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一百二十九章 失眠的独孤皇后

    大隋虽然已经施行三省六部制,但杨坚每天批阅的奏折数量依然极大,一般他都会忙碌到亥时结束,而早上辰时三刻便又准时开始继续批阅奏折。(最快更新)

    此时他一口气批阅了一个时辰,便感觉有些疲惫,见桌上的奏折已经不多,只剩下薄薄十几本,他随手翻了翻,也没有什么急件,便起身准备去看看独孤皇后去。

    独孤伽罗病情一直不见好,近日突然睡不着觉,休息不好,导致身体一日不如一日,挺不了多少时间了,随着失去独孤伽罗的时间逐渐接近,杨坚心中的悲伤也一日重过一日。

    想着老妻的病情,杨坚叹了口气,吩咐道:“准备摆驾去神居宫。”

    这时,一名老宦官匆匆走来,躬身道:“陛下,秦安侯王君临求见!说有要事向陛下禀报。”

    “哦!王君临又来了。”杨坚此时只想着去见独孤伽罗,本想让王君临在外面等着,但突然想起昨晚上有外侯官禀报说王君临医术很高明,便命道:“宣他觐见!”

    大殿广场上,还是上次那个名叫白石的宦官带着王君临迅速向宣政殿走来,因为上次收了一枚玉佩的缘故,白石这一路上话便比较多,除了说了说宫中一些规矩和忌讳之外,左右看了两眼,见附近没有人之后,便对王君临低声道:“侯爷,这几天皇后病重垂危,所以陛下心情不太好,正常情况下这会本来是要去神居宫看皇后的,但如今因为你来了又改成接见侯爷,所以侯爷若是说的事不能让陛下满意,恐怕会让陛下不喜,到时候侯爷看陛下脸色,最好时间不要太长,早点说完事情。”

    “多谢公公提醒,在下记住了。”王君临一脸感激的说道,同时一枚玛瑙便又不着痕迹的塞到了白石的手上,后者脸上的笑容越加灿烂。(最快更新)

    他们走进宣政偏殿,来到御书房前,白石的任务完成,转身离去,另有守在门口的一名老宦官进去禀报,片刻后里面传出声音:“宣秦安侯王君临觐见。”

    王君临连忙整理一下官服,快步走进了御书房,杨坚此时没有批阅奏折,而是闭目养神,等王君临到来。

    “陛下日理万机,臣王君临打扰陛下,心中惶恐,请陛下恕罪!”有了刚才那叫白石的太监提点,王君临一进门便恭敬行礼,大声说道。

    杨坚缓缓睁开双眼,淡淡的说道:“你倒是知道朕很忙,说吧!今日来见朕所为何事?”

    “陛下,臣无意得知有一家铁铺这些年大量给北方游牧民族售卖生铁,臣深知此事的重要性,特来向陛下禀报。”

    杨坚一听,顿时脸色一变,冷哼一声道:“竟敢向北方野人贩卖生铁,好大的胆子!”

    “陛下,此事臣可保证确有此事,但目前还缺乏证据,臣为陛下分忧心切,所以急着来向陛下禀报的同时,恳请陛下将此事交由臣来负责查办。”

    杨坚突然想到什么,看着王君临沉吟了片刻,怒火缓缓收敛,但神色却变得更加冰冷,说道:“这家铁铺背后可是牵扯到某个大臣?”

    王君临好似早就料到杨坚有此一问,立刻神色肃然的说道:“回禀陛下,这……很有可能。”

    杨坚深深的看了一眼王君临,说道:“王君临,你能向朕及时禀报此事,这很好。朕会派一队侯官,配合你去查办此事,朕想知道两件事,一是这幕后操纵者是谁?二是一定要拿到给异族贩卖生铁的证据。(最快更新)”

    说到这里,杨坚顿了一下,又说道:“侯官的身份保密,以你仆从护卫的身份出现。”

    王君临心中大喜,杨坚的安排正合他的意思,当即斩钉截铁的说道:“臣王君临谨遵陛下旨意。”

    杨坚点了点头,此事算是过了,王君临正要见好告退,杨坚突然脸上闪过忧伤,看着王君临说道:“朕听说你不光是毒术精湛,而且还医术高明。皇后本来就患有重病,这几天不知为何心思不宁,难以入眠,身体得不到休息,致使病情加重,你现在随朕去神居宫去给皇后诊断一下。”

    王君临心中叫苦,自己那懂什么医术,只不过知道一些先进的医理,对毒药方面有所研究而已。但他知道,因为去年治疗伤兵营和在高台城开设王氏医院的事情早已传开,这个时候若是否认,杨坚不但不会相信,反而不喜,所以略一沉吟,谨慎的说道:“臣只是略懂一些医术。”

    杨坚显然认为是王君临在谦虚,对其点了点头,然后安排左右内侍:“摆驾,去神居宫。”

    说完已经率先向御书房外走去,左右太监、门口护卫等等一大群人已经跟了上去,王君临只好快走两步,和那名老太监一起跟在杨坚的后面向神居宫走去。

    没过多久,一群人便来到了神居宫,远远的王君临便看到乐平公主杨丽华从神居宫内走了出来,一脸悲痛,双眼通红,好似是刚刚哭过。王君临早就知道独孤伽罗行事霸道,不管是对前太子杨勇,还是今太子杨广,都从来是严词厉色,特别是对杨勇每次都声色俱厉,大发雷霆。

    可以说,独孤皇后在废长子皇太子杨勇立次子晋王杨广的储君决策问题上发挥了关键性作用。杨坚和独孤伽罗曾对长子皇太子杨勇寄予了很大的期待。但杨勇向来行事率性、不拘小节,与独孤伽罗一贯严正的作风相冲突。杨勇又喜好声色,而东宫没有嫡子,尤其是不善待太子妃引起了独孤皇后强烈不满。杨勇这一系列行为严重违背了独孤皇后重视嫡长、重视世家门阀联姻关系、保证宗法权力的稳定过渡的政治理念,其后太子妃暴死更是彻底让母子之间出现裂痕。

    但杨丽华却是唯一的例外,独孤伽罗尽其所能对其宠爱有加,而杨丽华也对自己母亲感情深厚,如今独孤伽罗病情加重,她自然是很痛心。

    双方在神居宫门前广场相遇,杨丽华红着眼睛和杨坚父女二人一本正经的互相见过礼,杨坚看女儿刚刚哭过,便叹着气安慰了几句,完了之后不经意看了身后王君临一眼,让后者心中猛跳。

    而杨丽华面对王君临时神色举止之间毫无异常,此时便对王君临深深的施了一礼说:“母后病体久不康复,如今又日渐憔悴,被鬼魅所惑,日不能安,夜不能寝,久闻秦安侯神通广大,见闻渊博,医术高明,希望秦安侯能够治好母后的病,至少让母后能够有个安然睡觉的法子,哪怕一夜也好。”

    之前在御书房他听杨坚说独孤伽罗睡不着觉,当时他没有放在心上,此时再一听杨丽华一说,想着此女对自己的帮助和那份情意,王君临便认真起来,但他毕竟不是神棍,有些事情他也没有办法,只能看过之后再说。

    “臣一定会竭尽全力。”

    说实话,这种事情王君临其实并不想管,因为这可能会牵扯到皇家的秘密,而皇室的秘密知道的越少越好,掺和进去没好处,只有坏处。

    此时神居宫内隐隐传出异响,杨坚眉头一皱,问道:“里面这会在做什么?”

    杨丽华将目光从王君临身上收回,说道:“智仁法师说母后这是过度思虑所致,神志虚弱导致外魔入侵,所以母后这会让他做法事。”

    趁着杨坚父女两人说话,王君临心中已经有了一些想法。

    比较简单的方法是,调配出麻沸散给独孤伽罗使用,就会立刻入睡,保证连梦都不会有,但这属于治标不治本。而且王君临联系独孤伽罗这一生杀的人,特别是死在其手中后宫之女实在是太多了一些,所以他猜测导致独孤伽罗无法入睡的罪魁祸首可能是他自己造的孽,如果不去除心魔,迟早还是会犯的。

    皇后寝宫毕竟不同于它处,更何况独孤伽罗如此霸道,即使是杨坚在没有征求独孤伽罗的同意之后,都不好直接将王君临这个与其没有至亲关系的成年男子带进去,所以杨坚和杨丽华进了神居宫,王君临一个人在门口等着。

    趁着这断时间,王君临仔细观察了一下神居宫,发现这神居宫占地极大,横着隐隐占了皇宫宽度的三分之一,全部用高大的围墙圈了起来。简直就是宫中宫,由此便可看出独孤伽罗的霸道。

    当王君临接到通知,跟着一名太监走进神居宫的时候,天色突然变得阴沉起来,而且有朔风从北面吹过来,掠过树梢,有呜咽声传来,在显得空荡荡的神居宫上空盘旋不去。

    可能是里面正在做法的神棍说有鬼物、外魔之类的不干净东西存在的缘故,神居宫里的太监宫女都夹着腿一溜小跑,眼中全是掩饰不住的惊惶之意。

    王君临站在大门口,目睹此景,一脸的愕然,心想这他娘简直是拍恐怖片的场景好不好。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