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十章 十万大军

    事实上,大都督鱼俱罗统兵十万奔赴雍州,也是大隋朝建立以来第一次大规模对西北用兵,反击突厥和吐谷浑人,也标志着隋朝从被动防御转为主动进攻,拉开了隋朝全面反击突厥的序幕。

    雍州一地便驻军十万,鱼俱罗又带来了戍卫在京师的十万精锐之军,总兵力多达二十万,算下来已是大隋王朝近两成的作战部队。

    再加上各种后勤辎重,各州、郡、县堆积如山的粮草,征用了不计其数的马车牛车,仅所动员的后勤民夫预计不会少于五十万之众,平均一名士兵就要有两到三名民伕来进行后勤援助。

    自古以来,不论战争模式如何发展,战争在很多时候拼的最终都是国力。

    ……

    ……

    骑马站在天水城北山坡上,看着山下一望无际的大营,王君临骇了一大跳,他这些天只顾着赶路,路上虽然听说朝廷又派了大军前来,但没想到大军已经到了天水城外。

    王君临看见的正是鱼俱罗统领的十万大军。

    十万大军在天水城外平坦的开阔地扎下了大营,大军扎营一丝不苟,因为是行军扎营,没有立营栅,而是以车布在外围,车前挖浅沟、埋鹿角,并每隔百步竖立起一座高高的哨塔,车围后插上密集的马矛,防止敌军骑兵突营,中间才是兵帐,另有营帐放置杂畜等物。

    大隋朝常设十二卫,每卫十个车骑府,鱼俱罗所统帅大军刚好是一卫之兵,所属皆是中府,每府为一万人。

    这数千顶大帐便是按照十府分别驻扎,以各自鹰扬郎将的大旗为区分,而中间是明显大一号,以金丝为边的青龙帅旗上书写着大大的‘鱼’字,在风中飘扬。王君临隐隐看见‘鱼’字,突然想起一个人,历史上大名鼎鼎的开隋九功臣排第五位的大都督鱼俱罗。王君临能够记起这个人,还是因为他看过隋唐演义,而鱼这个姓太过少见。

    据王君临所知,鱼俱罗勇武过人,有开隋第一武将之称,王君临记得在隋唐演义好汉排名中,大名鼎鼎排在第二位的宇文成都便是鱼俱罗的徒弟。可想而知此人的厉害。而从眼下行军大营中便可窥一斑。

    数千营帐整齐有序,大军按照建制和兵种经纬分明,各营有偏将率军巡逻,两班轮换,每个细节都一丝不苟。

    这是王君临第一次看见古代行军大营,而且是十万大军的大营,再加上他所站位置视野极好,刚好能够俯瞰而通览全部。

    这对王君临的震撼极大,并且在无意中影响了他的心境,甚至他的一些决定。

    这几天从陇西往回走,王君临曾经有过一些犹豫,思考过何去何从。

    最开始他因为与韩子良有约定,且被韩子良安排了军籍,只能参军。后来看见雍州总管独孤陌玉的威势,让他首次心中萌发了雄心或者野心。但在陇西郡历经生死,亲眼看见身为寻常士兵的刘刚等人死的是何等容易之后,又让他生出其它想法。

    就在看见十万大军大营之前,王君临一度想着陇西被羌族和突厥人所占,刘刚等人也已经战死,自己悄悄离开前往关中谋生,韩子良多半会以为自己已死。

    然而,就在刚才,看见十万大军十里连营的震撼之后,他的想法竟然在瞬间坚定起来。

    这种改变的外在原因固然是十万大军大营,但内因却是王君临本身就是一名战士,一名勇敢的战士。虽然他从后世而来,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依然是华夏的一员。如今异族来犯边关,十万大军奔赴前线拼命,自己岂能当逃兵。

    盯着山下大营看了半响之后,王君临眸中闪过一抹决意,他要去见鱼俱罗,但绝不愿意只当一名普通士兵,因为士兵在一场战争中太容易死了,即使他王君临武力不弱,只要还是一名士兵,便没有多大的区别。

    所以,他不能就这样去见鱼俱罗,还好他有充分的准备。

    ……

    中军帅帐之中,鱼俱罗神色阴沉,前天刚到天水郡,突然有代表城池陷落的烽烟从陇西郡方向传来,这让他大吃一惊,急忙派出斥候前往陇西郡打探,而在斥候未回之前,他却不敢轻举妄动,因为从天水郡到陇西郡这一路上峡谷纵横,能让敌军设伏的地方太多,他在敌情不明的情况下,不敢冒进。

    但若吐谷浑人已经攻下金城郡和陇西郡,他绝不相信。所以经过这一天一夜与麾下将领探讨推衍得出结论——敌军出奇兵,绕小路,拿下了陇西城。

    此次他为主帅,出征前,陛下亲自给他斟酒,殷切叮嘱,让他不但将吐谷浑人驱赶走,还要借机将武威、张掖、西平三郡拿下。而这还是陛下和朝廷三省六部诸相最低的目标。

    然而,他才走到天水郡,就接到陇西城陷落的消息,这样的开局给他的压力确实大如泰山。

    便在这时,帐外隐隐传来喧哗声,中间隐隐夹杂着马蹄声。

    鱼俱罗眉头一皱,喝问道:“外面何事喧哗?”

    门口一名亲兵小步跑进来,单膝点地,躬身说道:“大都督!有一名士兵从陇西赶来,自称带来紧急军情。”

    鱼俱罗神色一凝,骤然起身。

    中军营地,营门将李峰亲自带领四名士兵在前面开路,后面跟着一名身形高大魁梧的青年骑兵,纵马狂奔,直直向鱼俱罗所在帅帐疾奔而来。其中一名亲兵还排在李峰身前,且背后插着四把红旗,每把红旗上面都写着一个‘急’字,连在一起便是“急!急!急!急!”。

    所过之处,人人纷纷躲避,无人敢有怨言牢骚,只因为这是最高等级的加急军情。

    从大营门口到帅帐远达七八里路,若不这样,一路过来耗费时间十数倍不止,这要是耽误军情,无人敢担这个责任。

    这名身形高大青年骑兵不是别人,正是王君临,他要将他所知道的情报换成军功。

    一群人距离鱼俱罗帅帐十丈外勒马跳下,营门将李峰跳下马,冲王君临喝道:“你跟我来。”

    王君临不敢怠慢,赶紧下马跟上,李峰一边向前快步走去,一边大声说道:“快禀报大都督,陇西有重大军情上报。”他在带着王君临来之前,已经简单询问过王君临,知道王君临所带来情报非同小可,否则他也不会如此行事。

    鱼俱罗身边的亲兵早已得到帅帐内的指示,一边按照例行规矩接过李峰和王君临胯下战刀,一边说道:“二位请进,大都督等候多时。”

    王君临深吸一口气,跟着李峰冲进帅帐,二人单膝跪地,行了军中礼,李峰大声说道:“启禀大都督!此人带来陇西重大军情………”

    这是王君临来到这个世界上,第一次遇见名流千古,载入史册的名将,心中可谓是充满了浓浓的好奇,忍不住偷偷打量,这一看之下,却是让他瞳孔一缩。

    只见此人身高足有六尺六,四十多岁,肩膀异常宽阔,两臂尤其长,仿佛有千斤之力,更让人惊讶是他的眼瞳,异于常人,竟然是双瞳,目光俨如猛虎般冷厉,被其目光扫过,即使是王君临也感到犹如寒风扑面,心头发紧。

    这便是一代名将的气势,煞气逼人,果然不凡,特别是配上这罕见的双瞳,胆小之人,一个目光便可将其吓尿。

    王君临却是不知道,就因为鱼俱罗相貌异于常人,目有二瞳孔,有谣言说这是帝王之像,结果隋文帝杨坚死后,鱼俱罗遭隋炀帝杨广猜忌,被斩首于市。

    鱼俱罗闻言,神色一凝,上下打量王君临一眼,喝道:“你是何人,带来何等军情,还不快快呈上。”

    王君临一个激灵,大声说道:“卑职为天水郡车骑府鹰扬郎将韩子良亲兵王君临,卑职亲眼看见羌族戈刀部和突厥骑兵攻破陇西。”

    鱼俱罗目光一亮,对左边下首一名矮几后面坐着的文官说道:“张长史,你亲自速去天水城车骑府查他的军籍。”

    张长史躬身称是,看了一眼王君临,离帐而去。

    鱼俱罗这才看着王君临说道:“王君临,你现在将你所经历、看到、打探到的一切告诉本帅,若有遗漏,或者敢有不实者,依照军法本帅砍了你的头。但你所说军情若是重要且属实,本帅给你记大功。”

    王君临闻言,顿时大喜,他等的就是这句话,当即细细的从在北道峡谷遇到羌族伏兵开始讲起,直至陇西城被敌攻破,以及自己为打探军情,冒死潜伏陇西城附近,俘获数名敌军斥候,拷问得知,在羌族戈刀部帮助下,突厥三千精锐骑兵绕小道化整为零潜入陇西郡,以及雍州总管孤独陌玉被突厥人所俘获,且突厥人借此诈开城门得以破城,等等。

    最后,王君临又说了自己如何突破敌军封锁和斥候追杀,昼夜不停的奔赴数百里,南下回天水郡报信。

    ps:深夜两更送上,求捧场,求月票,求推荐票,求收藏——————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