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三百零九章 追杀(五)

    “薛乞罗就在前边,活捉了他,老子立下大功升官,你们这些瓜怂跟着老子也更有前途!”上官虎猛地回头喊了一句,随即两腿继续加速。(最快更新),

    这些亲兵都是他在飞虎寨的心腹,本是山贼,如今成为官兵,所以成为军官的愿望更为强烈。

    “嗯!”

    “是!”

    “继,继续追!”

    “大当家说的对!”

    一众成为官兵没多久的山贼们连续答应,呼吸声沉重得宛若铁匠铺子里的风囊。到现在还能坚持跟在上官虎身后的,就剩下他们二十几个人了。其余的人要么在追杀溃兵时累垮,要么迷失在漫天飞雪里。

    “薛乞罗在哪儿?出来受死!”上官虎嘴里忽然发出一声咆哮,举起大砍刀,砍碎面前的夜幕。夜幕后,一名薛延佗百夫长被劈飞,尸体顺着山坡滚得不知去向。另一名薛延佗士兵侧着身体招架,手里钢刀舞得呼呼作响。上官虎一刀晃花对方的眼睛,抬起脚,将此人直接踢下了路边的深谷。

    “只杀薛乞罗,其余人不要找死!”众亲兵心中有些畏惧,因为他们身后再也看不到同伴追上来,学着上官虎的模样,刀砍脚踹,将突然被发现的溃兵,一个接一个砍到,驱逐。()

    不知过了多久,他们感觉耳畔忽然一静,上官虎一行陷入了黑暗当中,再也听不到任何哭喊和哀嚎。前后左右四个方向溃兵都逃得干干净净,只有来自北方的寒风,刮过山坡上的枯树,发出一阵阵虎啸龙吟。

    “谁手里还有引火之物!赶紧照个亮!”上官虎被突然出现的寂静,吓得微微一愣。扭过头,朝着二十多名亲兵命令。

    “没,没有!”众亲兵们弯下腰,用钢刀支撑住身体,一边喘息,一边低声回应。“火,火在弓箭手身上。弓箭手,弓箭手都没,都没跟上来。”

    “其他人呢!”上官虎又是微微一愣,这才意识到,自己不知不觉间,已经彻底跟大队人马失去了联系。尽管如此,他依旧不愿意半途而废。咬了咬牙,沉声吩咐,“从尸体身上搜搜,可能身上有引火之物。薛乞罗的估计离这儿也不远了,只要照亮了路,咱们就可以继续追击!”

    “追,追击!”四名亲兵喘息着点头,然后蹲下身,在尸体的身上用手摸索。不一会儿,有人举起个火折子,欣喜地大叫,“找到了,找到了。uuxs.net都尉大人我找到了。”

    “给我!”上官虎快步走过去,接过火折子。随即又蹲身从尸体上剥下一件皮裘,先用皮裘挡住风,将火折子吹燃。随即,又将皮裘直接给点成了一个大火把。

    “跟着我做!”他又低低的吩咐了一句,随即,从尸体上扒下另外一件衣服包住一块石头,点燃,然后单手将衣服甩了个圈子,“嘿”地一声,朝着前方的山路掷了出去。

    “呼——”包裹着石块的衣服,宛若链球般飞上天空,飞出三十余步,然后呼啸着落地。照亮沿途的山路,照亮躲在山路边的十几张毫无血色的面孔。

    “狗贼,哪里走!”上官虎喜出望外,大吼一声,左手从地上拎起燃烧着的皮裘,右手持刀,沿着山路向下猛扑。被火光照亮的那十几张面孔不敢迎战,撒开两条腿,亡命奔逃。

    “站住,站住,有种就别逃!”二十多名亲兵拎起钢刀,紧紧跟在上官虎身后。一边跑,一边还不忘了点燃刚刚从尸体上剥下来的衣服,将临近一小段雪野照得亮如白昼。很快大家将这十几名溃兵屠戮殆尽。

    前方又是一空,四周再次陷入安静,除了他们喘息声和风声之外,再没有其他声音。而不管他们用刚才的方法将火光扔到何处,都再找不到突厥溃兵。

    最主要的是,上官虎和众亲兵已经分不清东西南北,更找不到敌军逃走的方向———他们迷路了。这个事实让上官虎郁闷无比,也隐隐感觉自己可能犯了错误,今天所为不是一个合格将军应该做的事情。

    ……

    ……

    薛延佗部溃兵跑了一晚上,三千隋军也追了一晚上,后者毕竟人少,天亮的时候有近万名薛延佗战士逃走了,并且逃走的大都是没有生病的。

    石风寨西北方向一百里左右,一片广阔的山谷中,被亲兵背着逃到这里的薛乞罗振作精神,带着四百多亲兵开始收拢部队,经过一晚上被追杀,所有薛延佗战士也认识到聚集到一起的重要性,虽然对薛乞罗意见很大,但也不再反对,自发的开始聚集成军,名义上依然由薛乞罗为统帅,由逃到这里的三个头人、两个千夫长和七名百夫长为核心,最终收拢了七千多军队。

    薛乞罗打起精神,正准备说一些什么,好恢复一下自己的权威,突然,耳畔传来了一阵惊慌的喧哗,“敌袭,敌袭!西南边,西南边岔路上发现大队的敌军!”

    “啊!来得这么快?”薛乞罗愣了愣,先惊后喜。惊的是隋军说来就来,喜的是敌军人数肯定不会太多,即使他们如今只有七千多人,只要指挥得当,完全可以将这支隋军反杀,刚好重新恢复自己的威望。

    “敌袭,小酋长,西南方,出现了大队的敌军。”叫喊声越来越急,薛乞罗派出去的一名斥候,连滚带爬地冲上前,疲惫的脸上,看不到半点儿血色。

    “慌什么?隋军追了我们一晚上,即使追上了,也是筋疲力尽,而且我敢以长生天的名义发誓,他们人数没有我们多,甚至远远少于我们。”薛乞罗狠狠瞪了斥候一眼,扯开嗓子,尽量让自己的声音被周围更多的人听见。

    “小酋长,看起来不像是昨晚上追杀我们的隋军,是另外一支隋军,不过他们人数的确不多,不超过两千人。”斥候赶紧补充道。

    薛乞罗一听是一支生力军,吓了一跳,但一听不超过两千人,心中又是大定,在两名亲兵的帮助下,爬上一块巨石,手搭凉棚,朝着斥候所指方向亲自观望。

    ps今晚上三更,求捧场,求月票,求收藏和推荐票————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