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一百八十六章 借兵之计

    此人虽然实力不弱,但是如此多弩箭同时围着发射,焉能全部躲闪,身上插着四支弩箭深深地扎进了他的身体,不甘心的扭动着身体想要爬起来。(uu小说最快更新)

    王君临蹲下来,从其袖子中找出一根大拇指粗,手掌长的一根铜管,设计的极为巧妙,从侧面一个开关一压,便会有牛毛细针从中射出,无声无息,且牛毛针太小,肉眼难见,甚至被射之人,也只是感觉犹如被蚊虫叮咬了一下,未必会放在心上,端是刺杀利器。

    王君临右手伸出在此人脸上搓揉一下,将一张人皮面具揭了下来,一张一脸阴寒,完全陌生的面容便呈现在众人之前,引来一片惊呼和谩骂声。

    王君临用这铜管对着此人,寒声说道:“是你之前杀了钟三郎。”

    此人丝毫不怕死,冷笑一声,说道:“我想知道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他自认为不论是言行举止,都没有流露出丝毫破绽,但刚出手才杀了对方一名护卫便暴露不说,轻而易举便被对方所擒获,要知道道尊派他来之前,告诉他至少要让他杀死一半对方的护卫才算完成任务。

    王君临却突然出手,将此人下巴卸了下来,然后从其舌头下面掏出一枚还没有咬破的药丸,这才笑着说道:“你虽然也好奇自己是怎么暴露的,但更多的是想趁着我不注意自杀了事。”

    此人很想自杀,但却已经无能为力,一脸绝望和怨毒的看着王君临,不再说话。

    王君临转头对牛进达说道:“你亲自去联系沈光,让他将这两人带走,用尽手段从他们口中得到情报。”

    牛进达答应一声,赶紧跑着离开了,这个时候再派其他护卫离开,很可能半道上就稀里糊涂的死去,唯有滞固期的牛进达才能办好此事。()

    几名护卫抬着已经不能动弹丝毫的两名俘虏,跟着王君临回到了昨晚上住的阁楼。

    远远的他们看门口站着一个人,冲着大家笑。走进一看却是刚才死去的钟三郎尸体,不知被谁以何种方法立在了门口,而且脸上流露出如此诡异的表情。

    准确的说,钟三郎的尸体脸上是一副诡异的笑脸,他不笑都不成,嘴角都被豁到腮帮子上了,有人生生的在他的脸上刻出来了一个大大的笑脸,做出一副热情迎宾的样子。

    这让王君临想起了年初时在沙州城附近,被西域马贼王、昭武九姓之主杀阡陌请到驼城时,对方以九尸迎宾之礼相迎。王君临知道这种变态的礼节并非是昭武九姓所创造,而是华夏一些古老神秘的组织一直所用。只不过刚好是九尸又对应昭武九姓,才被杀阡陌学了去。

    王君临转头看向自己身边此时的护卫,还有八人,加上已经被人弄成迎宾尸的钟三郎,刚好是九人。

    这时,两名护卫跑出去,准备收敛钟三郎的尸体,王君临赶紧将他们拦住,郑重的说道:“从现在开始,你们八人做任何事情都先要请示我,而且没有我的命令,不可与我分开一步。”

    他没有告诉护卫九尸迎宾的事情,以免他们恐慌。但众护卫知道自家侯爷是担心他们再稀里糊涂被人害死。

    仔细观察了一会钟三郎的迎宾尸体,王君临叹了口气,吩咐其他护卫在附近找来干燥的木柴连同尸体点燃,然后让众人退开十步之外,且整个过程中不许任何人去触碰钟三郎的尸体。

    所有人都离的远远地,尸体烧着烧着,一会飞出来一支冷箭,一会有绷簧的声音响起,无数密密的细针从火焰里飞了出来,火焰甚至在某一时刻变成了淡蓝色,王君临都搞不清楚这具尸体上到底被安了多少机关,而且他们刚才离开钟三郎的尸体时间那么短,此人在如此短时间内在一具尸体中安装这么多杀人机关,这种本事实在是匪夷所思。()

    等尸体烧成灰烬之后,王君临才让人找来坛子,将钟三郎的骨灰装到里面,并发誓一定要给钟三郎报仇。

    没过多久,牛进达和沈光带人赶来的时候,王君临让沈光连同两名俘虏和钟三郎的骨灰带走,并吩咐好好安葬,在高台城的家人自然也要安排好后事,确保其生活无忧。

    因为与绑架鱼子默和沈果儿的贼人有赌约,为防止对方撕票伤了子默和果儿,王君临拒绝了沈光留下更多护卫的建议,按照约定,依然只是留下和他最初进来的护卫在身边。

    沈光带着新组建的鬼眼和杨丽华的夜鹰在外面没有找到任何对方的线索,暗中盯着的孙思邈也没有任何反常行为,更没有与任何人联系过。

    “牛进达,你现在带着猞猁和这封信去东宫,交给天宝将军宇文成都,然后跟着他身边行事。”王君临突然写了一封信,交给牛进达,吩咐道。

    牛进达愣了一下,双手接过信。王君临不知道对猞猁说了什么,毛毛好似听懂了一般,再加上牛进达平时便经常与毛毛和血鬃马‘厮混’在一起,跟着牛进达离开了。

    牛进达离开足足半个时辰之后,沈光和二十名护卫才带着两个俘虏离开了。只是他们刚刚离开庄园,便遭受了两名破功期高手的突袭,一阵拼杀,沈光一行人不敌,对方将两名俘虏救走,扬长而去。

    “侯爷,接下来怎么办?”沈光身体不动,轻声说道。

    旁边巷子里面传来一道声音,低声说道:“你带人回庄园,连同里面护卫确保我所在阁楼至少一个时辰不能有任何人进入。”

    沈光答应一声,带领众护卫掉头又回了庄园。

    巷子口走出一名面色略显蜡黄的中年士子,手中打着一把折扇,先是鼻子耸动了两下,然后顺着一个方向快步走了上去。

    这时,天地突然一暗,众人感觉一阵凉爽,却是炽热的太阳被一片乌云遮挡,而且乌云的范围逐渐扩大。

    连续十几日的艳阳天,突然间乌云密布。这个时节,这样的天气,便代表着将会有一场暴雨来临。

    想必一场暴雨过后,能使的酷热天气,变得凉爽一下。

    但这面色蜡黄的中年士子却是脸色一变,他今天的计划全部建立于他在两名俘虏身上留下的气味,若来上一场暴雨,哪还有什么气味留下。

    轰隆隆,雷声轰鸣。

    大雨还未来临,街面上人们便相继加快步伐提前避雨,中年士子也趁机撒开腿狂奔,看似在避雨回家,但实际上跟踪着一种特殊的气味,一路上前行。

    银蛇在厚重的乌云中舞动,惨亮的光,划破苍穹,似乎是要把天幕撕成碎片。

    瓢泼大雨到来的远比京城内所有人想像的还要快,风声、雨声、雷声遮掩,再加上小院子里面的人太过自信,向来看不起世俗之力,所以马蹄声出现在小院子附近,院子里面的人都没有察觉到。

    王君临给杨广的信中说的很清楚,贼人神通广大,是差点害得独孤皇后受雷罚而死的昆仑阴君的同党,当日之事,至今杨广想起来都心有余悸,所以不但按照王君临的建议让天宝将军宇文成都带他府中五百护卫骑兵到来,而且还让麦铁杖率领五百死士前来助战。

    此时,随着一道猞猁毛毛停留在那座小院前,不再移动。小院所在巷子口宇文成都右手一挥,五百骑兵便将小院四周路口包围,而麦铁杖则带领五百死士爬上了小院围墙上。

    麦铁杖纵马将门踹开,厉声喝道:“里面的贼人听着,速速出来受死,否则格杀勿……”

    “找死!”不等麦铁杖将话说完,里面传出一声女子轻叱声。然后麦铁杖发出一声怪叫,手中铁枪猛的向前刺去,但一声巨响传来,他的身体便猛的倒飞了出来,与此同时,他胯下战马的脑袋直接爆开。

    “放箭!”半空中麦铁杖嘴角溢血,但给墙头的五百死士及时下达了命令。

    刹那间,四面八方,五百支弩箭向小院子里面从各个屋子里面拥出的为数不多的六个人齐齐射去。

    这六个人最差的都有滞固期的实力,但面对如此密集,全方位无死角的覆盖射击,且又是在如此短的距离下发射强弩,其中四个人虽然拼了命的用手中长剑抵挡,但还是当场发出惨叫,被射成了刺猬倒在了血泊里。

    而几乎在弩箭发射的瞬间,其中一男一女两个人腾空而起达近三丈之高,如鬼魅一般扑向两边墙头,各自手中长剑在墙头舞动。

    墙头上东宫的死士惨叫声几乎和院中四人同时响起,而且伴随着死士从墙头下饺子一般落下,是一连串的惨叫声。

    这些死士虽然不全是筑基期的高手,但是真正的好手,可是在这两人手上没有人能够挡上一剑或者刹那。

    “两个破功期顶峰的高手。”此时才刚刚落在地上,稳住身体,吐了一口血的麦铁杖,一脸的骇然。

    “退!”麦铁杖一声厉喝,墙头上数息间便死伤惨重的死士纷纷从围墙上跃下,跟着麦铁杖迅速的向巷子外跑去。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