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一百三十一章 大锤铁铺

    “传太医,配合王君临速速去准备汤药。(最快更新)”杨坚和独孤伽罗闻言大喜,他们不是没有听出王君临避重就轻,有意没有提病情的事情,但长时间以来,几乎整个天下的名医都被请了过来,不管承不承认,他们已经隐隐的认命了,很多时候都只想着能够舒服的度过最后的一些时日。

    一直有太医就在一侧侯着,王君临跟着当即便离开去准备。

    王君临原本担心麻沸散的一些配方药皇宫里面没有,结果跟着太医来到药房之后,发现他所需要的闹羊花、生草乌、香白芷、当归、川芎、天南星等六味药竟然都有,而且成色都是极品。

    考虑到这些药熬制出来的汤药味道实在是难喝得很,本着既然做了就要将能够得到的好处最大化的原则,他亲自去御膳房掺杂着这些药,给独孤伽罗熬制了一碗新鲜的莲子羹。

    所以,一个时辰之后,王君临再回来的时候,拿来的不是汤药,而是一碗热乎乎的莲子羹。

    “娘娘,这碗羹汤里微臣加了能够帮您睡个好觉的药物,您喝了以后,会很快就睡着的。”

    不等王君临说完,杨坚亲自上前端过来,准备让人先试一下,独孤伽罗却已经不做声的从杨坚手里拿过瓷碗,一小碗粥三两下就灌了下去,待旁边宫女用手巾擦拭过她的嘴之后,便嘶哑着声音对王君临说:“不错,粥熬得恰到火候,就是有一丝药材的苦涩,影响了美味。”

    说完在杨坚和杨丽华的帮助下躺在睡榻上闭上了眼睛,不一会儿,均匀的呼吸声响起,两位宫女轻手轻脚的把被子盖好。

    杨坚招招手,除了伺候独孤伽罗睡觉的内侍,以及杨丽华要留下守候她的母亲之外,其他人都随着杨坚走出大殿。

    大殿外面湿气逼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开始下起了雨,刚从温暖的房间走出来,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打个冷颤。(uu小说最快更新)

    杨坚站在白玉栏杆前,拍拍栏杆上的狮头雕塑,转身看着王君临,幽幽的说道:“王君临,刚才你没有提皇后的病情,可是因为皇后的病……你也没法治?”

    王君临硬着头皮说道:“臣无能,请陛下责罚。”

    杨坚叹了口气,没有说话,也没有再提让皇后睡着的重赏之事,甚至连一句肯定表扬的话都没有,就在一大群护卫、内侍的簇拥下,打着华盖就此离去。

    太子杨广从他旁边经过,停了下来,一脸感激的对王君临说道:“秦安侯,多谢了。”

    比起杨坚,杨广的话在王君临心中更重,特别是当前者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之后,他更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连忙说道:“殿下谬赞了,这是做臣子的本份。”

    杨广在一群人的伺候下也离开了,王君临若有所觉,转头看去,前太子杨勇正看着他,神色有些复杂,王君临从其眼睛深处感受到了一种极为隐晦的庆幸。

    两人目光对视,杨勇对其点了点头,在几名太监伺候下也离开了。

    然后就是一群皇孙,一个个或感激,或好奇,或淡然,或畏惧的从他身边经过,然后都毫不例外的很认真的看了他一眼。

    “秦安侯,今天多亏了你,不然皇祖母……唉!”最后留下的便是晋王杨昭,拖着肥胖的身体来到王君临的面前,明明这会天气很凉,他却大汗淋漓,衣服都湿透了,犹如从水里面捞出来似的,比之前做了一场法事的智仁法师看起来还要劳累。

    王君临很认真的给杨昭躬身行礼,然后才说道:“殿下客气了,皇后为一代贤后,母仪天下,身为臣子帮其睡个好觉,乃下官的本份之事。”

    杨昭略一犹豫,最终还是问道:“皇祖母的病难道真的已经无药可治了吗?”

    王君临很坚定的摇了摇头,但没有说话。(最快更新)

    杨昭本来还想说什么,见旁边杜落歌那个死老太监还在那里,便学着他父亲拍了拍王君临的肩膀,知道两个人可能还有事情,便也转身离去了。

    大隋内外侯官统领杜落歌走上前,与王君临并列站着,看着杨昭臃肿肥胖身影在两太监拿着雨伞伺候下渐行渐远,然后转身对王君临笑眯眯的说道:“秦安侯好本事,无数太医、术士、高人都无法让皇后睡个好觉,秦安侯只是一碗粥便让皇后睡着了,果然厉害啊!”

    王君临在面对这老太监的时候总感觉是在面对一条毒蛇,心中不由自主的充满了戒备和警惕,此时笑着谦虚道:“统领大人过奖了,只是晚辈刚好知道能够让人睡着的秘方而已。”

    “皇后娘娘的病……秦安侯真能无法治好?”说这句话的时候,杜落歌神色不变,但却死死的盯着王君临的眼睛。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在很多时候都比嘴里面说出来的话要诚实得多。

    不知为何,王君临忽然有一种错觉——他若是说自己能够治好独孤伽罗,就会立刻遭受无穷无尽的刺杀。

    所以王君临从善如流,立刻一脸肯定的说道:“晚辈无能,没有任何的办法,甚至都看不出皇后得的是什么病。”

    杜老太监一脸遗憾的说道:“秦安侯不要自责,这不能怪你,毕竟整个天下的名医都对皇后娘娘的病束手无策。”

    话音一落,杜老太监便转身背着手离去,不远处一名小太监赶紧跑过来,撑起了一把伞替其挡雨。

    “秦安侯需要的侯官已经在皇宫门口等着。”远远杜老太监的声音若有若无的传来。

    ……

    ……

    京城内有一半的兵器铺位于丰荣坊,因为几乎所有买卖生铁的商铺全部在这里,足足有一百余家,据说整个大隋长江以北近五成的各类生铁产品都是从这里进出。

    此外,这里还有二十多家在官府有备案的兵器铺,以及十多家卖各种农具的店铺。

    这些店铺多多少少都有些背景,特别是一些大的商铺后面若没有当朝权贵或者门阀世家,根本在这里难以立足。

    一般情况下商铺的规模与身后的势力成正比,商铺规模越大,生意做的越大,背后势力便越强势。只不过出于一些特殊的原因,背后的势力都会隐在暗中,一般人是不知道他们真面目的。

    “大锤铁铺”这个名字听起来很俗,但却是丰荣坊,乃至整个京城的生铁买卖店铺中规模最大的一个,占地足足有六七亩,据说铺子后面的仓库里面储存着数十万斤铁锭,京城各大铁匠铺有近三分之一生铁原料都是由它供应。

    但除了极少部分人之外,没有人知道大锤铁铺的后台是何方神圣,在普通人眼里便显得极为神秘。

    ……

    ……

    深夜,亥时三刻,下了半天的雨却已经停了。

    丰荣坊街上已经不见一个行人,偶尔有一个醉鬼从此处经过,但因为不像后世那般有路灯,经常跌个鼻青脸肿。

    这时,一群黑影悄无声息的来到了丰荣坊,没有打灯笼,但是他们路走的很稳,直接来到了大锤铁铺前,其他人隐在暗中,其中两人上前用力敲了敲门。

    “谁呀?”没过多久,里面传来骂骂咧咧的不耐烦的声音。

    “我是市署税吏王小五,快开门,有件急事要给你们说一下。”其中一个人看了看旁边高大的黑影,对着大锤铁铺说道。

    “王小五,你他娘大半夜的跑来做什么。”店铺内的灯亮了,一个很不耐烦的声音喝骂道。

    虽然嘴里面很不客气,但还是将门吱嘎一声,开了一条缝,一名男子探头看了看,发现除了王小五之外,还有另外一名黑衣男子。

    “王小五,这是谁?你们要干啥……”

    不等他说完,王小五旁边的黑衣人已经闪电一般伸手将门拉开,然后将这开门人脖子捏住提了起来,让其发不出半点声音。

    隐在阴影之中的十个数人便一个个如豹子一般窜了过来,从大锤铁铺子里面钻了进去。

    半个时辰之后,昏暗宽大的大堂内充满了刺鼻的血腥味,地上已经倒下五具尸体,皆是咽喉一刀毙命,王君临坐在榻上慢慢翻看着厚厚的十几本账簿,这些账簿内只是记载着进货和出货记录,一笔笔的数量,但是从哪里进货,最后卖给了谁,账簿里都没有记录,这不是王君临想要的东西。

    他麾下负责生意的第一人邓郁卓曾经给他说过,做这种非法生意,一定会有一本秘密帐本,而秘密帐本一般都是会藏在店铺的隐秘之处,由专门可靠的人进行记录。

    王君临瞥了一眼被绑在墙角的一名四十多岁的男子,此人是大锤铁铺的掌柜。

    非常出乎他的预料,此人虽然生得白白胖胖一幅养尊处优的模样,却是难得的硬骨头。王君临在其面前杀了五个人,此人竟然毫无惧色,而且眼睛始终闪烁着凶光。

    显然此人是昌平王府的心腹可靠之人,与他名下五福茶社的掌柜孙文韬相比,已经不是普通的商人,或者说不是单纯的商人了。

    ps:把人就困死了,掐了好几次大腿,硬撑着将第三更连夜写了出来。这个月十天了,除了一天,其余每天都至少三更,还望兄弟们给些捧场和月票鼓励一下————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