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一百五十九章 幽怨的杨丽华

    “时间不早了,我们走吧!”王君临把最后一个青梨塞进血鬃马的嘴里,拍拍手就带着血鬃马继续前往晋王府。(最快更新)

    王君临来到晋王府前的时候,正好一队百余人的侍卫簇拥着一辆马车从晋王府中驶出,车顶上插着一面紫色三角旗,上书一个‘晋’字,这就是晋王的马车。

    “君临!”

    晋王杨昭老远便看见了王君临,探头出车窗向他挥手。

    王君临催马上前向他深施一礼:“参见晋王殿下!”

    杨昭随意的摆了摆手,呵呵笑道:“上次你立府开宴,你做的那几样菜太好吃了,特别是那红烧猪蹄,本王这几天一直念念不忘,你改天一定要再做给本王吃一次。”

    王君临嘿嘿一笑,说道:“王爷只要想吃,我随时都可做给王爷。不过,王爷若想经常吃红烧猪蹄,可派府中厨娘去我府中学习,我府中厨娘已经被我教会怎么做了。”

    “呃!对了,你府邸如今被贼人烧成了废墟,短时间内建不起来,本王建议你也不用建了,将那块地皮折卖出去,然后另外再直接买一座府邸就是了。”杨昭关心的说道。

    王君临点了点头,说道:“昨晚上……”

    “你别说了,本王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你直接上车来陪我说说话吧!”不等王君临将话说完,杨昭便直接说道。

    杨昭虽然贵为晋王,但却为人热情爽快,年龄和他相仿,王君临很喜欢和对方在一起的感觉,知道他有话要对自己说,便欣然笑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他将血鬃马和宝槊、龙雀刀都交给了牛进达,自己钻进了杨昭的马车。血鬃马就和小孩子一样,谁对它好,谁给它吃的,就记谁的好,牛进达之前卖了一筐青梨的举动已经成功获得了它的好感,至少能让其接近了。()

    王君临进了马车才发现杨昭的车厢内宽敞异常,就像一间屋子,有书桌书架,还坐着一名**岁的小书童,而且马车很舒适,铺着厚厚的地毯,车壁上挂了两幅魏晋名人字画,马车一路行走,并不感到颠簸。

    “随便坐吧!”

    杨昭笑眯眯请王君临坐下,又吩咐小书童,“给秦安侯倒杯茶。”

    王君临在杨昭对面坐下,便笑问道:“殿下怎么知道我今天要过来?”

    杨昭笑容里露出一丝狡黠,笑着说道:“本王不仅知道你回来了,本王还知道昨晚上在你府上发生的事情!”

    王君临稍微一笑,便知道是杨广多半已经将杨昭叫过去问了与他的关系,顺便将昨晚上的事情告诉了杨昭,所以他也笑道:“殿下既然知道了事情始末,我就不再多说了。”

    杨昭点了点头,笑容消失,神色变得严肃起来,注视着王君临,郑重说道:“不过以杨素的性格,既然已经打破惯例,不以官场的手段对付你,你自己一定要当心,不要被人暗算了,杨素手底下能人高手无数,那些人什么阴毒之事都做得出来。”

    “多谢殿下关心,我一定会当心。”王君临眸中闪过一抹冷光,一脸感激的说道。

    杨昭知道王君临心里面有数,但依然语重心长的继续说道:“你来了京城之后应该也想办法了解过,京城势力格局非常复杂,你的手段虽然厉害,但那只是你的敌人之前顾忌皇爷爷,只想着以官场的手段对付你,如今因为大运酒楼的血案和昨晚上的事情,这种默契算是彻底失控了,至少你的敌人再对付你的时候,不会再在乎这些规矩。uuxs.net”

    顿了一下,杨昭又叹道:“皇爷爷去年想要施行科举取才,提拔寒门才子,以削弱门阀世家的势力,不料关陇贵族和中兴世家在朝堂上强烈反对,即使是皇爷爷也被迫妥协,只好忍了这口气,为此这一年来,皇爷爷没少为此事大发雷霆,却无可奈何。”

    王君临默默点头,朝廷文武百官,几乎九成以上出自门阀世家,皇帝想用科举取才制度代替世家门阀推荐为官制度,直接损害了这些门阀世家最根本的利益,不反对才怪呢!

    这里面的事情,王君临这些天已经有意识的了解了不少,但如今有机会听一名自己信得过的皇族诉说,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立刻便问道:“殿下能不能简单给我说一说?”

    “本王也确实想简单给你说一说,这里面关系太复杂。”

    杨昭苦笑了一下道:“其实整个大隋就是一个门阀天下,天下大大小小的世家多如牛毛,起码有上千家,但能够真正称得上门阀的也就是那二十多家,在上层权力格局内,其实也就三大派……”

    两人一路谈话,王君临也没有问杨昭要去什么地方,不知不觉间马车慢慢停下,侍卫在外面道:“王爷,到了!”

    王君临透过车窗向外望去,只见他们停在一座极为广阔的府邸前,王君临不由一愣,上一次来的时候虽然是晚上,但以他的记性当然不会忘记这是什么地方,但他嘴里面却问道:“殿下,这里是……”

    杨昭微微笑道:“这里是本王皇姑的府邸,皇姑今早上特意交待我,将你晚上带过来一起吃饭。”

    王君临面上一脸意外和受宠若惊之色,心中却一阵发苦,杨昭的皇姑就一个,那就是乐平公主杨丽华。

    这几天他担心杨素会派高手入府伤了鱼子默,所以晚上便不敢乱跑,答应乐平公主的翻窗户偷情的事情一直还没有做,不想对方貌似等不住了,让侄儿主动将王君临弄了过来。

    不管王君临怎么想,马车已经停在侧门旁,几名宦官已经在门口等候,他们上前行礼:“晋王殿下,秦安侯,公主已等候多时了。”

    杨昭没有注意到王君临有些奇怪的表情,笑吟吟说道:“君临跟我走。”

    杨昭身体很胖,此时天气又闷热,没走多久,便大汗淋漓,王君临看着都感觉吃力。

    上一次是晚上偷偷潜进来,根本欣赏不了长公主府真貌,此时跟着杨昭进了府邸,才发现这座府邸内占地极大,但建筑却不多,名贵花木也不太多,不过到处可见大片树林,此时正值剩夏,但这里的树木绿意盎然,明显比府外要凉爽一些。

    一栋栋精致的小楼掩映在一片片浓密的树荫里,小河潺潺,使王君临有一种置身于后世森林公园之中的错觉。

    走过一座小桥,他们进入内宅,内宅里依然是林荫茂密,和外面连为一体,但树木也变得名贵许多,南方的花梨、香樟,西域的蒲桃、白柰等等,内宅里都可以看见。

    “这女人倒是把自己住的地方打理美轮美奂的。”王君临忍不住心中暗自腹诽不已。

    他们走过一座白石平桥,慢慢停住脚步,几名宦官非常小心,脚步轻微,唯恐脚步声惊动了前方。

    前方是一座白玉平台,四周有雕饰精美的栏杆,平台下是一潭湖水,湖水中一群群红色的鲤鱼上下翻腾争食。

    在平台上站在一个女人,身材高挑,穿一袭雪白的宽身纱裙,乌黑的头发披散在肩上,俨如瀑布一般,身上没有任何首饰,虽然衣着简单,却给一种清丽高雅之感,她的气质和周围森林湖水融为一体,就仿佛她是林中仙子。

    她手中有一块麦饼,修长白皙的手指将麦饼揉碎,撒进湖水中,任鱼儿争食。

    杨昭上前施一礼,轻声说道:“皇姑,秦安侯王君临小侄带来了。”

    王君临硬着头皮上前施礼:“卑职王君临见过长公主殿下。”

    杨丽华慢慢转过身,比起上一次两人见面的时候,她依然清丽脱俗,不施一丝粉黛,但苍白的脸上多了一丝健康的红润。

    “秦安侯大驾光临,可是稀客啊!”杨丽华轻咬银牙,看着王君临说道,让杨昭听得莫名其妙,王君临心中暗自叫苦。

    她的眼眸注视在王君临脸上,脸上有着笑意,但眼睛里却有一种幽怨的意味在里面。

    王君临低着头说道:“卑职立府开宴当日,殿下亲临,卑职早就应该回礼拜访殿下,只是这些时日卑职与人结仇,对方势大,卑职身边没有几个护卫,家中又有晚辈鱼子默受伤需要人照料,晚辈不敢轻易离开。”

    可能是认为王君临说的是实话,杨丽华眸中的幽怨消散不少,微微点了点头,转身就向白玉平台尽头走去,那里有一座掩映在一片青翠竹林中的小楼,一圈白墙黑瓦的高墙将小楼围住,这里便是杨丽华的起居之处,也是王君临那天晚上攀爬翻越之处,只见院门上有一只匾牌,上写‘乐平轩’三个字。

    此时已是黄昏时分,夕阳透过枝叶照在黄色小楼上,给小楼染上一层金黄色的瑰丽色彩,让王君临生出一种奇异的感觉。

    王君临和杨昭跟着杨丽华走到乐平轩楼下,才发现楼前有着独立的小院子,里面种满了各种奇花异草,一条石板小径通向一座白玉石亭,石亭后是一株参天老柳树,树冠亭亭如华盖,将亭子遮蔽住。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