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四十七章 篝火晚会

    玛拉杜兹正在犹豫,一直没有说话的波多法王一声冷哼,玛拉杜兹心中一凛,便一咬牙,一脸视死如归的仰头将酒喝了下去。()

    帐中所有人都盯着玛拉杜兹,而玛拉杜兹本人心都已经提到了嗓子眼上,脸上也早已满是汗水,此时暗自感觉自己没有事,才心中长长松了口气,恶狠狠的看着周虎,咬牙说道:“毒将所斟之酒果然是好酒。”

    话音一落,玛拉杜兹向统叶护可汗一礼,便回到了自己座位上座下喝闷酒,他今天可是丢人丢大了,而且白白冒险了一次,不但没讨得统叶护可汗的欢喜,波多法王多半对他的表现也不满意。

    长孙无忌向周虎使了个眼色,意思是“差不多就行了,不要太过了。”然后自己也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其实,所有突厥人都知道,除非那毒将王君临疯了,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给突厥可汗和万夫长会下毒,但是事关生死,没有人敢冒这个险。

    接下来,周虎又如他之前所说的那样,给波多法王也斟了酒,后者面不改色,毫不迟疑的一口将酒喝了。

    统叶护可汗这时打了个哈哈,说道:“两位隋使千里跋涉,代表隋朝皇帝来到我突厥王庭,我突厥儿郎最是好客,自是要好生款待两位隋使,今晚在柴窝堡湖畔,我们要召开盛大的篝火晚宴,以欢迎两位隋使的到来。”

    长孙晟说道:“不知信义公主哪里?”

    统叶护可汗说道:“长孙大人放心,信义公主将会是我的可顿,按照我们突厥人的习俗,今晚上有我阿娜她们陪着信义公主,不会受到冷落的。”

    长孙晟知道统叶护可汗所说的阿娜指的是统叶护可汗母亲的意思。

    ……

    ……

    十六个白色王帐左侧八百步,有数百顶普通帐篷,用来安置两千隋军骑兵。(最快更新)此时其中一顶帐蓬里,王君临和姜木啷、苏长青等一众低级军官也都在案几后盘膝而坐,案几上摆满了各种肉食和酒水。

    苏长青拍开一坛酒的泥封,闻了一下,不禁笑逐颜开,说道:“这突厥人好客之名倒也不假,至少送来的酒是好酒,来来来,大家满上!”说着提起酒坛子,先给王君临斟了一碗。

    这时,两个妇人合力抬着一只滋滋冒油的烤全羊进了大帐,肉香扑鼻而来,众人赶了一天路早已饿了,顿时眼睛发亮。

    两个穿着羊皮袍的西突厥妇人将烤全羊架在木架上,用小刀麻利地切割着,将热气腾腾、肥嫩鲜香的烤羊肉盛在盘子里,端到众人的案几上,微笑着向他们示意,叫他们蘸着小碟里的盐巴吃。

    突厥人烤制的全羊在烧烤过程中是不刷佐料的,全是羊肉本来的味道,吃的时候要蘸着盐巴。好在突厥人地盘上羊的肉质鲜嫩肥美,煮熟之后虽然有很大的腥膻味道,但烤熟之后这种味道却是要淡很多。

    盘子递到王君临面前时,王君临很和善地向老妇人点了点头,看了这妇人一眼,便发现这妇人神色灰暗,眼神忧伤。

    统叶护可汗和波多法王想借和亲之举稳住大隋,而隋帝派出王君临和长孙晟这样的强大阵容可不只是简单和西突厥和亲,是想让他们尽可能的挑起突厥内战,最好能够如当初将强大的突厥帝国分裂成东西两个突厥汗国那样,让西突厥也变得四分五裂,一直忙于内战和内耗之中。

    在突厥人自己地盘上,要完成这件任务难度极大,事实上隋帝也没有对长孙晟和王君临抱有多大的信心。()

    虽然王君临在高台城的时候做了很多的准备,但毕竟没有十全的把握,有些事情在王君临看来,不借助当地人的力量,是绝不可能做得到的。

    而借助当地突厥人的力量,无非就是旁敲侧击、窃听、收买、威胁、利用等手段。只是这种机会实在太少,且需要王君临自己去寻找,所以只要有一点点可能或者机会,王君临都不会放过。

    而眼下这个突厥妇人忧伤、灰暗的神色表情,在王君临看来便是一次机会,所以他微笑着点了点头便是一次试探。

    果然,那老妇一看王君临态度和霭,便大着胆子试探着问道:“大人,你们来的人里面可有大夫?”

    突厥人会说汉语,并不意外,虽然说的不是很标准,但王君临在后世时走南闯北,各种方言都领略过,此时倒也勉强听得懂。

    王君临心中一喜,立刻说道:“老人家是不是有亲人生病了?”

    老妇人顿时双眼红了起来,皱巴巴的脸上,出现两道泪痕,说道:“我儿子生病了,我就这么一个儿子,听说汉人大夫看病都很厉害,大人能不能让你们的大夫给我儿子看看病……”

    王君临说道:“老妇人不如将你儿子的症状说一下,我回头问问我们的大夫,让他给开个药方,下一次你再给我们送吃的时候,我给你药方。”

    老妇人一听,顿时欣喜若狂,赶紧跪下说道:“大人,你是个好人。好人会有好报的。”

    她本来也只是因为实在没有办法,才试一试,对于隋人会帮助她,她本来几乎没有抱一点希望的,结果却是让她惊喜。

    王君临听了这个突厥老妇人的描述之后,便知道这老妇人的儿子得的是草原上最常见的一种寒热病,这种病纯粹是生活条件太过恶劣,又不讲卫生所得的病,放在后世随便一个小门诊,都能够轻易治好。但放在这个时代,特别是生活条件恶劣,生活物质条件差的突厥人中,除了等死,再没有其他办法了。

    在后世的时候,王君临在野外担负任务,待的时间太长,有时也会得这种病,所以王君临正好知道几种药能够治这种病,不过他这个时候自然不能直接将方法告诉这突厥老妇人。

    老妇人再次五体投地的向王君临跪下行了大礼之后,正准备再说什么,一个在门口转悠的西突厥士兵发现他们在攀谈,立即走进帐来,咳嗽一声道:“弄完了吧!弄完了就赶紧去湖边上,待会还要进行篝火晚会,需要忙的事情多着呢!”

    “哦哦!我马上就过去!”

    老妇人答应着,对王君临道:“大人,您一定不要忘了,我先忙去了!”

    老妇人离开大帐往边上走了几步之后,那个西突厥士兵顿时沉下脸,喝道:“不是给你们说了吗,不准你们和隋人多说话的。”

    那老妇人道:“我儿子生病了,族里面的巫医又不给我儿子治病,我只是想问问汉人有没有能够治好我儿子病的办法。”

    她还没说完,那士兵便劈面一记耳光,扇得她摔倒在地,嘴角都流出血来。那士兵骂道:“你还理由多得很,早就给你们交待过,不要跟隋人多说话,你还敢不听!巫医不给你儿子治病,那是因为你们小部的族长愚蠢,竟然敢跟着阿史那狗贼有勾结,不听可汗的话,病死也是活该。”

    说着抬起皮靴,狠狠踹去,那妇人捂着肚子躺在地上,一连挨了他好几脚,痛得身子佝偻做一团,哭喊道:“我儿子没有参与谋反,是我们族长自己做的事情,你们不能牵连到我儿子身上。”

    那士兵还要打她,一名突厥百夫长远远看见,喊道:“不要在那里丢人现眼,赶紧让她滚远?”

    那士兵答应一声,赶紧说道:“赶紧滚湖边上干活去。”

    突厥士兵和老妇人虽然有意压低声音,但他们的对话还是传到了王君临的耳朵之中。王君临眸中精光闪动,心中隐隐有了一个可行的计划。

    ……

    ……

    王君临在后世的时候,参加过蒙古人和藏族人草原上的篝火晚会,但当时的场景,与眼前所见篝火晚会却也是大同小异。

    都是堆垒成垛的木柴熊熊燃烧着,四面放着矮几,矮几后面铺着毡毯,有人拉起悠扬的马头琴,唱起豪迈悠扬的歌儿,穿着艳丽长裙的姑娘和衣装整洁的小伙子们围绕着篝火载歌载舞。

    不同的是,自己在世的时候是以游人的身份,是参加旅行团,算是花了钱参加的篝火晚会。可如今却是以大隋副使的身份参加篝火晚会,而且他一门心思的想着如何害这主人家。

    所以,他如今坐在这里,与后世的时候感受却是截然不同的。

    此时此刻,王君临抬起头,看到的是满天的星辰,远的近的、明的暗的,如银河倒挂,构成一片深邃浩瀚的星空,在这浩瀚星空下,包括帝王在内,所有的人,所有的事物都是那般渺小。

    回头望去,河流、山川、连绵的草原,尽皆没入无垠的黑暗,隐隐的还有狼的嗥叫随风传来,单独置身其间时,感受到的只有天地的广阔和孤寂的感觉,即便是现在有这么多人,有篝火、有歌声。

    但不知道为什么,王君临还是感觉这些人的热闹距离他很远很远,他在这一刻竟然生出一种看电影的奇怪感觉。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