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二百一十一章 你想屈打成招

    (非常感谢‘书友10992484’、‘achelless’、‘seespencer’、‘书友微风小小’、‘怪咖ii’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uuxs.net)

    王君临眯眼看了于仲文一眼,淡淡说道:“你想怎样?”

    于仲文眼见王君临根本就没有将他放在心上,特别是看着王君临那满不在乎的表情,心底怒火直直往上窜,将签筒一推,大声喝道:“罢了,罢了,你竟然不肯承认,来人啊!给本官打这个无耻之徒!”

    “打不得!”

    堂上同时有三个人说出这三个字来,其中两位是旁边陪审的大理寺少卿郑青和治书侍御史李少文,他们其实也不知道为何打不得,只是本能的感觉这件事情有些不对,好像王君临在故意引诱于仲文下令打他,好将事情弄大。

    两人出言阻止,让于仲文冷静了下来。

    于仲文想到的是以王君临赫赫毒名,今天又不能将其打杀,但若将其得罪惨了,潜入自己家中,下一把毒弄死自己全家怎么办。

    有了这个想法,于仲文不禁眉头紧紧蹙了起来。

    “料你于老头也不敢打本侯。(uu小说最快更新)”这时,王君临突然一脸不屑的看着于仲文说道。

    大理寺少卿郑青和治书侍御史李少文见此心头狂跳,他们越加感觉王君临是故意在激起于仲文的怒火,前者抢在于仲文之前,忍不住开口问道:“于大人,王君临爵至开国县侯,依我大隋律法除见天子之外,其他人等都可不用下跪,问话时不得随意刑讯,自然是打不得的。”

    于仲文刚刚恢复的理智却又被王君临脸上不屑神色和言语激的火冒三丈,寒声笑了起来,一脸狰狞的说道:“秦安侯对我大隋律法倒是熟悉,但你可知道,我大隋律法中另有十二大罪,是可以不用理会任何人爵位的。”

    王君临紧跟着便说道:“就怕你这老头没有这个胆量。”

    于仲文顿时气的脸色涨红,胸膛起伏不定,脸部肌肉一阵扭曲,咬牙一声厉喝:“狂妄之徒,来人啊!王君临咆哮公堂,事涉科考舞弊案,身犯十二大罪,给本官打!”

    旁边治书侍御史李少文与大理寺少卿郑青见此,互视一眼,前者竟是起身对身旁两位大人拱手一礼道:“人有三急,两位大人先审着,我去去就来。(最快更新)”

    大理寺少卿郑青紧接着便说道:“老夫刚才想起家中有急事,先走一步。”

    两人说完,根本不等于仲文说什么,便转头从侧门快速离去。

    王君临看在眼中,心中感到搞笑的同时,也知道这两个老家伙多半看出自己有意激怒于仲文的意图,亦或是来之前他们背后的大人物交待过一些话,也有可能畏惧于自己的报复,总之是不想和自己结下丝毫仇怨,为此甚至玩起了尿遁?

    来刑部之前,王君临早就通过夜鹰和鬼眼调查清楚了,那位刑部尚书于仲文看似公正廉明,实际上一直与废太子杨勇比较亲近,但是同时又与杨素是姻亲同盟的关系,这里面说不定就有杨素与于仲文私下商量两头押注,等将来不管那一家押对了注,就可以通过这层关系作为桥梁迅速改变立场,保住家族长盛不衰。

    而大理寺少卿郑青出自洛阳郑氏,也是天下间顶尖大族,最主要的是,他是前朝遗臣,与长公主杨丽华暗中有所来往,虽不敢说是杨丽华的人,但彼此之间却是亲近之人,杨丽华前几天特意征求过王君临的意见,要不要她出面给郑青打声招呼,被王君临拒绝,他不想将自己和杨丽华的关系让更多的人知道。

    而那位治书侍御史李少文,却是东宫太子杨广的人。

    这一次科考舞弊案,不管是东宫杨广,还是大皇子杨勇,都算是损失惨重,属于东宫一系的十几名考生全部落榜不说,损失了一个礼部尚书周成言,且带头掀翻了整个科考,搅动整个朝局动荡的是他麾下幕僚许敬宗,算是得罪了一大批的门阀贵族,所以这几天杨广忙着,以各种隐晦的方式告诉各个门阀贵族:许敬宗背叛了他,听命于他老子杨坚。

    而杨勇除了同样十多名属于他一系的士子全部落榜之外,损失最大的却是被其视之为依仗的高颍如今成了逃犯,再也不能光明正大的辅佐和帮助他,而且经此一事,高颍多年积累的威望和名望几乎毁于一旦。

    总之,这位治书侍御史李少文是绝对不会得罪明面上与东宫关系亲密的王君临的。

    王君临看了一眼李少文和郑青离开的方向,莫名一笑,转头盯着于仲文,寒声说道:“难道于大人想要屈打成招不成?”

    刑部尚书于仲文此时虽然隐隐感觉有些不对,但却有些骑虎难下了,眼中也闪过一丝噬厉之色,喝道:“给我打!”

    两根烧火根朝着王君临最脆弱的胚骨处狠狠敲了过来,刑部这些官差做惯了这等事情,深谙快、准、狠三味,棍下无风,却下手很狠很准。

    王君临神色诡异,不动不避,只听咔嚓两声,他腿上衣物颓然碎成数片,不过不是他的胚骨断了,而是两根棍子齐齐从中折断,露出森森然的木茬子来!

    王君临深吸了一口气,让体内无名真气缓缓流转起来,身上的衣裳缓缓飘动,轻轻向前走了两步,将脚下断作两截的烧火棍踢开,冷冷看着堂上强作镇定的于仲文一眼。

    于仲文和刑部一众官差大惊,他们从未见过敢在刑部反抗动手之人,这就犹如在后世你不管多大的官,多厉害的人物,但犯了事进了公安部从没有人还敢反抗。

    此外,刑部官差用的刑棍是特制的,即使是滞固期的高手在这棍下也只有哎哟惨嚎的份儿,但王君临却是破功期高手不说,还是内家真气修炼者,竟然用内家真气不躲不避硬挨两棍,反而将棍子从中震断!

    这一幕吓坏了所有的刑部官差,此时才想起来,眼前这位看起来身体并不强壮的青年,除了身怀骇人听闻的毒术之外,还是军中年轻一代最厉害的武将之一。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