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二百零一章 辛苦耕地的王君临

    (非常感谢‘书友18672397’、‘肥du嘟’、‘孤勇英雄'和‘石湖小鱼’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最快更新))

    “嗯,这调料似乎也不多见。”杨丽华伸出诱人的舌尖,轻轻舔去唇角上的一粒芝麻,有些慵懒的叹息道:“真的很香啊。”

    “开玩笑,若不是与杀阡陌这个西域马贼王拜了异性兄弟,这些芝麻和孜然、胡椒等物还真不容易凑齐。”王君临在心里想着,嘴上却说道:“你若喜欢,我想办法给你送来一些。”

    “嗯!以后凡是你有的好东西都要给我送过来。”杨丽华有些霸道的说道,但她此时的样子却丝毫谈不上霸道,此时她的唇上还满是油腻,鼻尖上还有一抹灰,怎么看着都像是在自家厨房里偷吃的小女孩儿。今晚上这种感觉是她出生以来从未有过的,她感觉是如此的美妙,不知不觉中,使得她对王君临的爱意和感情更加深厚了许多。

    王君临伸手将杨丽华鼻尖的灰轻轻抹掉,在后者绝美容颜显现出娇羞迷人绯红色的同时,张开双臂将杨丽华抱在了自己的怀里面。

    反正另一边烧烤摊子在王君临特意安排下,隔了一段距离,一大片水生丛木恰好档住了那些侍女的目光,王君临以为自己可以水到渠成的将杨丽华揽香入怀,不料杨丽华在屋子里面没人的时候非常大胆,可在光天明月之下,却是面露羞涩尴尬,强行止住了滚落王君临怀里的势头。

    这种情况,王君临自然有的是办法应对,他嘿嘿一笑,拿手帕去湖边沾湿,然后回身坐在杨丽华的身边,盯着她白皙娇嫩的脸蛋儿,极细心地将她脸上其它地方的灰渍柔柔擦去。

    二人离得极近,感受着王君临温柔而专注的目光,杨丽华虽然是过来人,但什么时候经历过这种后世泡妞神技,竟然犹如初恋小女生一样紧张羞涩得不行,双手紧紧攥着襦裙的下摆。(最快更新)王君临发现了她的紧张,心中好笑,拿着湿手帕的手停顿在了她粉颊之侧,目光对望,似乎连呼吸声都开始交织在一起,彼此起伏着,开始混合了频率,逐渐加快。

    心动不如行动,时机终于成熟,王君临二话不说,低头便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口。

    杨丽华顿时心跳不受控制的犹如小鹿一般撞个不停,脸色羞的通红一片,接着却是淡淡失望。只是她的失望还没有来得及遮掩下去,王君临的双唇已经堵上了她准备假意嗔怪的嘴,湿湿的,软软的,香香的,甜甜的。

    两个人渐惭合成一个人

    ……

    虽然有有水生丛树遮隔着,但湖光月色,再加上附近灯笼高挂不少,两人的亲热景象总是会影影绰绰落入另一边侍女们的眼里。这些侍女被杨丽华调教的都很聪明,各自将眼光移开,有的低身去翻肉片,有的背过身假装准备帐篷,有的不知如何处理,只好低下身子,轻唤一声,冒充脚扭了的可怜小女生。

    不知过了多久,湖边的两个人终于呼吸困难地分开,气喘吁吁的,发丝微乱着,看上去倒有几分狼狈,不像是亲热,倒像是打了一架似的。

    杨丽华伸手捋了捋头发。余光瞥了一眼远的侍女们,知道肯定被这些丫头看见了,还是有些不好意思,不由羞恼大作。狠狠地瞪了王君临一眼,心想这光天化日的,未免也太荒唐了些,但唇上此时似乎还残留着些许甜甜的香味,让这独守空房十数年的美丽妇人心头一片慌乱甜蜜交织。

    “怕什么?之前在阁楼里面也没见你这般胆小害羞的。(uu小说最快更新)”王君临小声在她耳边调笑着,手指施出“小手段”轻弹了一下她白莹润美的耳垂。

    杨丽华又是一声轻呼,再也忍不住。摆起小拳头,朝他胸脖上捶了下去。

    “你想要谋杀亲夫了。”这是前世王君临泡妞时早就用腻了的玩笑,但在这湖边对着这位封建王朝的公主殿下说着,却别有一番滋味。

    杨丽华听到‘亲夫’二字,心中莫名的涌出一股心酸之意,二话不说,便冲着王君临的手腕一口咬了上来,王君临手腕一痛,强忍着没有叫唤出口,有些意外杨丽华的强烈反应,苦笑说道:“你又不是属老虎的,怎么狠成这样。”

    杨丽华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将脑袋埋在王君临怀中,没有吭声。

    帐篷早有公主府的仆从搭设好,里面用来休息的各种用具也布置到位,王君临在湖边温从一会儿,便将杨丽华拦腰抱起,钻进了温馨的帐篷里面。

    一夜春帐,自然是**迭起。(因为最近小说屏蔽的利害,此处省略一千字。)

    ……

    ……

    “你让我查那份名单上人的来历和他们徇私舞弊的证据,难道是想将此事禀报我父皇?”**之后,杨丽华犹如猫一样躺在王君临的怀里面,**之后脸上的红晕还未褪去,一双荡漾春水的迷人眼睛中流露着满足之色,右手一边在王君临结实的胸口中画圈圈,一边突然说道。

    “同时得罪东宫和前太子,以及各大门阀世家,这种疯狂的等同于找死的事情我自不会去做的,即使背后有陛下的支持也不能去做。”王君临左手一边揉捏着杨丽华胸口的柔软,一边眯着眼睛说道。

    杨广也好,杨勇也罢,亦或是各个门阀世家,他们想法设法在朝廷里更多的安排自己的人当官,无非就是想壮大自己的势力,而他王君临接下来要做事情在对方看来定然是愚蠢之极,或者说是疯子行为。

    自己是不是疯了,只有自己知道,因为自己知道别人永远不会知道的一些事情。不过不管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是基于怎样的考虑,这件事情还是要好好筹划,其中的分寸把握更是要小心翼翼才行,否则可能会给自己带来极大的麻烦,一不小心招来杀身之祸,也是大有可能。

    “哪你想做什么?”杨丽华发现自己想不明白王君临心中所想,不禁有些气恼,右手狠狠的掐了王君临胸口肌肉一把。

    “我想将这件事情大白于天下。”杨丽华下手很狠,王君临疼的一阵龇牙咧嘴。不过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神色表情有些莫名,隐隐散发着某种只有他自己才能够懂的光辉。

    “我若是不负责监察科举考试也就算了,既然由我负责,我明知这些人徇私舞弊对大隋,特别是对整个华夏危害如此之大的情况下而无动于衷,不去做任何的事情,我自己都会看不起自己的。”不等杨丽华一脸震惊的想要说什么,王君临接着又说道。而且说这些话的同时,他还不忘记报复杨丽华刚才掐他胸口,还之以颜色,左手也使劲的揉捏了起来,引起杨丽华几声喘息和呻吟。

    杨丽华强行压下心中**,他对王君临说这一席话有些吃惊,支起脑袋认真的看着王君临,好像才刚认识王君临似的,半响之后神色有些复杂的说道:“科举之利,只要稍有见识的人都能够想的到,但是愿意全力推动此事的整个天下只有父皇一人。而不计利益得失,愿意做傻事的人整个朝廷恐怕只有你一个人。”

    王君临神色复杂,没有说完,杨丽华说完便将脑袋枕在王君临胸口上,整个人爬在王君临的怀中,继续幽幽的说道:“你不用担心我,我毕竟是父皇的女儿,绝没有谋反之意,最多只是想要杀一些老混蛋报仇而已。我让你照顾的那五个人,在朝廷中安插我的人,包括我让墨老他们做的很多事情,都是为了这个目的,当然也是为了自保。我虽然贵为长公主,但高颍和杨素这些老混蛋想要杀我之心也从未消失。”

    王君临心中怜意大增,右手抚摸着杨丽华光滑如绸缎的背部,以示安慰。一个被自己父亲和母亲联手害死自己丈夫,夺走丈夫家产的女人,心中怎么可能没有痛苦和郁积,他叹了口气,说道:“放心,我会帮你杀了杨素和高颍。相信我,迟则五年,近则眼前。”

    杨丽华紧紧的报着王君临,幽幽的说道:“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我会让墨老他们全力帮你。”

    王君临心中一喜,今晚上最大的目的已经达到,但紧接着又对自己带有目的性地和杨丽华幽会感到不耻,心中不由暗暗发誓,在今后一定要给对方更多的补偿,比如晚上……,另外他一定要想法设法让这个女人得以善终,给她一个好的归宿。

    ……

    ……

    科举秋试已经进入到了第三轮,王君临在这几天中,白天回到考院履行自己的职责,晚上翻墙离开去和长公主幽会,一大早天蒙蒙亮便赶回来。

    今天刚回来,拿起温热的湿毛巾擦了擦眼角,发现最近几天晚上辛勤耕耘,虽然舒爽无比,**迭起,但确实有些疲乏,眼屎都多了起来,不由苦笑着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再细细去看那些趴在桌子上睡觉的考生,心想自己辛苦主要是晚上要喂饱杨丽华这个女人,这些考生的辛苦却是有些可怜。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