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一百一十七章 如此巧合

    “嗯……我虽然不是很清楚你们的手段和势力,但杨素和邱瑞这两个老家伙并不好对付,所以你们打探情报的时候,千万不要掉以轻心,万不可将人手栽在他们手上,到时候我恐怕救不了你们,而长公主这个时候绝不能出面!”王君临说到最后,心中有些顾忌和担心,略一犹豫还是说了出来。uuxs.net

    “侯爷放心,卑职知道轻重。万一失手,侯爷听到的,肯定是属下人等的死讯,不会有丝毫关于侯爷和长公主的信息牵扯进来!”

    黑衣人说完,也不等王君临说什么,冲着王君临点了点头,单手在地上一撑,整个人如鬼魅般再度飘然而起,三转两转,就不见了踪影。

    王君临盯着他消失的方向看了一会,喃喃自语:“杨丽华的人只能作为一时之用,她养这些人肯定有着自己的立场和目的,我如今已经被皇帝当枪使,却不能再被这个女人所利用。不行,必须要有一支完全属于自己,且绝对可信的情报系统!”

    这样想着,王君临突然又感觉自已好像太过无耻了一些,难道只允许自己利用杨丽华,后者便不能利用他。   摇了摇头,他回到了自己书房,而小猞猁却还在黑夜中自顾游玩,猞猁属于猫科动物,本来就性喜夜行,而且有小猞猁存在,夜间有人想要潜入秦安侯府,也更容易被发现。

    书房里面有两个可人的小丫鬟掌着灯一直等着,王君临也不客气,让她们准备茶水和夜宵,他准备连夜将夜鹰使交给他的小册子通读一遍。

    小册子中的内容包含了三个部分。

    首先是详细的描述了越国公府和昌平王府中各类人数,杨素和邱瑞两人所有的亲族在朝中所任官职,以及在朝中嫡系属下,和两人交往亲密的官员和门阀世家。

    其次是很详细的说明了杨素和邱瑞各自手中武力,破功期、滞固期高手数量和具体每个人的性格、家里面的情况等等。()

    而让王君临惊喜和意外的是这里面不光是介绍了两个老家伙明面麾下高手,还包括一些隐藏的势力和手段。

    王君临用了两个多时辰,反复看了三遍,确保自己已经将其中内容一字不漏的牢记之后,本来想将这小册子烧掉,但一想又藏了起来。

    而随着将这些内容牢记,他已经隐隐有了一个计划,只是这计划,还需要看过夜鹰使进一步打探来的最新时事情报之后,再进行确定和细化才行。

    “这小册子里面的情报没有数年时间是打探收集不到的,甚至杨素和邱瑞身边若是没有他们打入的暗谍,有一些隐秘之事绝不可能打探得到。所以杨丽华也一直在想着对付杨素和邱瑞……不!准确的说,杨丽华想要对付的人是当年参与屠杀前朝北周皇族的那些人,这其中开隋九老恐怕都有参与,自己的师父鱼俱罗多半也是杨丽华欲杀之人,身边或许也有杨丽华的暗谍。”王君临心中有了对付越国公府和昌平王府的大体计划之后,一想这些情报的来源,便心中感慨,神色极为复杂。

    ……

    ……

    “果儿,哥哥跟着秦安侯做事之后,恐怕会有秦安侯的仇人抓了你,用你威胁我,所以你明天跟我一起去侯府吧!”沈光做出决断之后,便立刻开始思考去了王君临身边之后,可能会遇到的各种情况。

    果儿的答案,实际上在沈光的预料之中,少女毫不犹豫的一扬脑袋,斩钉截铁的说道:“我自然要跟着哥哥一起,留在家里做什么?反正咱们这小房子又跑不了,再说家里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又不怕贼偷。uuxs.net”

    她想的还挺周全,给自己的理由也很合适。

    沈光揉了揉她的脑袋,笑道:“将来可别后悔……嗯,贵族大府内不比民间,吃好穿暖自不在话下,但有些事情你未必就喜欢。”

    果儿像小猫一样,在沈光手掌上蹭了蹭,很舒服的眯起眼睛,然后只略微想了想,就道:“哥哥你放心吧!这两年多你不在家里,你以为我一个小女孩是怎么活下来等到你来的。什么疾苦的事情我都经历过了,侯府的事情难道比要饭还要辛苦。”

    “唉!是哥哥对不住你。但到了侯府之后,就要守人家的规矩……病好之后,做一个干活要勤快,少说话的人,总会讨人喜欢一些的。”沈光将妹妹抱在怀中,一脸愧疚之意,叹了一口气,红着眼睛说道。

    果儿突然又想起这大半年来听到各种关于那位毒将的传言,有点担心,小脸眉头微簇着,说道:“万一我病好了,身体长胖了一些,那位毒将将我吃了怎么办?”

    沈光顿时一阵无语,少女独自挣扎生活了两年,经历了人世间最黑暗的事情,对一些事情有着自己的固执,即使是他一时间也难以纠正过来。他却是不知道,前年冬天,大兴城一场大雪连着下了七八天,几个乞丐讨不了吃的,饿极了,差点将果儿煮着吃了,若不是果儿跟着哥哥与那位异人也学了一些功夫,当时就沦为乞丐的口粮。

    沈光一时不知道怎么说,嘴上不由恐吓道:“我们果儿长得这般可人,那毒将想吃了你,也不是不可能,要不……你留在家里吧?”

    “不成不成。”果儿的脑袋顿时摇成了拨浪鼓。

    “那毒将想要吃了你怎么办?”沈光故意打趣说道。

    “只要哥哥成为毒将的得力属下,他就不会吃我。”果儿想了一下,认真的说道。

    “放心吧!哥哥一定会成为毒将大人得力属下,让他永远不会想着吃了你。”果儿的早熟和表现出来的过人心智让沈光又是一阵唏嘘。

    ……

    ……

    第二日,一大早,沈光带着果儿便起床出了门,一路打听着,来到秦安侯府附近之后,却是目瞪口呆,站在侯府大门右边巷子里面又开始犹豫起来。

    不为别的,是因为王君临的秦安侯府就是已经被杨坚三年前灭了三族的右武候大将军,沁源县公虞庆则的原本府邸。

    世间之事,有时候就这般巧,沈光三年前投靠这府邸主人,结果没过多久,这家主人便被灭了族。可如今他要投靠的秦安侯又是在这个府邸里面。这让兄妹二人吃惊之余,便有些踌躇不前,毕竟一联系王君临眼下处境,这怎么看都不是好兆头。

    兄弟两个没有说话,但心中的纠结已经让沈光满头是汗,果儿也是满眼惊惧,但最终她一咬牙,说道:“哥哥,要不我们现在便逃离京城吧!”

    听果儿这样一说,沈光不由浑身一震,长长呼了一口气,眼睛恢复清明,反而坚决的说道:“不能逃,虽然是同一个府邸,但是秦安侯王君临和和当时的沁源县公虞庆则在当今陛下心中地位完全不同,后者被陛下猜忌,所以才被小人诬告谋反以致于灭族,可秦安侯王君临并不是出身门阀世家,所以陛下只会重用他,不会怀疑他谋反。”

    果儿想了一下,点了点头,说道:“我听哥哥的。”

    王君临若是听到这对兄妹的对话,便会发现这对兄妹的不凡。

    ……

    相比小猞猁,血鬃马灵性十足,王君临估计已经堪比五六岁的小孩智商,再加上野性短时间内难以彻底消除,所以对于血鬃马自然不能对待其它战马那样,非但是不能将其放在马厩里面,而且每天他都要用上至少半个时辰陪着血鬃马玩乐一会,顺便潜移默化的消磨血鬃马的野性。

    现在看来,这两个月的效果很不错,至少除了他之外,其他人接近和喂养血鬃马的时候,血鬃马不再轻易的发起攻击。

    今天早上吃过早饭之后,王君临便来到府邸右侧的校场,先是骑着血鬃马,带着小猞猁跑了几圈,一人一马一兽活动了一下筋骨,然后亲自喂食这一大一小两个家伙。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沈光和果儿在一名护卫从府门领着穿过大半侯府,来到了校场。

    熟练的走过两片小树林,眼前是沈光曾经熟悉的校场,如今却已经成了马场,随着走近,空气中便传来淡淡的腥臊味。

    在整个京都,对于秦安侯府的熟悉,恐怕非沈光莫属,只是他带着妹妹一路过来,发现挺冷清的,没见几个人影。也进一步明白,秦安侯是新进贵族,远远无法和那些底蕴深厚的老牌世家门阀相比。

    远远的,他看见王君临在两名护卫的陪同下,给一匹高头大马亲自喂饲料,一只小兽在脚边跑来跑去,纵跃不停的追逐着几只苍蝇。

    随着走进,看清那匹被王君临喂养的马,沈光不由吃了一惊,他的父亲、祖父都曾经是陈朝的饲马官,后来陈朝被在隋灭了之后,南方少马,他们家才搬迁到京都谋生,不料父母路上生了病,到京城之后没多久便病死了。但沈光早已将家传相马、饲马、驯马这三大绝学掌握,这也是他在原本历史上以马术和轻身之术名扬天下的原因。

    第二更送上,至少还有第三更,力争第四更————求捧场和月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