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1117 不同类型的两场战争一触即发(4/5)

    扛着两颗金星的龙耀华跟李明山两人来了。

    海军刘司令来了。

    空军林虎将军也来了……

    肩膀上同样扛着一颗金星的郑宇成跟汪贵林也来了。

    一票的将军,让郝仁兵压力大增。

    原本只是接到这些大首长们的电话问询情况,谁能想到,大过年的他们都来这里了?

    这年轻人究竟什么来路?

    两个老家伙身上穿着将军服,看起来很精神,整个人眼泪直往下掉的谢凯却没有如同往常那样调侃他。

    这是郑宇成跟汪贵林两人第一次穿将军服,也许,也是最后一次穿将军服。

    “首长,你们怎么来了?”柳旭也是红着眼睛,她没法劝儿子,原本以为儿子会忙着别的事情,可谁知道莫齐就在这时候破了羊水!

    龙耀华他们跟柳旭寒暄了几句,就开始询问郝仁兵医生莫齐的情况,是否需要哪位医生的协助,需要什么药品。

    无论是最顶级的医生跟药品,早就准备好了。

    仅仅一会儿,郝仁兵这位见惯了大世面的主治医生,额头就冒汗了。

    压力太大!

    他不是妇产医生,这时候,更重要的是妇产医生。

    给莫齐接生的,是国内最顶级的妇产科专家,来自协和医院,新中国培养的第一批医学博士,中国妇产科奠基人,万婴之母,中国首届科学院唯一女院士的林巧雅教授得意门生——王学庸。

    对,男的!

    不过王学庸博士也已经60岁了。

    仅仅是他,好像还不够,也不知道谁动用了什么手段,把妇产科骨灰级泰斗人物,留学奥地利维也纳跟美国并获得博士学位,曾今的花都第二人民医院院长,跟林巧雅院士并称为中国妇产科“南梁北林”,已经86岁高龄的梁毅文教授给请来坐镇。

    如此大的阵仗,本来就让郝仁兵医生压力莫大。

    再来这么一大票将军,压力能小?

    难道将军们都不过年的么?

    “基地在过年,今年不放炮,不打靶!”汪贵林对谢凯说道,“十万发炮弹,打三天,要看有没有庆祝的机会。”

    意思明显,基地今年过年的放炮以及空中打靶,都要等莫齐跟肚子里面的孩子的消息。

    谢凯眼泪再次流了下来。

    “别哭。基地的人,都知道这事儿了,如果不是有规定,很多人都会来这边。年,过不过无所谓。大家却害怕失去希望,失去未来!”汪贵林悠悠地说道。

    他要告诉谢凯,谢凯对整个基地很重要。

    这是希望,是未来。

    一旦谢凯崩溃了,404所有的项目,估计都将会以失败告终。

    郑宇成他们把谢凯当接班人在培养,整个基地不允许有别的声音,即使谢建国等人的提拔,也都是为了让谢凯接班。

    要是谢凯因为现在的事情出事儿,404还有什么未来?

    目前这些布局,也就只有谢凯自己明白。

    “行了,去给首长们打个招呼吧,他们很忙,马上要走。”汪贵林拍了拍谢凯的肩膀。

    老家伙一开始很精神,可这会儿却变得极其沧桑。

    谢凯收拾好心情,询问了主治医师团队的将军们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没有说什么安慰的话。

    这时候,任何语言都是苍白的。

    莫齐醒来,孩子平安,是所有人期待的。

    大过年的,将军们都很忙。

    谢凯原本没有想到,这些将军们个回来。

    可现在,谁都没法帮忙,除了医院的医生们。

    有这个态度,他就满足了。

    郑宇成等到谢凯送走了将军们,才走到谢凯旁边,低沉着嗓子,轻声说道:“廖东他们已经做好了准备,5000万美元,随时都可以转给那边,战机,攻击机,已经加满油,挂满了弹药,随时准备起飞;装甲部队已经在边境集结,无论是莫齐还是孩子出事,他们都将会立即发动进攻…”

    老家伙的声音不大,旁边听着的柳旭整个人甚至都僵硬了。

    旁边的小护士更是被他这带着杀气冰冷得如同来自地狱的声音给吓得哆嗦了起来。

    郑宇成在表示他们的态度。

    一旦莫齐出事,或者莫齐肚子里面的孩子出了事儿,南非驻扎在纳米比亚北部的南非32营,都将会被剿灭,让他们给莫齐陪葬。

    这一次,不再是谢凯出钱,而是基地出钱,由安哥拉政府来剿灭这个祸害。

    “罗斯德呢?”谢凯抹掉了眼泪,问道。

    “死了。”郑宇成平静地说道。

    “死得早了些!”谢凯强忍着心中的伤痛,深呼吸了好几口气。

    “谢凯,你休息一会儿吧,梁院长跟王主任都说了,莫齐这是头胎,需要十多个小时甚至更多时候才会进入分娩状态……而她的身体情况不太好,可能时间更长……”柳旭见儿子整个人如同灵魂都被抽空了,心中那个难受,别提了。

    “妈,你放心,我没事儿。”谢凯为了不让母亲担心,强自镇定地说道。

    母亲这些天,整个人也都憔悴了不少。

    之前在苏联,回来后给人一种荣光满面的感觉,可这一次,却憔悴了很多。

    “新闻联播要开始了,你们不是有投入广告吗?谢凯,这不是关系到今年的大项目吗?”柳旭知道儿子没有心思去看电视,却也不想她等在莫齐的病房里面看着莫齐的情况伤心。

    自己的儿子自己清楚,谢凯骨子里面比谁都更倔。

    所以,从一开始谢凯说莫齐是他女朋友,柳旭即使觉得莫齐跟谢凯两人并不是太合适,也没有半点反对,反而努力去接纳莫齐。

    一切,都为了儿子。

    谢凯确实没有心情看电视,就连郑宇成等人,同样没有心思看电视。

    但是他们还是去了旁边空着的病房里面,这里面是高干病房,配备的有彩电,索尼进口的。

    非洲西南部的安哥拉国内,这会儿正是中午。

    安哥拉中南部距离纳米比亚边境300公里的梅农盖基地,驻扎着安哥拉空军第26歼击轰炸团,这支队伍配备一个米格-21mf战斗机大队和一个苏-22大队。

    整个中队都是从骷髅海岸边上纳米贝空军基地调过来的。

    平时因为经费紧张的原因,一天都难得看到几次战机升空的场景,可这时候,周围空域随时都保持着几架米格战斗机在巡逻。机场的混凝土跑道上,12架满载弹药跟燃油的苏-22,已经全部在跑道上的停机坪准备起飞。

    这些苏-22机腹下不仅挂载着火箭发射巢,机腹下更是挂载着巨大的航空炸弹。

    有一半以上的苏-22机腹下都是挂着巨大的航空炸弹。

    这是梅农盖空军基地最为繁忙的一天,修建起来后,就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场景。

    在梅农盖空军基南边270公里的边境附近,一支有着三十多辆t54/55以及中国产59式主战坦克跟三十多辆却有着七八个型号的装甲车队伍,正静静地停留在密林里面,炙热的气候,让大兵们都从坦克跟装甲车内爬出来,肤色各异,白种人,黑种人,甚至是黄种人!

    “头儿,今天好像是除夕?”

    一辆59坦克上,一名脸上摸着厚厚油彩,怀中抱着狙击枪的黄种军人问着坦克旁边正在研究作战地图的军人。

    “喲,死猫不发骚了?如果命令来了,咱们就用炮弹来当鞭炮听响!”一人嘿嘿地笑着。

    “够了!今天确实是过年!但是我却不希望听到爆炸声!”廖东板着脸说道,“这些混蛋,死不足惜!当初如果不是我们保护不力……”

    刚才还嘿嘿笑着的军人顿时收声。

    他们都知道为什么这时候在这里待命。

    他们在等消息。

    如果是好消息,他们就撤离;如果是坏消息,他们就进攻。

    第一波攻击的导弹,将会在攻击机即将到达前的五分钟发射,地面部队已经是第三波攻击了。

    在这一区域后面数十公里的一处隐蔽地点,两辆装载着巨大地红旗导弹的发射车,已经处于发射状态,操作的军官只需要按下启动按钮,数枚巨大的导弹就将会飞向一百多公里外,位于纳米比北部重镇恩戈尼迪北面一座巨大的军营。

    这座军营,是南非32营的大本营,从安哥拉内战爆发开始就建立起来,十来年的建设,使得这座基地固若金汤。

    基地里面的人,同样紧张无比,防空雷达早就开机,疯狂地运行着。

    炮兵阵地上,重炮已经掀开了炮衣。

    机枪阵地上,长长的弹链已经塞入弹仓,保险已经打开……

    工兵正在加固营地外围的防御工事。

    而数架来自法国跟美国的直升机,正在基地上空巡逻着……

    双方都在等,等待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爆发的大战。

    这场战争是否能打起来,什么时候爆发,都得等12000公里外的某个还昏迷着的孕妇的消息。

    18:59:55秒,电视画面出现一个钟表,钟表的背景,出现了在九十年代家喻户晓的长虹商标。而在钟表的下面部分,出现了巴蜀长虹以及拼音,电视内传出:“长虹彩电为您报时!”

    随后出现《新闻联播》的画面。

    郑宇成跟谢凯等人,都是没有任何的心思看电视。

    对于这样的广告,他们没有任何在意的。

    但是对于其他一些坐在电视机前的人来说,就如同遭到雷击!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