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一百八十九章 春秋使者

    (非常感谢‘书友微风小小’、‘书友谷歌’、‘zhenwenchao’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王君临突然心中一凛,因为他感觉到老者看他的眼神有了一些变化,他隐隐猜测对方不知道因为什么,对他也是出自仙隐门的身份产生了怀疑。

    王君临不想在身份方面多说一句话,因为他对老者所说的仙隐门一无所知,在这方面说的任何一句话,都可能露出破绽,而他隐隐明白,对方之所以一直没有想过要杀他,是因为将他误以为同类人。

    ……

    ……

    毫无预兆的,老者右手中长剑,划过一道残影,突然向王君临直刺而来。

    锵!

    王君临早有防备,龙雀刀出手,刀剑精准无比碰到一起,老者闷哼一声,一击未果,突然变招,王君临不敢怠慢,见招拆招,两人又战到了一起。

    王君临知道对手的恐怖,甚至他知道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以来最最为艰难、最为危险的一战,所以一出手就已尽了全力。

    鱼俱罗的春秋刀法,名满天下,说是九式刀法,但每式中又蕴含九招刀法,总共便是九九八十一式连环快刀,一刀比一刀狠。

    不过,自王君临从鱼俱罗处学习春秋刀法之后,还从未有人让他将春秋刀法全部施展完。

    眼下,他一出手间,劈、砍、削、撩等等,犹如羚羊挂角,直接施展出九刀,正是春秋刀法中第一式“乱弦式”。因为他使出这九刀时,对方必定要以剑相格。

    刀剑相击,声如乱弦,所以这一环快刀,也就叫做“乱弦式”。

    鱼俱罗的春秋刀法也不是其本身所创,和眼前这老者一样,同样来历神秘。

    道袍老者接过九式之后,突然想起什么,失声道:“春秋刀法,你是春秋谷的春秋使者。”

    老者神色凝重,是因为自以为猜出了王君临的身份,但手中古剑却依然游刃有余。

    王君临心中震惊,但一脸高深莫测,既不承认,也不否认,神色始终平静如冰面,又是九式刀法快如闪电般施展而出,直接将春秋刀法第三式“断弦式”用了出来。这正是春秋刀法中的精粹,刀光闪动间,隐隐有箭矢离弦的战阵杀伐声。

    王君临在后世佣兵的生活,就让他杀戮甚重,来到这个时代之后,更是杀戮不断,可谓是身死之间身经百战。

    春秋刀法,断人春秋!

    也正因为此,春秋刀法与王君临性格极为契合。由他施展凭空又增加了一成威力。

    王君临能够明确的感觉到,自己的不论在招式,还是内力方面都要比对方弱了至少一筹,且身法也不如老者快。所以,即使对方受了不轻的伤,王君临从最开始便依然隐隐落在了下风。

    刀气纵横,王君临转眼间已施展出四式三十六刀,每一刀施展而出,都像是勇士杀敌,勇无反顾,其悲壮惨烈,绝没有任何一种刀法能比得上,这正是春秋刀法,断人春秋的核心要义,当年有异人将刀法传授给鱼俱罗也正是看中了后者一身浓烈的杀伐之气,想从其身上找到春秋刀法的精髓。

    可是这四式三十六刀刺出后,又像是石沉大海,没有了激起多大水花。等到这时,人纵然还没有死,刀式却已断绝,若是不了解春秋刀法的人,此时便会感觉王君临已经招式用尽,心生懈怠和轻敌之意。

    然而,王君临这一招发出后,刀式忽然一变,轻飘飘一刀竟然以如剑一般刺了出去。这一刺无迹可寻,没有任何招式的痕迹。

    这正是春秋刀法第五式——无影式!

    刚才的剑气和杀气俱重,就像是满天乌云密布,这一刀轻飘飘的刺出,忽然间就已将满天乌云都拨开了,现出了阳光。

    并不是那种温暖煦和的阳光,而是流金铄石的烈日,其红如血的夕阳。

    刚才王君临施展出那种悲壮惨烈的刀法,道袍老者虽然重视,但竟似完全没有看在眼里。

    可是这一刀挥出,他居然失声而呼,道:“竟然学会了第七式,春秋谷中年轻一代也没有几人学会此式……不愧是可以出谷的春秋使者。”

    老者这句话说出口,王君临心中暗自对春秋谷好奇同时,又施展四招刀法,每一刀都仿佛有无穷变化,却又完全没有变化,仿佛飘忽,其实沉厚,仿佛轻灵,其实毒辣。

    老者首次没有正面相击,身形飘忽间,没有还击,没有招架。

    他一边躲闪,一边在看。

    可是这四刀并没有伤及老者分毫。

    王君临很奇怪,明明这一刀已砍准对方的胸膛,却偏偏只是贴着对方的胸膛擦过,明明这一刀已将对方肩膀砍中,却偏偏砍了个空。

    每一刀施展而出的方式和变化,仿佛都已在对方的意料之中。

    王君临的刀势忽然慢了,很慢。一刀挥出,不着边际,不成章法。可是这一刀却像是画龙的眼,虽然空,却是所有转变的枢纽。无论对方怎么动,只要动一动,下面的一刀就可以制他的死命。

    道袍老者神色终于变得凝重一片,他鬼魅一般的身法首次收敛,一动不敢动,因为他知道,他若是再继续依仗高超身法对敌,下一刻他的脑袋便会被王君临砍掉。

    不过,他人虽不移动,但手中的剑动了,他右手持剑上举,向空中一引,仿佛有一道电光在剑上一闪而逝,化为笨拙而迟钝的一剑,迎向王君临的刀。

    王君临的刀劈过来忽然化作了一片花雨。

    满天的刀花,满天的刀雨,这样的刀式,再高超的身法都是无用。

    忽然,他的刀又化作一道匹练般的飞虹。

    七色飞虹,七刀,多彩多姿,千变万化,但下一刻却忽然消失一空。

    王君临的动作忽然停顿,满头冷汗,雨点般落了下来。

    嗤!

    王君临拿刀的右胳膊中了一剑,伤口很深,若是寻常人恐怕已经本能的松开刀,老者趁势便会要了对手的命,但王君临只是眉头皱了皱,以一记同归于尽的招数逼开道袍老者,退到了两步外,老者并没有趁胜追击,一举将王君临击杀,而是向后退了一步。

    百度搜索【uu小说】小说网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说,所有小说秒更新。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