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五十九章 身份被识破

    “这辆马车留下,然后你们离开。()”这名突厥将领面无表情的指了一下王君临乘坐的马车,然后说道。

    邓郁卓脸色一变,正想说什么,王君临已经掀开车门帘,从中走了出来,说道:“既然将军看上了这辆马车,这是我们的荣幸。”

    这名突厥将领看了一眼王君临,说道:“算你识相。”

    然后摆了摆手,一名突厥骑兵便下马去驾驭马车。

    王君临上了邓郁卓牵来的一匹马,便准备带着商队离开。按理说这些突厥人和波多法王不可能认出他的真正身份,但凡事都有意外,更何况西突厥内战打到这种程度,如波多法王这等人物若是还没有看出是有人在暗中挑拨生事,王君临是绝对不相信的。

    波多法王远远看着王君临的背影,先是疑惑,然后神色一凝,最后莫名的一笑,说道:“等等!”

    王君临一挥手,商队便又停了下来,然后转身在马上向波多法王抱拳行礼,说道:“不知贵人还有何事?”

    波多法王看着王君临说道:“我们要去高昌城,你们回隋国也是要过高昌城的,刚好顺路,本国师正好想要了解一下大隋风土人情,不如你和我同乘一车,给我好好说说。”

    王君临闻言,心中不由一跳,商队众护卫则是脸色大变,将手放到了刀柄上,做好了拼死保护王君临离开的准备。王君临眼见商队护卫的反应,心中苦笑,这些护卫忠勇足够了,但是心智还欠缺太多。

    邓郁卓深吸一口气,上前恭敬的向波多法王行了一礼,说道:“我们家少东家很少出门,这也是第一次出门。而小人走南闯北,对隋朝各地风土人情都颇为熟悉,不如由小人给国师大人说说。(uu小说最快更新)”

    波多法王刚才只是感觉王君临背影有些眼熟,但还不肯定,此时一见商队护卫和邓郁卓的反应,心中越发肯定自己的猜测,死死的盯着王君临,眼睛中精光闪烁,笑着说道:“本国师刚杀了索达吉这个宿敌,没想到又碰见大名鼎鼎的大隋毒将真身,真是天尊法王在保佑啊!”

    王君临闻言脸色大变,调转马头,便要丢下货物,带领众人逃走,然而一片开弓声音传来,他便不敢再有丝毫的轻举妄动——在如此近的距离下,将背后暴露给突厥骑兵的弓箭之下,纯粹是送死的行为。

    商队的护卫头领余豹狂吼一声:“保护主公。”

    然后一百多名护卫迅速上前,将王君临牢牢保护了起来。

    波多法王此时心情极好,说道:“王将军,本国师给你两个选择。”

    王君临深吸一口气,说道:“国师请说!”

    波多法王说道:“第一个选择,我杀了你们所有人。第二个选择,你乖乖跟我走,我放其他人离开。”

    “主公,我们不离开,我们就算拼尽所有人,也要保护主公离开。”余豹立刻说道。

    “我们不离开,还请主公快走。”

    “主公快走,我们拦着突厥人。”

    其他人紧跟着大声说道,所人护卫都是一脸决然,已经做好了为王君临去死的准备。

    王君临没有沉默多长时间,叹了口气,挥手压下众人说话,盯着波多法王,说道:“我留下,请国师大人放其他人离开。”

    “主公……”所有人脸色大变,齐声大喊,这一幕落在波多法王眼中,却是眼睛一亮,王君临的来历,包括出现在大隋的时间,波多法王都已经打探得很清楚,在如经短时间内成为大隋果毅都尉,开国县伯,这也就算了,毕竟是实打实的震惊天下的战功放在那里,可是这么短的时间内能够让这些人发自内心的愿意为他死,这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好了,不用说了,我意已决,难道你们想要我今天便死在这里吗?”王君临打断众人的喊叫,厉声喝道,同时给余豹使了一个眼色。

    众人一听,便一脸惭愧,不再说话,其实他们也知道,若是现在反抗的话几乎没有半点生还的可能,而王君临一个人留下,波多法王也并没有说要杀死王君临,只要人还活着,后面就有机会再救人不是。

    波多法王很守信用,任由余豹和邓郁卓带着商队离开了。而王君临依然上了那辆邓郁卓本来精心给他准备的马车,当然马车里面还多了一个波多法王。

    “国师是什么时候知道使团副使是晚辈的替身。”王君临知道自己如今是阶下囚,姿态放得很低。

    “前天可汗从前线阿史那部落的俘虏口中得知,给我们草料里面下毒的不是阿史那部落所为,而且又有人冒充我们王庭部落给阿史那了下毒。当时,我便已经猜到在使团里面的毒将只是阁下的替身。”波多法王好像对王君临充满了极大的兴趣,马车走了好一会了,还依然一直盯着王君临打量个不停,并且对王君临表现得颇为客气,不知道心中再想着什么。

    王君临叹了口气,说道:“不知国师刚才又为何能够认出晚辈?”

    波多法王有些玩味的一笑,说道:“去年那场大战,陇西城破的前一天晚上,是你救走的独孤陌玉,当时我虽然忙着替你挡住那个道士,又是黑夜,但是借着星月灯光,我还是看清了你的背影,特别是你走路的姿势,身形挺拔如枪,我从未见过有人走路腰板可以挺的如此直。之前见了你的替身,无法参照,但是见了你本人之后,终于让我想起了那晚上所见的挺拔背影。不过,这其实也只是我刚才的猜测,但紧接着你的那些护卫属下的反应,让我肯定了果然是你。”

    王君临苦笑一声,他却是没有想到暴露在自己挺拔的身板上,这本来就是后世天朝军人的一个特点,当然也不是每一个后世军人走队列都能够练出这样的身板和习惯,但王君临在特种兵新兵期间刚好被选拔参加**广场国庆大阅兵,那几个月的苦练,是真正将他的意志磨练的如钢似铁,同时也让他身形真正的做到了挺拔如枪。

    “不知国师想要如何处置晚辈?”王君临沉默半响之后,直接问出了心中最担心的事情。

    “我说想要收你为徒,你是否会答应?”波多法王没有任何犹豫,便随口说道。

    王君临愣了一下,说道:“国师开玩笑,晚辈何德何能,敢拜国师为师。”

    波多法王说道:“相信我,你一定会的。”

    说这句话的时候,波多法王一双眼睛仿佛变成了漩涡,他的话更是蕴含有奇妙的旋律。王君临与波多法王目光对视,精神不由自主的感到一阵恍惚,但很快他胸口传来一丝清凉之意,身体微微一震,瞬间恢复正常。

    波多法王眼见王君临眼神恢复清澈,眼睛一眯,他的眼神也恢复正常,毫不掩饰脸上的赞叹之色,说道:“毒将果然不凡。”

    王君临心中凛然,心想这和尚果然邪门,再也不敢与波多法王目光对视,避开波多法王目光,看着其鼻子位置,说道:“前辈,此去高昌城还要两个时辰,不如我们来谈理说道。”

    波多法王略有些意外的说道:“也好!”

    王君临此时一脸的高深莫测,说道:“前辈可知这世界有多大?”

    波多法王愣了一下,一脸沉思,却看见王君临右手突然抬起指向他, 袖口中露出一枚铁刺,泛着幽幽蓝光,显然上面有剧毒。

    王君临几乎在抬手的瞬间便扣动了钢弩的扳机,然而他的手指却已经扣不下去,因为不知何时波多法王的手已经握在他的手腕上了,不知道波多法王怎么弄了一下,他这只手不但彻底失去了知觉,而且不能再动弹分毫,即使是扣动钢弩的扳机也做不到。

    波多法王却好像没有半点生气的样子,并且啧啧赞叹道:“没错,本法王不会看错人,你就是我想要找的人,我原以为那个叫长孙无忌的小子不错,但后来才发现那就是一个狡猾的书生,或许很会当官,也会治理国家,却不是我要找的人,而你正是我想要找的人。”

    说这些话的时候,波多法王的双眼仿佛在发光,一霎不霎的看着王君临,让他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波多法王小心的将王君临宽大的袖子一点点揭开,看着小巧的钢弩,从王君临手中拿过钢弩,仔细打量一番,随手冲着王君临扣动扳机,嗡的一身,铁刺擦着王君临耳朵飞过,钉在旁边车厢上,大半铁刺没入其中,自始至终王君临的脸色都不变,因为他知道波多法王射的不是他。

    波多法王一脸赞叹,只是不知道是赞叹钢弩的威力,还是王君临的胆识。

    王君临脸上此时一片灰暗苦涩,等波多法王松开了手,苦笑一声,朝波多法王拱手道:“晚辈狗急跳墙,不得已而为之,冒犯了国师,还请国师原谅。”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