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二十四章 白兰王

    “命他过来。”鱼俱罗笑着说道,他突然想到了一个可以尽快击败突厥人的计谋,而且感觉这个计谋由王君临去实施极为合适。

    王君临疾奔而至,按照行军途中的军中礼节规定,一丝不苟的在马上拱手道:“末将王君临拜见大都督!”

    鱼俱罗盯着一脸沉稳之色的王君临看了半响,赞赏的点了点头,后者没有因为立下绝世大功,且骤然连升四级而骄傲浮狂,这让他对王君临很满意,也对其更加高看。显然王君临能够以一已之力,带领二十来人拿下陇西城,这其中固然是因为那奇毒的功效和一些运气成分在里面,但绝非侥幸而来。

    “王君临,本帅有一重任要交给你,不知你可有信心完成?”鱼俱罗说道。

    王君临当即说道:“请大都督示下,末将定然会全力以赴去完成重任。”

    鱼俱罗说道:“按照突厥人和吐谷浑这些游牧民族打仗习性,他们二十多万大军东征,后方两百里外必有大批牛羊群和粮草做为后勤吃食供应,本帅再给你四千人,加你本部,总计五千骑兵,由你率领走西平郡的路线,绕过水泉关,到敌后去寻找。你若是能够毁掉他们后勤大营,便又立下大功,本帅保你战后封爵。若是后勤大营难以毁去,可袭击他们运送粮草的队伍,斩断他们粮草运输线,断了突厥大军补给。嗯,走的时候带上一支鹰信。”

    “末将遵命!”王君临闻言大喜,这种事情虽然危险,但在他看来,这比他过几天带麾下人马混在八万大军中,与十数万突厥大军混战要安全得多。最主要的是,他最为擅长潜伏、偷袭。之前他一个人或者带领一火斥候是这样,如今带领五千军队同样这样。

    王君临接过旁边文令官递过来的令箭,调转马头向自己的部属奔去,半路上便将令箭交给武三,让他凭军令去调动另外四千骑兵。

    隋军斥候队中也养有苍鹰用来送信,只是熬鹰很不容易,汉人中又多缺乏此等人才,所以信鹰的数量极少,鱼俱罗十万大军也只不过有三只信鹰,这一次让王君临带走一支,可见对王君临所担负任务期望极大。

    没过多久,五千骑兵离开了大队,向西北方向疾驰而去。鱼俱罗凝望着王君临远去的背影,心想能不能尽快击败突厥人,就看这小子了。

    ……

    在景教波多法王奔走下,与突厥人仇恨不小的吐谷浑和西突厥联手攻打大隋雍州,按照约定,吐谷浑打头阵,但短短五天攻打金城,却让吐谷浑损失了近万人。所以,在突厥大军到来之后,吐谷浑人再也不愿意攻打金城,他们只顾着劫掠汉族百姓和财物,然后运回到他们祁连山中的老巢伏罗川和伏俟城。

    吐谷浑和突厥人一样,都是部落制,劫掠财物时便是以部落为单位,剩下的这四万大军没有散开之前,统领大军的白兰王还能控制自如,可如今四散而开,化成劫匪,即使是白兰王都难以在短时间内将他们收拢到一起。

    所以,在发现大隋援军到来之后,白兰王虽然派出传令兵,四处召集部署,可是足足一天时间依然过去,只召集了两万余人,另外一万多人依然各自为战,劫掠财物和人口。

    事实上,能够将这两万余人这么快召集在一起,还是因为这些人都在金城郡最为富庶的平兰县城内外。只是,当白兰王刚刚将这些人聚集到一起的时候,隋军骑兵大将刘方便统领两万五千骑兵出现在了他们的视野之内。

    没有任何多余的废话或者说试探,双方前队几乎同时开始发起冲锋。

    很快双方骑兵相距五十步,马速提升到最快,以每秒二十米左右的速度接近,最前排的大隋骑兵无不满脸涨红,双眼圆睁握紧手中长枪,对准对面的吐从浑骑兵,跑在最前面的吐谷浑骑兵同样满脸凶悍,手中马刀挥舞,做好了最为利索的劈砍姿势。

    从一百步时,双方骑兵中后排便射箭抛射,此时仍有人在试图射箭,一拨波骑弓射出的轻箭嗖嗖往来飞舞,一百多名隋国骑兵被击中,因为良好的盔甲防御,所以只有十几人跌落马下,短短距离转眼即逝。而吐谷浑骑兵则有四十多人坠下了马。

    “杀!”双方骑兵在最后时刻同时爆发出嘶声力竭的一声吼叫。

    轰!

    两股马匹的洪流迎面对撞,无数折断的枪杆和刀刃的断片飞舞,折断声和人马碰撞连绵不绝,枪刃与铠甲摩擦的声音让人牙根发酸,避让不及的马匹互相撞得骨头碎裂,一些马匹被撞得飞起,一些则带着骑手倒地,在地上拼命翻滚。

    人仰马翻,鲜血四溅,士兵们的嚎叫,战马的嘶鸣,伴随着鼓角声,很快双方便完全陷了一场昏天黑地的厮杀中。

    ……

    白兰王端坐马上,背后一杆白狼头大旗,脸色凝重地看着有条不紊的展开队形发起冲击的隋军骑兵,心中有些不安,沉声说道:“按照斥候情报,这两万多骑兵一连急行军一天一夜,他们战马和人力必然不能持久,所以这一战,我们只要挡住隋军第一波强大攻势,必可挫其锐气,然后将他们打败。”

    “此外,西突厥处罗可汗已经派史瓜皮娃率领八万大军南下拦截隋军,只要我们这边取得一场胜利,后面便有理由退居二线,将打头阵的事情交给突厥人。到那个时候,我们不但能够将这些天劫掠的东西运回伏罗川和伏俟城,而且只要突厥人打败隋军,按照之前约定陇西郡便成为我们的地盘。而且,西突厥若是与隋军大战中损失惨重,说不定我们还可以再得一郡之地,听说戈刀部已经被隋军灭族,之前约定给他们的天水郡便有可能会成为我们的,当然这前提是我们始终能够保持足够强的军力才行。”

    众将闻言,无不精神一振,一个个眼睛发亮,齐声说道:“大王英明。”

    白兰王这时皱了皱眉,问道:“煞璧部和凡通部的人不是已经联系上了吗,什么时候会到?”

    身旁一名吐谷浑大将忙道:“大王,煞璧部和凡通部劫掠物资不少,其中还有几千个女人,所以走得很慢。不过,按照计划,最多再有两个时辰便可到达。”

    白兰王说道:“这样也好,待会两军交战,战到疲惫之处,有这两部近万人马突然杀出,当可收以奇效。”

    ……

    “咚咚咚……”

    战鼓轰鸣,号角响起,大地颤抖,蹄声如雷,杀声冲天,烟尘弥漫,双方骑兵每一次狠狠的碰撞下,都是人仰马翻,一瞬间便死伤数百,乃至上千……

    大隋骑兵统领大将刘方和白兰王竭尽所能调兵遣将,很快不约而同地都向对方的侧翼军队发起了攻击,一场全面的大混战,就此展开了……

    刘方和白兰王坐镇中军,不断投入兵力,战团越来越壮大,从山巅俯瞰下去,整个平原上到处都是横冲直撞的兵马,杀得天地失色,日月无光。双方兵力已经全部投入到了里面。

    不断挥砍厮杀,让双方大军都极为疲惫,大隋大军虽然马力不足,但是盔甲兵器优良,士气高昂,吐谷浑马力和人力精力充足,战力也不差,但是盔甲兵器相对较差,且因为一个个抢足了东西,便没有最开始来金城郡时那般英勇拼命。

    一场大战,眼下看来谁胜谁负,还真不一定。

    “裴元庆现在何处?”隋军中军,大将刘方眼睛眯着,一边熟练的下达一项项命令,调动兵马,一边沉声问道。

    刘方是此次鱼俱办统领的十万大军中军职仅次于鱼俱罗的大将,也是大隋天子亲命十万大军的副统帅。

    刘方也是大隋开国名将,在《隋书·刘方列传》记载刘方“性刚决,有胆气”。

    刘方早在北周时便承御上士,不久因战功拜上仪同。北周大象二年,北周宣帝宇文赞病死。周静帝宇文衍年幼,左丞相杨坚专政。相州总管尉迟迥对此不满,公开起兵反对杨坚。刘方随上柱国韦孝宽平定了尉迟迥之乱。因功加开府,赐爵河阴县侯,邑八百户。

    北周大定元年二月,大丞相杨坚受禅登基,是为隋文帝。刘方进爵为公。

    隋开皇三年,刘方随卫王杨爽出征突厥,于白道(今内蒙古呼和.浩特西北)大破沙钵略可汗军,进位大将军。

    所以,刘方按照军职只比鱼俱罗低半级。只是刘方出身贫寒,没有世家门阀根基,所以平时为颇为低调,也很少说话,但打仗却是一把好手,特别是在骑兵对战方面,否则鱼俱罗也不会让他统领三万骑兵。

    “启禀将军,刚刚裴将军派来的信使来报,裴将军已经按照将军指令藏在西边五里外山谷之中。”旁边一名果毅都尉连忙在马上抱拳说道。

    ps:两更送上,新书求捧场,求收藏,求月票,求推荐的支持。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