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四十章 信义公主

    “此外,小人听长孙大人说过,那王君临是此次出使西突厥的副使,会带兵随殿下一起前往西突厥,而且王君临驻守边关,直面西突厥,殿下若是有什么意外,说不定还要王君临的照应。(最快更新)所以,不如见见也好。”

    信义公主想了一下,说道:“也好,那就请王将军进来帮我看一下病吧!”

    王君临在门外等了片刻,便见一名看起来三十多岁,长得颇为美颜的妇人和侍卫走了出来,这妇人仔细打量了王君临一眼,可能没想到王君临会长的这般俊朗,神色中有些意外,向王君临微微一礼,说道:“我是公主座下何尚宫,请王将军跟我来。”

    王君临不敢怠慢,抱拳回礼道:“劳驾何尚宫了。”

    尚宫是隋唐时期宫中女官的一种官职,王君临本来不知,是来之前长孙无忌随口提起过这位何尚宫,说本是信义公主的乳娘,从小将信义公主带到大,这尚宫之职也只是这次隋帝加封杨慧芳为信义公主,顺便才加封的。听长孙无忌所言,这何尚宫虽是下人,又是妇人之流,但却会读书诗字,且做事老练,长于琐事,心智不弱。

    传说中犹如魔王一般的毒将王君临不但长得这般俊朗,而且表现得温文尔雅,这让何尚宫再次感到意外,心想果然人不可貌相,但又想或许是谣言不可全信。

    王君临在何尚宫的带领下进了内室,抬眼看去,被纱帐遮住的床榻之躺着一个身形娇小的女子,若隐若现,只能看见人影,看不清样貌,而床榻之前两名侍女看见他如临大敌,脸有惊惧之色。

    王君临心中苦笑一声,单膝跪地,朗声说道:“高台城守将,果毅都尉王君临参见公主殿下。”

    “王将军快快请起。”纱帐之后传来女子声音,极为悦耳动听,但却透着虚弱和一种忧伤。(最快更新)

    王君临心底深出生出一丝怜惜,这让他想起了在这个时期另一个即使在后世都被不少人所熟知的隋朝和亲公主义成公主。

    义成公主如今是东突厥启明可汗的可顿,但王君临却知道按照原本历史,这位义成公主这一生嫁了四个男人,启明可汗死了之后,按照突厥人的传统,她又嫁给了启明可汗的儿子始毕可汗,而后者死了之后,他又相继嫁给了小处罗可汗、颉利可汗后三个都是启民可汗的儿子。被后世称为最悲催的和亲公主。

    眼前这位信义公主若是没有意外发生,命运多半和那位义成公主差不多。

    脑海中胡思乱想着,王君临说道:“卑职多谢殿下。”

    王君临起来之后,信义公主不再说话,而是何尚宫说道:“听侍卫说王将军也会医术,随行医官和高台城中的大夫都说公主殿下是水土不服所致生病,王将军可有办法医好公主殿下。”

    王君临说道:“卑职需要给殿下诊断之后,才能下定语。”

    何尚宫说道:“如何诊断?可是需要把脉。”

    王君临说道:“不需要,我只需要看一下公主脸色,然后问清公主症状便可。”

    “这……”何尚宫有些为难,隋时男女之别没有宋朝和明朝那般极端,寻常未嫁女子也可抛头露面,但是眼前这位可是公主殿下,而且是要和西突厥和亲的,所以让王君临在闺房之中见了却是有些不妥。

    “此去西突厥,这一路还要麻烦王将军护送,提前让王将军见一面,也没有什么不妥。”何尚宫正在犹豫,信义公主却已经说道。

    何尚宫立刻说道:“是,殿下。(uu小说最快更新)”

    话音一落,她便带着两个侍女拉开的纱幔,将信义公主扶着坐了起来。

    王君临毫不客气的抬头看去,不由心中怜惜更甚。

    此女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中充满难以掩饰的忧伤,面容苍白,两靥之病态明显。只是坐起来,便有些微微娇喘。面容白皙娇美,身形娇柔,坐在那里闲静得似姣花照水,真是病如西子胜三分。

    如此漂亮,惹人恋爱的女孩才十六岁,正是豆蔻年华,被父母疼爱的时候,却要背负着整个大隋与西突厥和亲的重担。

    刚才隔着纱幔,信义公主同样没有看清王君临的长相,所以王君临打量信义公主的同时,后者同样在打量这位传说中以一已之力毒死十数万敌人和烧死十数万敌人的毒将。

    和何尚宫一样,信义公主同样没想到王君临会是这般样貌,虽然身体也魁梧,但绝没有传说中超过一丈,更没有什么獠牙之类的恐怖之样。

    相反,王君临的面容棱角分明,如刀削一般,再加神色沉稳,眸中精光湛湛,自有其吸引人之处,特别是此时王君临因为要看清信义公主的脸色,两人便不免目光对视,信义公主顿时心如鹿撞,苍白的俏脸出现两片嫣红,她长这么大,什么时候被年轻男子以这样灼灼的眼光注视过。

    王君临发现信义公主娇羞之态,感觉惊艳的同时,也是略有尴尬,轻咳一声,说道:“殿下是否有食欲不振、精神疲乏之症状。”

    信义公主说道:“有的。”

    王君临又问道:“殿下是不是这几日睡眠也不好,而且心慌胸闷,有时还会腹泻呕吐。”

    信义公主眼睛一亮,突然对王君临多了几分信心,说道:“王将军所言症状,我都存在。”

    王君临说道:“医官诊断没错,的确是水土不服的症状。”

    信义公主说道:“王将军可有办法医治。”

    王君临说道:“卑职正好有一方法可医治和防范水土不服,公主只要照此方法施为,定能让玉体康复。”

    信义公主闻言,不由大喜,说道:“王将军请说。”

    王君临说道:“可有笔墨,卑职这就将药方写出来。”

    何尚宫赶紧去准备笔墨,信义公主大为意外的说道:“没想到王将军还识字,更会写字。”

    王君临苦笑一声,说道:“难道卑职看起来很像一个粗俗之人。”

    扑哧一声,信义公主忍不住笑出声,声音如银铃一般,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赶紧解释说道:“我们都是被别人的传言误导了。”

    王君临说道:“虽然空穴不来风,但世人多愚昧,所谓传言多会夸大其词,甚至胡编乱造,歪曲事实的多。就如,在我大隋百姓之中,多有传言说突厥人吃人肉,全部粗俗不堪,残忍邪恶。但实际,并非如此,突厥人也是人,只不过因为他们地处北方苦寒之地,所吃所用,所穿所住都远远不够,再加他们文化教养远远达不到我朝,所以才喜欢做一些劫掠他族之事。当然,突厥人的生活条件的确艰苦,生活习俗刚开始也定会有所不适。”

    信义公主认真的听完王君临所说,默默的点了点头,说道:“多谢王将军。”她当然知道王君临在趁机开导她。而且效果也很不错,也解开了她对突厥人的一些错误认识,心中对未来的恐惧一下子减弱很多。

    这个时候,何尚宫已经让人准备好了笔墨和桌凳,王君临便坐下将药方写了下来。

    王君临在后世的时候,他外公是一位有名的书法家,他从小又是跟着外公外婆长大,所以学了一手好字。来到这个世界大半年后,他也一直在学习古体汉字,翻读这个时代读书人所看的论语、春秋、史记、礼记等书同时,又重练了书法。

    信义公主碍于身份,不好如何尚宫那般站在旁边看王君临写字,心中却是好奇的很,努力伸着可爱的小脑袋,就是看不见,心痒痒的很。不过她看着何尚宫目瞪口呆的神色表情,便知道王君临恐怕写的很好。因为她知道,何尚宫却不是普通的婢女,本是书香门第的小姐,不过却是前朝犯官之后而已。甚至,信义公主写字也是何尚宫所教的。

    王君临将药方写好之后,交给再看向王君临时目光已经有所变化的何尚宫,说道:“按照这个药方烧熬药汤,每日三次。另外,公主可让人做一个香囊,挂在胸前,香囊里面装苍术、藿香、白芷、橘皮、佩兰、艾叶、大青叶、金银花等药材。其次,从现在开始公主不可服用凉水,只能服用烧开的热水。最后一点要求,公主一定要好好休息,保证有足够的睡眠。公主只要按照卑职所说去做,最多七日,便可身体康复。”

    王君临在后世时为佣兵,走南闯北,什么地方没有去过,戈壁沙漠和热带雨林这两个最容易让人水土不服的地方更是去了不少次,刚开始他也有过水土不服,所以他刚好知道一个药方以及如何医治和预防。

    当然,水土不服放在医学发达的后世实在是不算什么,不管是中医,还是西医,或者任何一个国家和民族都有自己的办法医治。

    但在这个时代,却是会死人的,若是身体强壮的青壮男子,抗过去了,也就好了,可是体弱之辈,死亡率太高了。就眼前信义公主,若不是遇见王君临,十有**便难以抗过去。

    :两更送,求捧场,求收藏,求月票和推荐票的支持。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