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二百三十六章 七彩蜘蛛

    (非常感谢老兄弟‘书友872397’再次万币慷慨捧场,而且成为本书第一个盟主,非常非常感谢。())

    田襄子却只是冷冷的看着,脸色没有丝毫变化,至于墨九寒,王君临已经开始怀疑他还是不是活人,站在田襄子身后竟然一动不动,甚至眼睛都不眨一下。

    最后,这个人用最妖媚的态度对王君临嫣然一笑,旋风般的一轮转舞,人却又风一般的跑到了黑色宫殿之外。

    他的笑,他的舞已足以使王君临失态,只有田襄子仍然神色不变。

    不知什么时候,田襄子又将刚才引得王君临失态的东西放进了怀中,王君临强压下恨不得扑上去将田襄子生擒,然后拷问后者那东西是从何而来的想法,说道:“前辈看见如此女人,居然神色没有丝毫变化。”

    “他如果是女人,我一定会把他留下来的,只可惜他不是。”

    “他不是女人?”

    “他根本就不是人,既不是男人,也不是女人。”

    “他是什么?”

    “他只不过是个人妖。”田襄子说,“是仙隐门中妖宫中的人妖。”

    “听说妖宫中还有一个虫妖。”王君临好奇的问道。

    “你为什么不先看看这个盒子里有什么?”田襄子此时却盯着刚才那人妖放在王君临眼前的盒子皱起了眉头。(最快更新)

    打开盒子,王君临愣住。无论谁打开这个盒子都会楞住。

    在这个盒子里装着的,赫然只不过是一只蜘蛛,虽然这只蜘蛛的颜色是极为稀少的七彩之色。

    但也还是一只蜘蛛,并不稀奇?

    即使这只蜘蛛身含剧毒,但也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为什么妖宫中的人妖会用那么怪异的方法送到他眼前的案几上。

    这件事情实在是太过诡异,王君临心中警惕的同时,却怎么也想不通。

    不对,这只蜘蛛看起来有些眼熟,在后世的时候好像见过类似蜘蛛的照片或者视频。

    “前辈刚郑重其事要晚辈打开盒子。”王君临问田襄子。

    “是的。”

    “这只蜘蛛再特殊,也只不过是只蜘蛛而已。”

    “是的。”田襄子的表情仍然很凝重,“这的确是只蜘蛛而已。”

    “这只蜘蛛即使身含剧毒也不算什么,前辈还是告诉晚辈您刚才拿出来的东西是从何而来?”王君临最终还是忍不住再次问道。(最快更新)

    “一只再毒的蜘蛛在毒将面前当然不算什么。”田襄子说,“可这只蜘蛛若是虫妖蓄养了二十多年的蜘蛛,那就完全不一样了。”

    “虫妖养了二十多年的蜘蛛,这怎么可能,没有蜘蛛能够活二十多年。”王君临愣了一下,极为肯定的摇头表示不相信。

    田襄子的神色更加凝重,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不管是不是活了二十年,这只蜘蛛是可以杀人于无形的凶物。”

    王君临感受到田襄子话语中的郑重,不由眉头紧紧蹙了起来。

    “它是一种符咒种,可以在顷刻之间致人于死地的符咒。”

    王君临闻言,脸色一变,死死的盯着那七彩蜘蛛,再次摇了摇头,他实在难以理解和相信田襄子所说。

    田襄子却继续说道:“所以老夫才说这只蜘蛛是一种致命的符咒。”

    “与这蜘蛛接触的人真的全都死了?真的没有一个人能例外?”

    “有人能够例外。”

    “哦!什么人?”

    “春秋使者。”

    田襄子这次沉默了很久,才死死盯着王君临,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

    王君临神色有些怪异,忽然不说话了。

    因为他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自他来到这个世界之后,除了人类之外,其余所有的生物都对他有一种莫名的畏惧,也正是这种畏惧让他收服了以前从未有人能够骑乘的血鬃马。

    王君临不愿意再想起这件事,因为这件事情实在是太过诡异,太过玄幻了,当然这与他能够穿越时空来到大隋朝相比,就不算什么了。

    王君临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脸上渐渐恢复了平静,摇了摇头不想再说话。

    田襄子盯着他看了很久,冷酷的眼睛里仿佛露出了一点温暖之意,可是声音却更冷酷了。

    “你是春秋使者,所以你不会死。”

    王君临不吭声,好似默认。

    田襄子冷笑:“你为何不敢承认自己是春秋使者。”

    王君临没有理会他,而是突然曲起中指,闪电般对着盒子里七彩蜘蛛狠狠的弹了一指。

    他的中指内是灌注了内家真气的,力道何其大,那七彩蜘蛛瞬间便被弹的炸了开来,四分五裂,体液四溅。

    但王君临却是瞳孔一缩,因为这七彩蜘蛛的血或者说体液竟然是银色的,犹如水银一般,而更诡异的是伴随着七彩蜘蛛炸开,里面飞溅出数十只蚂蚁般大小的小蜘蛛,和七彩蜘蛛长得一模一样,只不过颜色不是七彩而是三彩,身体缩小了数十倍而已。

    这数十只三彩蜘蛛全部落在了那盒子里面,然后便疯狂的抢食洒落在盒子里面的银色液体,那银色液体也是奇妙,竟然没有丝毫渗透到盒子中去,两三息间便被数十只三彩蜘蛛抢食干净,肉眼可见的,这些蜘蛛的身体好像大了一圈,由三彩变成了四彩。

    而这还没有结束,那些四彩蜘蛛开始互相攻击、撕咬,战败的一方很快就会被对方吞噬,而吞噬了同伴的蜘蛛则迅速的长大,没过多久有少部分吃了三个同伴的四彩蜘蛛变成了五彩蜘蛛。

    这个过程一直持续了数十息,到最后整个盒子只剩下两个个头最大的六彩蜘蛛开始互相撕咬,显得非常惨烈。

    又是十数息之后,盒子里面只剩下一个七彩蜘蛛,而且刚才各个小号蜘蛛身体被撕咬时留下的银色液体也被这七彩蜘蛛一一舔食的干干净净。

    王君临目睹整个过程,几乎怀疑自己是在做梦,因为现在的盒子,以及里面的七彩蜘蛛,和最开始那个人妖送进来时没有什么两样。

    而这个过程中,田襄子始终冷眼旁观,没有说一句话,神色表情也都没有丝毫变化。

    以王君临的心境,此时看着那只极为漂亮的七彩蜘蛛,忽然心中莫名的生出惊惧的感觉来,他禁不住伸手将盒子盖住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