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一百二十一章 独孤皇后的病情

    (非常感谢‘本地木哥’和‘肥du嘟’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uu小说最快更新))

    王君临点头道:“若事不可为,以自身安全为重。”

    沈光心中感动,点头称是,然后看向旁边展鹏,后者看了一眼王君临,欲言又止,最终还是说道:“沈兄请跟我来。”

    展鹏实在是难以理解自家侯爷刚刚认识沈光一天多时间,既没有派人打听沈光的底细和过往,却如此信任沈光。

    先不说给这兄妹二人如此优待,如今这般重要的事情也交给沈光去做。这分明是已经将沈光当成心腹干将了好不好。

    展鹏若是知道在原本历史上,杨广天下离心,千夫所指,众叛亲离,连自己身边最忠诚的骁果军最后都反叛,且被骁果军统领宇文化及勒死在江都,可沈光作为杨广的一名侍卫小头目,只是为了报答杨广的知遇之恩,便悍然选择拼死救杨广,最后救人不成,又欲杀宇文化及为杨广报仇,结果被宇文化及属下围杀致死。

    所以,王君临有着充分的理由相信,沈光既然选择投靠自己,而自己又如此礼遇于沈光,后者绝不会背叛他,至于沈光的能力,原本的历史上沈光的诸多事迹已经足够证明。

    王君临此时却没有心思理会展鹏的想法,他一边吩咐人准备官服,一边整理思绪。

    孙文韬只是一名较为精明的商人,即使对他不失忠心,但未必能够扛得住对方的酷刑,所以有一些事情最好是在别人捅到朝会上之前,由他自己先说出来最好。

    所以,他要立刻进宫面圣。

    ……

    ……

    皇宫,含元殿。

    杨坚看似正在认真的批阅奏折,但却有些心神不宁,且心情着实复杂,独孤皇后病情日益加重,天下名医都请到了京都,各种名贵药材都已经用上,可是病情不见丝毫回转。(uu小说最快更新)

    他早在半年前便已经下旨让天下各州、郡、县寻找传说中的药王孙思邈,可是至今除了在益州蜀郡有地方官员上报说曾经有人在峨眉山中遇见过疑是药王孙思邈的道士之外,再没有任何消息传来。

    然而他已经下旨让益州行军总管派出去了三万大军进入峨眉山中寻找孙思邈,可是至今还没有找到药王踪迹。

    独孤皇后虽然善妒,且又依仗独孤门阀的强大行事霸道,让他在很多时候极为苦闷。但不得不说,独孤伽罗对他的帮助和感情天下无人能比。

    正在杨坚心中暗自为独孤皇后重病不治悲伤的时候,有宦官来禀报,“陛下,秦安侯王君临求见。”

    杨坚有些意外,抬头说道:“宣他觐见。”

    他却是没有想到这么快王君临便单独来见他,心中有些好奇王君临见他所为何事。

    传话的太监离去,杨坚收起心中的悲痛,神色恢复一脸威严继续批阅着奏折,等待王君临来觐见。

    王君临在一名宦官的引领下入了皇城,进了皇宫,一边暗自打量皇宫景色布局,一边心中预猜着杨坚待会可能会出现的反应。

    这时,迎面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监背着手幽幽然的走了过来,领他进来的太监赶紧恭敬之极的行礼道:“老祖宗,这就是秦安侯王将军。”

    两人相距五步时,老太监目光如刀,王君临与其目光相遇,不由得心中一震,犹如被一只凶兽盯上,瞳孔微缩,但紧接着便又恢复如常,再看时老太监却已经一脸的慈眉善目,且对他笑了笑,说道:“年轻人很不错。(最快更新)”

    王君临深吸一口气,心想这皇宫里面果然是卧虎藏龙,而且他娘的上了年龄的老太监都这么生猛吗?杨丽华身边有一个墨九寒,如今在皇宫里面又碰到一个老变态,心中念头转动的同时,他抱拳行礼,说道:“多谢前辈谬赞。”

    老太监架子很大,王君临如今是开国侯,可他竟然只是点了点头,便飘然离去,王君临深深看了其背影一眼,对旁边太监说道:“这位……兄弟!刚才那位前辈是什么人?”

    这太监还是第一次听大臣称呼他为兄弟,虽然感觉有些怪异,也知道只是礼貌性的寒暄,但眼前这位却是大名鼎鼎的毒将,大隋秦安侯,镇远将军,所以这让他心中很舒服,笑着说道:“王将军,这位就是大内总管杜老公公,替陛下掌管着内外侯官。”

    王君临眼睛一眯,抱拳道:“多谢兄弟,这是一点心意,还请兄弟笑纳。”

    说着话,王君临手中多了一枚玉佩,随手塞到了这太监手中,太监娴熟无比的接过,收到袖子中,脸上的笑意更加灿烂,说道:“杂家叫白石,王将军请,陛下等了好一会了。”

    半响后,王君临走进宫殿,深深行了一礼,说道:“臣王君临参见吾皇陛下,祝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杨坚淡淡的看了一眼王君临,不露声色,就仿佛什么都没有听见,继续批阅奏折,没有理会王君临。

    王君临心中暗骂一声装逼货,又大声说道:“臣是特来向陛下请罪?”

    杨坚手中动作微微一顿,但依然淡淡问道:“秦安侯何罪之有?莫非是调戏轻薄了良家妇女不成。”

    王君临闻言,心中一震,他隐隐感觉杨坚这句话意有所知,可能是暗示他与杨丽华之间的私情,但这种事情打死都不能说,更不能承认,所以只好装作不知,一脸愕然的说道:“臣从未调戏和轻薄良家妇女。”

    “那你是为何事请罪?朕没听说你还有其他错事啊!”

    杨坚放下御笔,瞥了一眼王君临道:“那你说吧!究竟犯了什么罪?”

    “回禀陛下,臣自成为高台城守将以来,便以雍州军的名义陆续向西域各游牧民族贩卖铁锅、瓷器、茶叶等物,其实是臣个人私自所为,获利颇丰,臣有罪!”

    实际上,王君临的获利几乎有一半都是用在了他麾下五千士兵身上,比如向草原购买牛羊,用来改善士兵伙食,时不时给士兵一些赏赐。

    虽然这些都是事实,但绝不能诉诸于口。因为,军队是皇帝的军队,几时轮到他王君临来养,此事若是认真起来,王君临却是其心可诛。

    不过,自南北朝以来,至今为止,边关大将几乎都是这样做的,为能够让麾下士兵为其卖命,都会千方百计给麾下官兵谋利。可尽管这是边关大将公开的秘密,但没有一个人会说出来,这种大公无私可比贪赃枉法更容易被砍头。

    王君临组建商队和西域突厥人、吐谷浑人和吐蕃人等各个游牧民族私卖铁锅、茶叶、瓷器等物,这件事情年初时外侯官便已经禀报给了杨坚,只是王君临做事很有底线,不但从未卖兵器给西域各族,而且还在高台城查获了好几起向西域私卖武器的商队。

    至于与马贼王杀阡陌暗中合作铸造兵器之事,乃王君临最隐蔽之事,除了武四和邓郁卓之外,其他人如展鹏和孙文韬都不知道,所以孙文韬失踪之后,王君临并不担心此事会泄露。

    杨坚也知道下面各世家门阀和边关将领与域外民族之间的这些生意勾当,只是他也是从臣子一步步成为了天子,深知“水至清则无鱼”的道理。所以,只要不将大隋武器卖出去,他就不会当一回事。

    不过,杨坚却有些疑惑西域那些游牧异族人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了喝茶?

    这样想着,杨坚便随口问道:“朕有些奇怪,西域胡人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了喝茶?朕从来没有听说过此事。”

    “回禀陛下,草原游牧民族常年吃牛羊肉食,而臣发现茶叶有去腻解燥的功效,非常适合游牧民族人们的饮食习惯。所以,臣年初的时候曾经试着在西域各游牧民族小范围内推广,不料半年过去,西域各游牧民族已经品尝到好处,开始离不开茶叶,每日消耗巨大,便向臣麾下商队大肆采购茶叶,所以臣这一次让人一次性筹集了五万斤茶叶制作成茶饼,运往西域,以获取高利。”

    “哦!竟然有此事。”杨坚闻言,不由眼睛发亮,背着手走了几步,其实他关心的是茶叶贸易能给大隋带来多大的利益,能在多大程度上对西域和北方以突厥为主的各游牧民族进行控制,如果真如王君临所言,草原游牧民族百姓已经渐渐离不开茶叶,那么这件事情已经不是简单的赚得暴利的事情。若是能够巧妙利用,在有些时候足以左右草原游牧民族的一些动向。

    一直以来,大隋和草原游牧民族的贸易主要以绢帛、瓷器等物换取牛羊和马,其他大部分物资都有严格的限制,比如铁器和粮食。

    可限制了铁器,特别是粮食之后,势必会极大的降低游牧民族对大隋的依赖,长此以往并不利于朝廷对草原胡人的控制。

    所以,当王君临提到草原游牧民族已经渐渐离不开茶叶的时候,他首先想到的并不是滚滚的财源,而是如何通过控制茶叶加强草原游牧民族对大隋的依赖。

    ps:第三更送上,求捧场,求收藏,求月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