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十一章 升官

    总之,王君临来之前已经想好了腹稿,说的过程中有一些技巧,比如避重就轻,不说自己在北道峡谷第一时间逃走之事,而是尽可能凸显自己功劳和苦劳,同时他有意无意点出天水郡车骑府可能有奸细与羌族戈刀部勾结。

    整个过程中,鱼俱罗和帐中其它文武官员还时不时的询问,王君临都能够对答如流。而且王君临叙述的时候神色沉着,逻辑合情合理,给鱼俱罗等人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和很强的说服力。

    “如此说来,此次吐谷浑攻打我金城郡,实际上是西突厥蓄谋已久,暗中联合吐谷浑和羌族戈刀部共同发难。”鱼俱罗终于知道了真相,最后下了定论。

    顿了一下,鱼俱罗对左右说道:“传令全军!阴扬郎将以上将领即刻来中军大营进行军议。”

    有十名传令兵答应一声,上马分十个方向奔驰而去。

    然后,鱼俱罗看了一眼王君临,说道:“你所说军情极为重要,来的也很及时,嗯……本帅带军向来赏罚分明,欲给你记下大功,提升你军职作为赏赐,但你又是韩子良的亲兵,本帅虽然掌管全军,但也不好绕过韩子良提升你的军职。”

    王君临一听,心中一凉,说道:“启禀大都督,卑职虽然是韩将军亲兵,但实际上只与韩将军有一面之缘,且至今还未履行过任何亲兵之职。”

    鱼俱罗有些意外,说道:“这是为何?”

    王君临不敢隐瞒,赶紧如实将自己在麦积镇如何碰见韩子良,又如何得罪张家,以及为救恩人陈小六,不惜寻找韩子良庇护,答应为其亲兵,等等这一系列的始末一一说出来,这其中包括他夜中潜入张家杀人和救人,都没有丝毫隐瞒和歪曲。

    王君临将这些说出来,却是因为对他三大好处,一是可以让鱼俱罗不用太顾忌韩子良,对他重赏甚至重用。二是通过这件事情也能彰显出他的能力和不凡,以及是个感恩报恩之人。三是以鱼俱罗的心智知道了他与张家有仇,再一结合前面所说羌族戈刀部劫粮草车队一事,难道就没有一些怀疑?

    但不等鱼俱罗开口,旁边一名文官突然起身对鱼俱罗拱了拱手,说道:“大都督,下官有一好友,名叫刘志文,是上一任清水县令,臣有一次听他说过麦积镇张家的跋扈,与王君临所言完全属实,而且臣还听说张家与吐谷浑、戈刀部暗中都有大宗生意往来。”

    王君临闻言大喜,他没有想到还有如此巧事,刚好有人知道张家的底细。

    “既然如此,张御史,这件事情便由你调查,若张家真有通敌之罪,本帅绝不轻饶。”鱼俱罗说道。

    刚才发言的张御史欣然说道:“大帅放心,下官一定查清此案,绝不让这些勾结异族的奸妄之徒逍遥法外。”

    大军出战,随行御史一般都是监军,一是监督论功行赏的公正性;二是监督包括鱼俱罗在内的所有统兵大将,以防拥兵自重,有谋反之意;三是监督地方官员配全军队作战情况。此次随鱼俱罗身边的便有三个御史担任监军,一正两副。

    没有人喜欢被人监督,所以,寻常情况下,如鱼俱罗这样的大将都不喜欢监军,如今有机会指使其中一名监军离开身边,哪怕是几天时间,鱼俱罗也是愿意的。

    当然,这也是这个张御史与清水县上一任县令交情的确够深的缘故。

    张御史领命而去,鱼俱罗又对王君临说道:“既然你还未正式给韩子良担任亲兵,那本帅便提升你为火长,统帅一火亲候,直接在本帅身边听命。”

    王君临心中大喜,火长虽然官职卑微,甚至都不算是军官,和后世军队中的班长相差不多,但重点在直接听命于罗俱罗,而且统帅一火亲候,所谓亲候其实包含了两个身份,一是鱼俱罗的亲兵,二是斥候,也就是既是亲兵,又是斥候。这样的身份,比中下县尉、下关令、陪戎副尉等下级军官甚至还要高人一等。

    没看帅帐中刚才还一脸倨傲看着他的文武官员,再看向他的目光中多了一些善意,有几人甚至还对他点了点头,而帐内帐外的众亲兵,更是一脸羡慕。

    “多谢大都督,卑职愿为大都督效死命。”王君临适时单膝跪地大声说道。

    鱼俱罗点了点头,他对王君临的态度很满意,说道:“裴元庆,你带王君临下去安置。”

    站在门边一名小将立刻出列,躬身抱拳大声喝道:“诺!”

    然后他直起身看了一眼王君临,王君临赶紧对鱼具罗说道:“卑职告退。”

    然后起身,跟着名叫裴元庆的小将出了帅帐。

    此时,全军鹰扬郎将以上将领相继纵马往帅帐聚集而来。

    裴元庆带着王君临让开门口,在一边停下,王君临赶紧抱拳躬身说道:“卑职参见裴将军,还请将军多多关照。”

    裴元庆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说道:“本将果毅都尉裴元庆,在我上面还有鹰扬郎将宇文寒峰,我为副,他为正,共同统帅大都督身边五千亲兵。”

    王君临心中讶然,据他之前从刘刚那里了解的大隋官制和军制,果毅都尉为正六品武将,而眼前这小将年龄也就十**岁,而据王君临所知,最近几年大隋并无战事,所以说此人要不是家世极为不凡,要不就是武力或者能力出众。所以,才会有此殊荣。

    心中念头快速闪动,王君临立刻学着刚才裴元庆面对鱼俱罗的样子,大声抱拳称“诺”。

    抬起头来,这才仔细打量这位年轻的有些过份的将军样貌,身高足有六尺,双眼有神且有一双剑眉,长着一对略显秀气的凤眼,相貌端正,白皙的皮肤让他完全不像一名整日里风吹日晒的军汉,但却英气逼人。特别是此人的气度举止显得颇为不凡,一看便知出身高贵,不是官宦人家,便出身门阀世家。

    王君临突然想起裴元庆这个名字有些熟悉,好像是隋唐演义中的人物,并且他没记错的话是一名猛将,只是更多的信息他就不知道了。

    裴元庆只是简单的给王君临说了一些规矩,然后将王君临交给了一名都尉。

    这都尉叫郭树彪,一脸络腮胡子,长的人高马大,从外表体型上看颇有猛将之姿。

    郭树彪先带着王君临领取了鱼俱罗亲兵特有的青色明光铠、军服、军靴、弓箭,以及战马等东西,最后带到了自己麾下人马营帐前,立刻就喝道:“李北天!火长李北天何在!”

    话音一落,只见一个魁梧大汉一脸沮丧的从一个营帐中钻了出来。郭树彪顿时骂道:“李北天,你可知罪?”

    魁梧大汉一脸不服气的说道:“都尉,第四团的几个小子赌钱舞弊,你也知道我在战场上下起手来就没有个轻重,所以……下手是重了点,打伤了两个第四团的混蛋……”

    “砰!”不等李北天将话说完,郭树彪突然一脚踹出,李北天便栽了个跟头。

    “没点眼力见的东西,大都督这几天心忧战事,本就心情不好,这个节骨眼上你还敢犯军规,又在大都督眼皮子底下,真是个不知死活的东西!”他骂完,左右看了几眼从帐篷中跑出来的属下,又瞥了一眼王君临,声色俱厉道:“来人,给我解下李北天的兵甲,罚二十鞭子!”

    一千人或远或近站在原地大气不敢出,李北天立刻就被郭树彪两个亲兵按翻在地,脱了盔甲,只穿着军服,撅着屁股。

    “等一下,我脱了军服,别打烂了。”李北天喊道。

    两名亲兵没有阻拦,任由其脱了军服,裸露个背。

    “啪!啪……”一名亲兵上前,甩动着鞭子,二话不说就开始抽打起来,打在皮肉上的声音叫人心惊胆寒,身上鞭痕有些触目惊心,但被按在地上的李北天咬着牙愣是没叫一声。

    只是,让王君临有些意外的是,刚抽了四五鞭,郭树彪挥了挥手,说道:“行了,大战在即,没时间给你养伤。不过,李北天,这火长你就别当了,降为副火长。”

    顿了一下,郭树彪喝道:“王君临。”

    王君临顿时明白了这郭树彪的意思,心想自己要上位,肯定要有人让位置,毕竟军队中只要是个官,即使是火长这样的不入流的小官,那也是一个萝卜一个坑的。

    心中暗自嘀咕,面上一片肃然,立刻上前,抱拳躬身道:“卑职在!”

    “从今往后,你便是亲候队第五火的火长。”都尉郭树彪一脸平静的说道。

    王君临不敢怠慢,立刻应道:“卑职遵命。”

    郭树彪点了点头,便在数十名亲兵簇拥之下,自顾离去。

    鱼俱罗身边的五千亲兵,清一色青色铁甲骑兵,是隋军的最精锐部队,除了护卫鱼俱罗本人外,还有长史、司马、录事、功、仓、兵、骑曹参军等等一众文职军官。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