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三章 低估了古人的无耻

    身着明光铠的男子看见王君临,便是眼睛一亮,心中暗赞“好一个魁梧汉子。”

    比起这个时代大部分人,王君临体格上的优势本来就非常明显,再加上经历过极为刻苦的训练,一身肌肉既不张扬,且给人一种体形很匀称、很有力量的感觉。

    “这张金钱豹皮上血迹还在,豹子是你猎杀?”此人虽然暗赞王君临的体形,但神色举止很傲慢。

    王君临颇为反感此人的傲慢,但面上不露声色,抱拳一礼,说道:“这只金钱豹正是在下所猎杀。”

    这人目光中欣赏之意更浓,说道:“本将乃天水郡车骑府鹰扬郎将韩子良,想收你为亲兵,你可愿意?”

    王君临闻言一愣,略一犹豫,说道:“感谢将军青睐,在下目前还不想参军。”

    韩子良脸色顿时微沉,但他出身高贵,且刚到天水郡来上任,大庭广众之下自不会做出强人逼迫之事。

    一声冷哼,韩子良纵马转身离去,那名文士和一众骑兵紧紧跟随。

    王君临看着韩子良一行进了百步外一家酒楼,这才微松了一口气。

    开玩笑,这韩子良是何人?什么底细?他完全不知,若非逼不得已,岂能稀里糊涂将自己卖了。

    “我这张豹皮要卖三百吊,若是有人愿意,可当场交易。”经过刚才这件事情,王君临突然发现今天扛着豹皮大街叫卖的举动有些扎眼了,说不定会惹来什么麻烦,他不想在这里多逗留,只想将豹皮尽快卖了,迅速离开。

    然而,就在这时,人群外有人高喊道:“这金钱豹皮可是稀罕之物,本公子买了!”

    这声音一出,街道上顿时安静下来,不少人更是脸色一变,如避蛇蝎般向后退去。

    只见人群外大摇大摆的走来七个人,为首是一名锦袍青年,其余六人都穿着黑色护卫服。这青年不是别人,正是昨天在社棠村强抢民女的张宏蒙。

    众人显然极为害怕张宏蒙等人,纷纷向后退去,不敢来争豹皮,陈小六更是吓得脸色煞白,王君临也是暗自骂娘,心想今天真倒霉,碰见这人渣。

    张家放在天水郡虽然不算什么,但在清水县却是一霸,在麦积镇更是如土皇帝一般的存在,这张宏蒙向来欺男霸女,鱼肉百姓,巧取豪夺,恶名远扬,可谓无恶不作,被麦积镇的平民百姓痛恨到极点。

    张宏蒙打量王君临和陈小六一眼,见两人身着寒酸的平民服,懒得再看第二眼,傲慢无比的说道:“这张豹皮本公子买了,你们开个价吧!”

    王君临知道此人不好惹,他也不想惹事,略一犹豫,说道:“这金钱豹皮我卖一百吊。”

    为了不惹麻烦,他将价格由三百吊直接压到了一百吊。但张宏蒙却是脸色一沉,说道:“哪有这么贵的豹皮,给你一吊钱拿上滚蛋,豹皮归本公子了。”

    王君临脸色微变,他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此人的无耻,旁边陈小六低着头,紧紧拉着王君临的胳膊,暗示他拿上一吊钱赶紧走,可是王君临脸色一阵变化之后,心中犹豫,并没有立刻答应。

    张宏蒙眼见王君临竟然敢不听自己话,眼睛眯了起来,寒声说道:“本公子刚突然想起来,我们家养的一只金钱豹被人杀了,现在本公子怀疑就是你二人所为,本公子要拿你们去见官!”

    王君临脸色大变,直接拔出了腰间的柴刀,强忍着心中杀机,说道:“这豹皮归你,放我们二人离开。”

    张宏蒙却压根没将王君临放在眼中,一挥手,喝道:“敢对本公子动刀,给本公子拿下他们,若敢反抗,格杀勿论。”

    “小六,你先跑,我挡住他们。”王君临急声说完,一把将陈小六往后推去,与此同时,他提着柴刀已经迎了上去,三两下便将三名护卫打倒在地。

    到这个时候,王君临依然不想大开杀戒,只是将这些护卫打伤,但就在他放倒第五个护卫时,突然听到身后一声惊叫,转头看去,脸色顿时铁青一片,陈小六被最后一名护卫和张宏蒙给捉住,那护卫拿着一把长刀放在陈小六的脖颈上。

    张宏蒙得意万分,张狂的哈哈大笑,说道:“你很能打是吧!放下刀让我的人将你绑了,不然我现在便割了他的咽喉。”

    王君临打死都不会做出任人宰割的愚蠢之举,因为他知道这样不但救不了陈小六,而且还会将自己陷到里面,以张宏蒙的狠辣,两人必死无疑。

    只是,王君临虽然不是大善之人,但却是知恩图报之辈,就这样看着张宏蒙将陈小六带走,他同样做不出来。

    死死的盯着张宏蒙,王君临心中杀机如潮,但不敢轻举妄动,脑海中苦思对策。

    突然他心中一动,转头看向百步外的酒楼。透过窗户,他看见韩子良正坐在二楼包厢中看着这边。

    略一犹豫,王君临眸中闪过一丝决然,冰冷的看了一眼张宏蒙,向酒楼走去。他知道这个时候张宏蒙还不会杀陈小六。

    张宏蒙被王君临这一眼看得心中莫名一寒,竟然生出赶紧远离王君临的想法,他一摆手,众护卫押着陈小六就此离去,他已经想好了,回去便叫更多人过来杀了王君临。

    ……

    “将军,小民王君临愿意追随将军,只求将军在我招惹张家之后,能够庇护我。”酒楼包厢中,王君临躬身对韩子良说道。

    “你叫王君临,本将记住了。只要不杀了那张家父子,本将都给你担着。这是本将亲兵令牌,你拿着。记住,完事之后,到天水郡车骑府来找本将,本将会给你安排军籍,你若不来,便是我大隋逃兵,按我大隋律令,便是犯了死罪。”韩子良深深的看了一眼王君临,刚才王君临出手他看在眼中,战力之高还在他之前预料之上,特别是行事果断,很符合他的心性。

    这次他想办法来西北为将,是因为提前得到消息朝廷要对祁连山一带的吐谷浑动兵,他是为立战功而来。而如王君临这样一个亲兵放在身边,在战场上自己的安危便多了一份保障。所以韩子良毫不犹豫便答应了王君临的要求。

    王君临心中凛然,接过令牌,躬身一拜,走出酒楼。

    以五十吊的低价贱卖了金钱豹皮,轻易甩掉张宏蒙派来的两名跟踪者,王君临在镇子上采购了一些东西,便离开了麦积镇。

    ……

    “将军,张家家主张青煜虽然和他儿子一样好色,但此人却是一个狠角色,算是个人物。王君临虽然武功不弱,但是手段心智恐怕有所不如,将军若是不出手,王君临说不定反被其害。”等王君临离去之后,那文人打扮的中年男子对韩子良说道。

    韩子良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中年男子,说道:“黄先生不如先说说这张青煜,之前先生提供关于天水郡的重要人物情报,如张青煜此等小人物,本将没有细看。”

    黄先生点了点头,说道:“清水县上一任知县刘文志含恨而走便是张青煜所为,并且这张青煜能够在清水县一手遮天,势力可不只局限在清水县,在天水郡车骑府和郡府之中张家也有人。另外,听说张家与吐谷浑的几个大部落有生意往来,能量不小,这次朝廷对吐谷浑的大战可能会用到张家。最主要的是,张家在京城也有人。”

    “哦!在京城也有人,是何人?”韩子良好奇的问道。

    “张青煜有一个女儿是尚书省吏部司勋侍郎邱柏晗的小妾。”黄先生说道。

    “邱柏晗……昌平王邱瑞的庶子?”韩子良说道。

    “正是。”黄先生说道。

    “若张青煜的女儿是昌平王嫡系之子小妾,本将军还会有所忌惮,但只是一名庶子小妾,我韩家还不放在眼里。至于这个王君临,我倒是和先生有不同的看法。”

    说到这里,韩子良顿了一下,说道:“因为本将能够看得出,王君临是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而张家虽然在天水郡颇有势力,甚至能够在清水县一手遮天,但那只是在官场和面对平民百姓的时候,而王君临既不是官吏,又不是寻常平民。当然,这也是因为张家起家时日尚短,没有什么底蕴的缘故。”

    黄先生闻言,若有所思,说道:“将军所言极是,不过若没有将军答应庇护,王君临多半也不敢动手。”

    ……

    夜幕中的麦积镇一片寂静,微弱的星月之光下,一个更夫打着灯笼,敲着梆子走过大街,他走过的地方马上又被黑暗笼罩。

    待更夫远去后,一个黑影闪过大街,向镇上最大的一座宅子摸去,他穿着黑色的夜行短装,背着一把长弓,拿着一把短刀,脚上穿着带厚厚软底的布鞋,发出的声音淡不可闻。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王君临,而这座大宅便是清水县一霸张家的主宅。

    王君临来到院墙角蹲下,屏息静气仿佛与黑暗融为了一体,院墙另一头传来狗的呼吸声,王君临摸出提前准备好的一块肉干,扔到了墙另一边。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