没有接话,而是看着他,道:“下官刚才说的那些,不知刺史大人是否听懂了?”

    王通略有些尴尬的摇头道:“有些懂,有些不太懂,不过本官知道秦安侯的大意是让难民们干净一点,因为不干净会招来很多病,甚至瘟疫。”

    王君临毫不吝啬的流露赞赏之意,道:“不错,刚才下官说了那么多,所有的意思无非就是给难民们立一个讲究干净的规矩,而且是个硬性的规矩,谁若不服,可以杀一儆百……”

    ……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