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小说 > 乱世枭雄

第一百六十七章 梦醒

    (非常感谢‘书友18672397’和‘孤勇英雄’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这是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有全副武装,武装到牙齿的后世佣兵,也有身着铁甲的骑兵,但不管是什么的存在,他们都是自己的敌人,都跑过来杀自己。

    自己拼死反抗,杀了一个又来一个,无休无止的,好像要把他活活的累死,甚至这些人脑袋掉了之后,手臂还拿着兵器冲着自己挥舞,连人带马腿都被自己斩断的骑兵,竟然拖着半个身子,从地面爬过来抓着自己的脚脖子死不松手,最后犹如野兽一样,狠狠的咬向自己的脚腕,直到被自己打碎了脑袋。

    他砍杀了很久,杀了很多人,但敌人好似无穷无尽,永远也砍杀不完,低头看看自己的双脚上已经拖着无数的断手,每走一步都非常的困难,王君临拿着刀子把自己腿上的断臂一一砍下来。其中一刀居然砍到了自己,非常的疼,王君临经不住大叫起来。

    叫唤完了才发现自己一声大叫,竟然将杀不完,杀不退的所有敌人吓跑了。

    所有的敌人几乎是瞬间便消失的一干二净,他拖着龙雀刀走在坑洼不平的路上,这个该死的地方居然没有太阳,也没有月亮,整个天空就是晨曦里的那一抹鱼肚白,分不清是早晨,还是黄昏。

    眼前突然出现一个石棺,和他穿越到这个时代的时候一模一样,他打开了石棺,长枯子在里面坐着,睁开眼睛看看着他笑,笑的很诡异:“你吃了我的道心,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

    ……

    长枯子一直在说这句话,持续不断的再说,声音就响在王君临耳边,让王君临感觉脑袋都快要炸开了。王君临愤怒的大声喊叫:“我就是你,你就是我,行了吧!”

    长枯子一下子就闭嘴了,然后他闭上了眼睛,石棺自己合上,然后就那样消失了。

    但没过多久,敌人又来了,和刚才一样的多,一样的杀不完,杀不退,王君临忍不住愤怒的大声喊叫:“你们他妈的没完没了是吧?”

    这句带有明显后世口语意味的怒吼,让世界一下子又变得安静了,因为敌人又让他吓跑了,王君临认为自己的怒吼声对这些杀不完的敌人很有效,所以他就决定唱歌,好多的歌曲他已经记不起来了,于是他就从两只蝴蝶开始唱,唱了好多的歌曲。

    歌唱的累了,突然想起来自己这好像是在做梦,所以他就很想醒来,可是不论他怎么用力,就是醒不来,眼睛就是睁不开。

    不行啊,得回去,昏睡前记得自己好像是故意让自己发烧来着,怎么弄假成真了。迷迷糊糊的他又忘记了自己是在做梦……

    这个鬼地方算不得很大,可是走了很久都没有找到出口,妈的,这是什么地方,该死的给个方向也好啊!

    实在是没力气走了,腿软的厉害,要是血鬃马在这里就好了,他认路一直比自己好,而且跑的又快,肯定能找到回家的路,可惜啊,血鬃马不在。

    天上突然下雨了,把脸浇的湿漉漉的,但是衣服没湿,最重要的还有一股子青梨的味道和腥味。

    妈的,这是血鬃马的口水,还有小猞猁毛毛的口水。王君临领教这两种味道不是一次两次了,血鬃马和小猞猁总是喜欢用自己的舌头表示自己的善意和喜欢,血鬃马自从上一次吃过青梨之后,最近又喜欢上了吃青梨,时间一长,嘴里面便有了青梨的味道,只是这味道再混合着他嘴里面本来就有的味道,实在是不怎么好闻。反而是小猞猁虽然吃肉,但是因为喜欢往王君临的怀里面钻,所以经常被王君临强制性的漱口,味道反而要好闻很多。

    “滚开,你个笨马,把你的臭嘴拿开。”王君临一下子睁开眼睛,眼睛很模糊,眨了好几下视线才逐渐清晰,果然,血鬃马的那张长脸就出现在面前,见到王君临在看它,高兴地叫了一嗓子,喷了王君临一头一脸的口水。小猞猁毛毛也发出惊喜的嚎叫,使劲的用他带有毛刺的舌头舔着王君临的脸颊。

    这两个家伙是来特意找王君临的,王君临连着几日没有给他们亲自喂食,没有陪他们玩耍,没有人能够阻拦他们来寻找王君临的步伐,除非杀了他们。

    结果,他们来了,用他们的舌头将王君临舔醒了,或者说将王君临从无边的梦魇中拯救了回来。

    耳朵似乎也逐渐恢复了作用,王君临听见一个女人发出了一声开心的惊叫声,他听出来了这个声音的主人,是陈丹婴的声音,充满了惊喜。

    晋王府的御医走了进来,抓起王君临的胳膊,感觉了一阵子脉搏,笑着放下来,满是皱纹的老脸,充满了欣慰,这几天昏迷,王君临的脉搏一度极为虚弱,如今活了过来,他在旁边照看着总是有一分功劳的。

    沈光的脸,展鹏的脸,牛进达胡子拉碴的脸,一一从上方闪现。沈果儿雀跃不已的喊叫:“老天保佑,侯爷总算是活过来了。”

    瞅着满屋子的人,待晋王府的御医走了之后,王君临渐渐回过神来,彻底回到了现实中,忽然对沈光说道:“孙思邈是否来了,皇后是否还活着……”

    沈光愣了一下,连忙说道:“回禀侯爷,孙思邈今天刚到京城,此时已经被太子殿下亲自迎进了宫中给皇后看病。”

    王君临眼见屋中都是信得过的人,目光扫过众人,在陈丹婴绝美容颜略微顿了顿,说道:“展鹏,你想办法堵住晋王府御医的嘴,让其不要将我身体恢复的消息说出去。记住不允许伤到他,试着给他一份重礼。”

    展鹏答应一声,便快步走了出去。

    王君临又看向其他人,最后将目光停留在沈光身上,说道:“沈光,你派人在皇宫附近盯着,孙思邈离开皇宫之后,你便想办法将他请到我们这里来给子默和果儿看病,记住此事一定要隐秘,不能让其他人知道孙思邈在我们这里。”

    沈光心中疑惑,但没有多问,躬身称喏之后,便转身离去。

    众人离开之后,鱼子默拄着一个拐杖,在两名护卫的相扶下走了进来,看见王君临果真醒来之后,这个天生便身怀凶煞之气,十五六岁便魁梧的跟座小山似的少年竟然欣喜的嚎啕大哭起来。

    一直以来,他总觉得这个如师如父的师叔,强大的可以和天地对抗,他也从果儿那里听说了,师叔为了给他报仇,在断了杨嵘手臂之后,又设计杀了杨素的两个孙子杨丰和杨熊。

    可是自从师叔昏迷不醒之后,他才发现师叔竟然也有软弱的时候,他单纯的以为师叔之所以倒下,是因为前一天受到刺杀所致,而师叔受刺纯粹是为了给他报仇,从而与权势滔天的越国公杨素结下了死仇,才接二连三的受到对方的报复。

    强大如山的师叔也有虚弱不堪的时候,鱼子默只恨自己武功不够强,以致于刚到京都便被杨嵘所擒,结果伤了腿,不但不能帮师叔杀敌,而且还招惹来无尽的麻烦,师叔的府邸被人烧成废墟,还有受到的刺杀,死了的护卫,最主要的是师叔因此而差点醒不过来了。

    “哭什么,等你腿好了再帮师叔杀回来就是。”王君临看着身体比成年人还要魁梧,但脸上满是稚气的鱼子默,心中感慨,不管怎么说,这小子还是一名十五岁的少年而已。

    ……

    ……

    “郎君擦一下脸吧!”待鱼子默也离开之后,陈丹婴将一块天竺布做的面巾用温水润透了,拧干送到王君临面前,温柔的说道。

    “噢!”王君临接过面巾,用力在脸上揉了两把。面巾上的温润使得他心中越加感动。

    他这次刚开始假装发高烧,特意将陈丹婴请来,一方面固然是因为他假装生病之后,他这一方没有破功期的高手坐镇,另一方面却也存在着顺便试探一下陈丹婴的想法。但不料自己是真的生病了,甚至差点永远醒不过来了。而这个过程中,陈丹婴假装为他的小妾,悉心的照顾着他,从头到尾都无怨无悔,像极了一名贤惠温柔的妻子,这怎么能不让他感动。要知道他们两个固然已经互生情愫,但毕竟认识还不到一个月而已。

    想到这里,他心里不觉涌起十分的温柔,伸过手去,一边帮陈丹婴洗面巾,一边说道:“我自己来吧,这两天辛苦你了。”

    简简单单一个动作,却让陈丹婴有些惊讶的同时,也感到了甜蜜,要知道在这个时代贵族男子是绝对不会帮助女人做这种事情的,即使他们再恩爱,寻常情况下也不会。

    “丹婴,你怎么了?太累了吗?”王君临发现陈丹婴有些走神。

    王君临的话让陈丹婴回过神来,抬起头,她看到的是一双漆黑深邃的眼睛,里面带着五分关切,三分怜惜,还有两分,好像是,好像是愧疚。

    ps:非常抱歉,今天考了一天的试,下午又从坐火车从兰州回到天水,所以更的迟了,非常抱歉————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