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六十九章 马贼

    7fb1e5e87176a176d9a4e329a54dce70在二十名苏家护卫目瞪口呆之中,王君临上了那匹黑马,不借助马鞍和缰绳,稳稳的骑在上面。(最快更新)不管是这脾气本来暴躁的黑马,还是其他九匹这黑马的小弟,都没有对王君临进行任何的攻击行为。

    这一下,苏家车队这些人才明白,这个如乞丐一般的借马人显然不简单。

    马车中小姐和丫鬟透过车窗中也目睹了刚才那一幕,捂着嘴一脸不可思议,她们可是亲眼看见那匹黑马之前将一名护卫踹伤的。

    “小姐,我知道了,肯定是他怀中那只小兽是传说中的凶兽,将这些傻马给吓住了。”丫鬟自作聪明的说道。

    小姐白了丫鬟一眼,没有说话,皱起好看的眉眼,偷偷打量着王君临,先是有了一丝期待,但紧接着摇了摇头,一脸的自嘲。

    就这样,王君临一只手依然牵着那只母黄羊,怀里面抱着小猞猁,骑在黑马上,跟着苏家车队向沙洲城行去。期间马车中的苏家小姐数次嫌速度太快,马车颠簸,让车队减速,护卫头领每一次都先皱眉再同意。

    可是,走了一个多时辰,经过一个山谷时,突然蹄声如雷,回荡谷中。

    苏家护卫头领是一名中年大汉,反应很快,顿时大呼:“可能是马贼,保护好小姐!”

    二十名骑士反应很快,骑术也很不错,很快便围着小姐的马车一圈,列成了一个圆阵。王君临自然没有人管,一个人和十匹野马停在一边,王君临见此,索性往一侧退去,上了一个小山坡。

    然后,王君临便看见一队百人左右的骑兵从对面山谷口冲了进来,向他们发起了冲锋。()

    那护卫头领端坐马上,已经摘下了自己的硬弓,搭了一支羽箭上去,神色凝重之极,喝道:“大家小心,这是西域马贼‘山中狼’!”

    声落,弦鸣,护卫头领弓上羽箭已疾射而去,冲在最前面的一个马贼心口中箭,跌落马下。

    而这护卫头领一支箭之后,第二支箭几乎是首尾相接着便又射出,这一箭射的是另一个马贼的马,箭精准的射进了马的左眼睛中,战马一声哀鸣,仆倒在地,而这还没完,护卫头领的第三支箭和第四支箭紧接着又飞了出去。

    连珠箭,传说中的神箭手才能够掌握的箭术,没想到这个护卫头领竟然拥有这本事,即使是王君临都有些意外。

    这护卫头领能连珠四箭,四箭射倒双人双马,其他十九名护卫的羽箭也射了过来,但他们就没有护卫头领这般精准,十九枚箭,只射下九个人。后边潮水般涌来的马贼被这前面人和马的尸体一阻,连着绊倒多人,激起一片尘土。在马贼头领的呵斥下,后边的马贼赶紧拨马避开,从两侧绕来。

    这样一来,冲锋之势顿时一滞,王君临都不得不承认这护卫头领经验丰富,且反应很快,王君临不知道的是此人在沙州城本来就是麾下有一千骑兵的将领。

    但这伙马贼所表现出的威势同样凶悍,死了十数人,没有一人脸露恐惧之色,相反一个个更被激起了杀意,嗷嗷叫着继续向车队冲了过来。

    王君临在距离车队三十多步的山坡上,打量着滚滚而来的马贼,赞叹道:“马贼,竟有如此威势!这什么山中狼还真不简单。”

    这时,马贼在付出二十多名伤亡代价之后,终于冲到了近前,与二十名护卫开始厮杀。uuxs.net

    王君临带着十匹野马上了旁边的山坡,马贼冲上来显然费力,再加上他们主要目标是苏家小姐,他又没有拦着,所以马贼竟然没有人理会他。

    马贼与军队的最大区别,就是纪律和号令。哪怕他们的单兵战斗力再强,在明显训练有素的二十名护卫面前团体做战便要打折扣不少,在双方交战的混乱时刻,二十名护卫可以依据号令进行有条不紊的战略退却,而马贼即便是进攻也是毫无章法。

    此外,不得不说,苏家这二十名护卫都是好手,至少单个战力比马贼要厉害不少。所以,虽然二十名护卫渐渐处于下风,但倒也没有在第一时间被冲垮。

    王君临突然发现一个问题,这个车队除十匹野马之外,只携带一车帐篷、食物这些随行用品,根本就没有什么值钱的货物,这些马贼不顾死伤是为了抢什么,虽然对马贼来说,女人也很重要,但也不至于为了两个女人这样拼命吧!

    显然,这不是一次正常的马贼抢劫,而是专门冲着苏家小姐而来,这背后说不定就有沙州城内几大势力明争暗斗。

    自高昌城到沙州,中间一千多里地的距离,路上几乎已没有人类定居的村镇,天地之间给人的永远都是那苍凉浩渺的味道,不管你走到哪儿,看到的都是相似的弋壁、相似的沙漠、相似的植物,时间久了,会叫人从心底里产生一种疲倦感。若非是意志坚强之辈,没有足够多的人同行,走着走着,甚至会怀疑自己是否能够走出这天地。所有人们潜意识中都想在路上遇到人,然后最好能够同行。

    但在这样荒凉的古道上,却也有人们最不愿意碰见的一类人,这类人却比荒凉的天地和凶残的野兽更加可怕,因为他们是马贼。

    马贼,应该可以算是戈壁大漠里生命力最强韧的生物了,比胡杨树和骆驼刺的生命力还要强韧,尤其是小股的马贼,他们居无定所,广袤无垠的大漠就是他们最好的藏身之处,没有人可以探知他们所有的秘巢、没有人可以追踪他们的足迹。

    他们纵横大漠草原,唯一的目的就是掠夺,掠夺一切,马匹、牲畜、兵器、财物、壮丁、女人,他们不事生产,没有创造,所有的一切都来自于掠夺,难得看到这么一块肥肉,自然是要啃上一口的。

    但事实上,很多马贼都与当地豪族和部族势力暗中有着不为人知的联系,马贼需要粮食、武器甚至女人,而他们抢到的货物也需要一个销路,而敢与马贼交易的也必须有足够大的势力,否则随时都有可能会被这些如狼一般的家伙咬上一口,有了这样的联系之后,这些豪族和部族的大人物需要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便会雇佣马贼去做。甚至有一些马贼本身就这个部族或者豪族的人所装扮。

    王君临感觉眼前这一百来人的马贼显然就是这一种情况,他们是沙州城内某个大势力派来的或者雇佣来的。

    战争总是残酷的,二十名护卫已经死了一半,马贼还有六十多名,而且剩下的十名护卫个个带伤,败亡只是迟早的事情。

    王君临突然动了起来,他骑着大黑马从山破上冲了下来,他身上没有武器赤手空拳,衣衫褴褛,头发脏乱,怎么看都像是一个乞丐,但就这样无畏的向马贼侧面冲了过去。

    王君临一动,便被马贼察觉,并且马贼首领没有丝毫轻视,吆喝一声,两个马贼便向王君临迎面冲了过来,距离三十步时两人张弓搭箭,向王君临进行射击,一支射他胸口,一支箭射他胯下黑马。

    王君临手中没有兵器,只有躲闪,但他能够躲开箭矢,黑马中了箭也是玩完。不得不说,这两个马贼眼睛很毒,在第一时间内便发现了王君临的不足,并且采取了最正确的攻击。

    两个马贼已经料到王君临的下场,箭射出之后,便收起弓,拔出战刀,等着王君临落马之后,顺势将他脑袋割下来。

    两支箭射出的同时,王君临便捕捉到了两只箭的轨迹,而且极为清晰,这在以往是从未有过的,只能通经验积累进行一种本能的预判。

    只见王君临整个人突然从马上向右一侧,向前探身,射向他胸口的那支箭擦着他的胳膊射空,而射向黑马的那只箭,竟然被王君临抓在了手里。

    两个马贼大吃一惊,他们从未想过有人可以空手抓住他们的箭矢,然而他们来不及多想,因为双方已经冲锋到了一起,虽然吃惊,但是这两个马贼足够凶悍,大喊着手中战刀向王君临砍去。

    王君临骑着大黑马身体向后突然平平躺下,差之毫厘的将砍向他脑袋和肩膀的两柄刀闪过,与此同时左手的箭猛挥,右手肘猛击。二十多步外正在厮杀的马贼和护卫们都没有看清是怎么回事,王君临便从两个马贼中间冲了过去,继续向那六十来个马贼冲去,准确的说是向马贼头领冲去。

    而身后那两个马贼却已经发出惨叫从马上坠落,其中一个马贼胸口插着一根箭,这是他之前射向大黑马的箭,如今却插在他胸口。另外一个马贼是直接被王君临一胳膊肘击打在腰上命脉,跌在地上,虽然没死,但是已经全身瘫痪,和死没有什么区别了。

    说来话长,但这些事情其实在瞬息间便完成,等其他马贼反应过来时,王君临已经冲到正在与护卫厮杀的马贼前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