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1029 把053护卫舰建造到4000吨?

    环球航运商船总吨位现在约2200万吨左右,轮船总数这些年并没有增加多少,也就220条左右。

    这样算来,平均每条商船吨位都是十万吨左右。

    国际上目前商船的运输甚至有些供大于求。

    可这话从船王口中说出来,就不能不让人重视起来。

    “货运商船的发展方向,需要降低运输成本,尤其是每次航行过程中,抛开船的折旧费,燃油是最大的成本,同时,环保这些方面要求也越来越高……”船王给出了明确的意见。

    沪东船厂的10万吨矿砂船并没有太大的国际竞争力。

    无论是经济性能,还是环保方面,甚至是巡航速度等,都只是中等水平。

    虽然已经把工作交出去了,船王还是代表环球航运公司订购了2艘10万吨的集装箱货轮,每艘价格2850万美元。

    “国际贸易,现在因为各国经济发展陷入停滞,特别是去年发生的美国股灾更是让整个世界的经济发展受到重创。不过最大的市场,应该是经济高速发展的中国……”在当天晚上参观结束后,船王跟李庆明等人交流关于世界海洋运输的发展与未来。

    全球最大的航运公司,拥有最庞大的船队,对于整个行业的发展还是了解的非常清楚的。

    何况船王本身就不是从海运专业人员,在没有资金的时候,以一首使用了28年,载重8200吨的二手烧煤船起家,最终成为全球第一的船王。

    以一个门外汉发展到今天,如果说没有一点过人的本事,谁都不信。

    同样白手起家的希腊已故船王亚里士多德·奥纳西斯曾经对这位船王说:“搞船队虽然我比你早,但与你相比,我只是一粒花生米。”

    这就可以看出包玉刚在国际航运界的地位。

    跟船王的交流,李庆民等人也知道了商船的发展方向。

    目前全球的航运公司,在因为经济危机带来国际贸易衰退的时候,业务自然好不到哪里去。

    “中国市场确实是需求量很大的,尤其是大量轻工业产品的出口。不过国际市场上,增长也肯定会非常大,如同原来的希腊船王,就因为在二战之后看准了石油运输,所以才在曾经成为世界船王。”谢凯点头说道。

    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至少还会持续三十多年。

    未来不管是矿砂船还是油轮,或则集装箱货轮,都将会有着很大的需求。

    这一点,船王或许都看不到。

    不是谁都能知道以后会怎么样的。

    整个世界都认为中国资源丰富,一直都是在出口矿石等基础原材料,不可能成为纯进口国,最巅峰的时候,一年甚至进口数亿吨的铁矿石。

    “所以,我对你们的建议是应该依托中国国内市场的需求,先稳扎稳打,有了市场,不断取得技术突破,再进军国际市场。”船王认真地对所有人建议着。

    沪东船厂目前在商船上根本就没有什么国际竞争力。

    只要能抓住国内的订单,得到订单,不断地提升技术,未来在时机成熟再进军全球市场,这要容易很多。

    “现在全球的造船业,最先进的大型油轮、矿砂船等技术,都是掌握在日本跟韩国的造船厂中,美国以及欧洲在这些方面都不太行。有机会,也可以向日本的造船公司学习……”

    对于船王的建议,其他人都感激不已。

    郑宇成心中却不以为然。

    不是他觉得船王的建议有什么问题,而是船王不了解他们的情况。

    现在中国造船业缺乏的不是订单,是技术,是可以制造国际市场需要的大型运输船的技术。

    中国每年出口货物跟进口货物都在激增,对于海运需求量,自然是很大的。

    就连中国国内的远洋运输公司,也只能选择从国外订购大型的商船,谁叫国内没法生产呢。

    “以后咱们的运输船业务,不能靠着友情订单支持,还是需要寻求更多的市场订单,以此来带动整个造船厂的发展。”

    下来后,哪怕时间已经很晚了,谢凯跟郑宇成等人都没有休息。

    船王的意思就是让沪东船厂先争取国内海洋运输公司的订单,毕竟国内的远洋运输公司,因为资金实力不雄厚,对于国际上价格更高的大型货轮也是有心无力。

    可目前,矿砂船跟大型油轮,因为国内几乎没有多少进口业务而没有市场。

    在国家外汇紧缺的年代,国家甚至都还出卖初级矿石跟出口石油来换取外汇,怎么可能会把宝贵的外汇用到进口石油跟矿石上来呢?

    要不然,当初伊拉克人用原油支付装备款,谢凯也不会那样无奈地把原油全部卖出去。

    直接运回国内,多好。

    低成本的原油运回国内,利润肯定会更高的。

    而非洲的矿石,运回来,也不会利用外汇来结算,要不然,根本就无法在国内寻到买家。

    国内根本就没有出口多少的钢铁,钢铁厂哪里来的外汇用于结算?

    “确实不能靠着友情订单来支撑。如果无法寻找到订单,甚至我们没有机会继续生产十万吨的矿砂船。”李庆民也明白谢凯说的什么。

    问题是,目前国内根本就不知道从哪里去寻找有能力采购这样大吨位商船的远洋运输公司。

    大多数的货物,都是靠着几万吨的货船运输。

    “向更大吨位的运输船发起挑战,这是不能中断的事情。尤其是油轮,最好是能设计生产20~30万吨的油轮跟矿砂船。当然,这个也不急在现在。”谢凯说道。

    要不了多少年,国内对于铁矿石跟原油的需求量就会急剧增加。

    一开始,国内根本就没有这样大型船舶的设计生产能力,这就导致了在一开始国内的这些市场需求大多数都是被日本跟韩国的造船厂得到了。

    载重一般在20万吨以上的超大型矿砂船(vloc),由于国际上对矿石需求量几乎一直都是稳定的,超大型矿砂船也没有得到太大的发展,数量基本上也是稳定的。

    这些超大型矿砂船的建造技术,都是掌握在日本跟韩国手中。

    到目前为止,全球最大的矿砂船,就是1986年由韩国现代造船为挪威船东建造364767吨的“berge stahl“矿砂船。

    “国际上需求量都不是很大啊。”王兴和不解谢凯的意思。

    “国际上需求确实不大,但是我们国内需要量大,非洲开采出来的矿石,那边建立的初级冶炼厂根本就消耗不完。最终还是会运回来的。”谢凯说道。

    从现在到国家大规模进口矿石,还有十来年的时间。

    有十多年的时间,完全足够国内挑战这样的技术。

    “运输船比军舰的要求低了太多,如果我们连运输船都建造不出来,如何去搞大吨位的军舰?”谢凯的目的在于这里。

    虽然运输船跟军舰的建造技术有着很大的不同,但是运输船的发展肯定是对军舰建造技术有着一些重要的促进作用的。

    “大吨位的军舰建造技术,即使咱们想要从国外引进,也没有谁愿意出售给我们。”齐志远赞成谢凯的说法。

    不是他真的觉得有道理,反正谢凯再提要更大的矿砂船,至少也是浩华国际公司有需求的。

    既然不靠友情订单,那就得拿出真材实料了。

    第二天一大早,船王一行人就离开了。

    谢凯他们因为有事情,也没有跟着离开。

    他们还得处理一些跟军舰有关的事情。

    沪东船厂的其他船坞里面,6条053主体结构已经建造完成,同样即将下水,进入舾装工作。

    看着这些尚未刷上油漆,有着斑斑锈迹,外形已经建造完成,就连舰桥等主体结构也完成了,就剩下雷达跟天线没有安装的053护卫舰,谢凯失望不已。

    这些军舰的外形,根本就没法跟那艘十万吨的矿砂船相比。

    整个军舰的长度超过100米,不过舷宽也就11米不到,如果不算舰桥跟主桅杆的高度,整个军舰更没法跟十万吨的巨型货轮相比。

    “这船真的有些小。”郑宇成见一个船台上两艘军舰同时开工建造,这样的护卫舰也没有货船那样庞大,不由也是有些失望,“亏得之前还想着咱们多生产一些呢。”

    “知足吧,很多国家连这样的护卫舰都无法生产不是?”谢凯白了郑宇成一眼,老家伙这话太过扫兴了,“何况这只是承担区域防空任务的护卫舰。”

    “区域防空……”郑宇成摇头不已。

    这玩意儿,就装上几枚前卫,把飞盾-359系统装上来,就能形成区域防空了?

    海红旗-61装上去,都因为射程只有11公里而不具备区域防空能力。

    “区域防空那是交给052那样级别的驱逐舰来完成的。咱们这个原本定位就是反舰,装备了c-801反舰导弹,至少在这方面的能力还是不差的。”王衡元辩解着。

    郑宇成还想说什么,却被谢凯给拉住了。

    目前说这些反而打击技术团队的信心,慢慢来,一点点地提高护卫舰的吨位,总有一天,就能有了大军舰不是?

    “其实我们的053只要吨位提高到4000吨左右,也能拥有很强的区域防空能力!”见两人对沪东船厂没有信心,王衡元不由急了。
返回首页